中国千百年来的国民性被房价撕的差不多了

2016-11-28 11:06 O2O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留心我账号的朋友们可能也发现了,我刻意降低了关于房地产专业内容的码字强度,上周末的时候一些童鞋来参加我的培训还刻意问到这一点

  确实是这样,降低了关于特别专业的地产内容的推送, 本质上是没有什么内容可以写,但也有一个原因,我好像隐隐约约仿佛似乎感觉到,因为房子的参与,我们一些关于人性的东西在悄然变化着

  一个民族拥有自己稳定的民族性,有的民族好战,有的民族善武,这其实是千百年来周边环境对一种群潜移默化的改变

  最近这两天,在家看过一本小书


中国国民性演变历程

  聊的是每一个朝代,每一个年代,因为发生了什么事情,然后这个国家的国民性悄然间发生变化的过程

  今天和大家聊聊我最近的一些感受,纯属自己感受,因为账号后台大量朋友们的一些信息反馈,我好像看到一点东西

  各位要知道,不论朝代如何迁移,中国人有一个本性从来没有改变过

  那就是对金钱的崇拜

  高晓松也曾经这么说过,所有民族里,只有中国见面时候的问候语是恭喜发财,所有人都希望发财这件事可以彻彻底底在自己身上发生

  发财这个东西作为目标来说,虽然谈不上高尚,但也万分的正常

  善良的中国人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养成了一个非常好的民族习惯——那就是勤奋。

  通过勤奋,依靠奋斗,可以拖家带口,带领整个家族过上不一样的生活,拥有相对富足的收入

  越努力的人,越富有,这样一个定律基本上没有错过。而且努力这个因素一定程度上在某些区域实现了人定胜天的不正常法则,比如浙江,没有农田资源也没有江川资源,但最后依赖交易的模式积累了超过其他区域的原始财富

  努力、勤奋这个标签在过去已经牢牢的贴在中国人的身体上

  正是因为努力获得的财富很不容易,所以大部分人都选择把这样的财富储藏起来或者传给下一代,所以爱储蓄也是成为我们的习惯之一

  这些特征千百年来都环绕在我们周围,别人这么了解我们,我们也这样认识我们自己

  时至今日,有不少朋友都在说

  现在的中国慢慢从过去的储蓄型大国变成投资性大国,我问他们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转变,我得到大致的结论是:因为中国经济在发展,越发达的国家越能够接受投资

  这个逻辑好像没有问题,但是好像依然不能很好的解释

  之前看中国国民性演变历程这本书的时候,有一个场景让我很是感慨,说的是我们在遭受大屠杀的时候,其实日本人每天都是在胆战心惊中进行,因为他们担心的是万一中国人集体反抗,这么多人是肯定抵抗不住的。

  但是说来也奇怪,除了军队,百姓们从来没有抵抗,一个一个接受死亡的消息。

  这个片段后,作者有这样一个结论,说中国人有异于常人的隐忍

  关于能忍,这个结论我想不少朋友也可以接受。

  所以一旦是民族性的改变,一定涉及到迫不得已,一定涉及到被逼无奈

  我给这样的转变的一个结论是:也许我们发现了,勤奋这件事已经不能让我们致富,或者说发财与否与努力与否没有关系了

  而中间起到这样的破坏因素,好像除了房子,我们找不到第二个答案

  我们或者买房,我们或者怎么努力都没用,这也许是当下放在我们面前的两个单选题

  纵然这样的现象能够激发出我们的投资意识也是不错的,但是遗憾的是,拥有了投资意识,但是怎么也找不到投资渠道,一切关注点又回到房子上面

  可能从这个维度,我们可以解释为什么那么多人在这两年把关注点投射到买房这件事上。

  所谓的通货膨胀,所谓的货币超发,有一定道理,但是不能解释全部,因为我们收入没有因为所谓的通货膨胀增加很多,但是购房的勇气反而大了很多,或许这是一次痛彻心扉的领悟

  然而关于中国源源不断持续有力的购买力,好像还有两个特性能够呈现出更多

  意识的达成后,巧合的是,社会结构也迎合了这样的趋势

  当下的中国社会,正在呈现异常诡异的人口结构。计划生育导致年轻人口锐减,人口结构从过去的金字塔形变成了现在的纺锤体型。这样的结构意味着,两个年轻人,头顶上有四个长辈+两个跨辈长辈。

