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科技、网易云音乐的扶持大补丸,你可能吃不消

读娱 2016-11-28 22:26 文化艺术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文/罗旋丸

近日对于内容创作者而言,想必比吃了一剂强心剂来得更亢奋。


11月21日,一下科技获得国内移动短视频领域,创记录的5亿美元E轮融资。其创始人兼CEO韩坤表示,要拿出10亿人民币来做短视频领域的投资布局、用户分成和内容引进,全力扶持中国的移动视频创作者们。同一天网易云音乐启动“石头计划”的独立音乐人扶持计划,宣布在未来一年,将投入2亿资金规模对独立音乐人进行全方位支持。

喜欢拍小视频和哼点小曲的各位,是不是又开始蠢蠢欲动,投身这场战事正酣的内容创业角斗场。俗话说得好,背靠大树好乘凉,何况它们拿出的是真金白银。的确平台方的支持,对于内容创业者来说是好事。

2016年,平台补贴不完全汇总

但冷静下来,大家也知道,现在市场上最缺的不是渠道、资金,而是稀缺的好内容。UGC用户在获得平台资金、流量资源的分配之后,没有特色的内容创业者,就像扶不起的阿斗,会消弭在海量的信息流之中。而有成长为特色的内容创业者成为在某一领域的pgc之后,自然不满足于平台现有的收益,会进行全渠道发行,积累粉丝,谋求利益的最大化。就目前的来说具有强社交关系链的微信,和变现能力超强的淘宝将是各种渠道的收口。

平台砸钱留不住人

说到砸钱的补贴,扶持平台上的用户,大家有切身体会的应该就是出行领域的补贴大战。

滴滴和Uber中国大概烧了100美金,最终成就了滴滴出行这头估值350亿美金的独角兽,仅有三倍溢价,代价不可谓不高昂。

二者合并之后,以为可以结束专车大战,取消补贴,提高车费。然而不管是司机还是用户都开始抱怨。一方面车主加速逃离,又重拾之前的黑车生意,或者转战易到和神州等出行平台;另外一方面用户也转向补贴较高的出行平台或者直接搭乘出租车。

一直播、秒拍、小咖秀、网易云音乐等平台上的PGC内容创业者明天,难道不就是滴滴出行上司机的今