  六个长辈对两个年轻人,从而导致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这两个年轻人拥有非常强劲的购买力,因为有8个人的经济收入在支撑这两个人买一套房。这也就说明了为什么房价收入比如此不合理的当下,依然有大量年轻人在持续性购房的原因

  年轻人的购买力增强,但是这背后潜藏着一个问题

  周末在家的时候,我在家看金星访谈,刚好访谈的对象是冯仑,冯老师也恰好谈到这一点

  过去,我们被长辈掌控在手里的周期大约在18岁后,18岁后我们拥有独立的经济能力的时候,也是离开父母出去闯的时候

  而现在的我们,因为买房,需要额外再问家里索取这样资金实现自己的买房梦想,但正是如此,每当你住在这个屋檐下的时候,你脑海里的唯一反应就是你依然没办法拜托你的父母的资金掌控

  长辈的管控开始增多,年轻人所谓的奴性也开始增强

  但是稍微可悲的一点是,伴随着房价的持续上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觉得,自己这样的奴性是正确的,甚至是值得骄傲的

  这也是为什么前阵子居然有冒出复旦一本不如周浦房本这样的恶性言论,核心本质就是房价的攀升已经成功的驯服了年轻人,打压了所有的斗志,成为一枚标准的“奴隶”

  而另外一边,我们有一面的特性也得到放大

  什么特性,就是中国人对权利的崇拜,所有人都深谙中国各种经商逻辑,所有的红顶商人背后都和政治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所以如果可以的话,我们都希望自己拥有额外的权利。

  我们每年看看有多少人报考公务员就可以知道,我们的权利是有多么的热爱

  但是毕竟能够进入到这个领域的人少之又少,那么其他人停留在原地的时候,环顾四周,猛然发现,原来购房也是额外的权利啊

  放眼四周,也只有购房可以做到用一块钱就可以买五块钱的东西,这样的福利去哪里找,不用本质上就是对这个特权的浪费

  蜂拥买房,某种程度上是希望自己可以行使自己的这种特权,特别是看到别人行使特权后得到那样的收益,没有理由不心动

  但是,最可怕的是,伴随着购房者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的人因为拥有房产而给自己增添标签,认为自己就是富贵一族,拥有所谓贵族血统。社会种群第一次因为房子而产生割裂

  伴随着割裂的过程,无形中慢慢的发展出一条鄙视链


有房一族鄙视租房一族

  而且


买房了就可以鄙视创业

  甚至


买房了还可以鄙视上市公司

  房子慢慢地成为了所有价值判断的高地,只要你拥有房产,你就站在鄙视链的顶端,鄙视这个世界的一切

  我们好像就活在一个真空包装里,四处透明但又是密闭不透气。房价的问题无解,起码可以说目前来看没有解决

  给到我们的选择就是要么上车,与他们为伍,但逐渐散失温度

  或者彻底放弃,这辈子和房子无关,但好像也就此被这个社会抛弃

  一些人越来越富有,一些人越来越贫穷

  也许未来,有人躲在被窝里看着一张纸高潮,有人躲在被窝里穿着棉袄发抖,但毫无疑问的是,未来的国民性,会越来越沉闷

  我想,写到这里我有一点点可以理解为什么房地产需要调控

  虽然每一次的调控都不成功,但是我们依然持续的进行调控,那是因为房地产虽然关乎经济命脉,但是他因为厚重的投入也开始慢慢磨灭各种人性

  这样的调控,也许会延缓一点时间

  但是我不懂的是

  这样的延缓

  是否对最终结果产生一点改变

  起码在人性层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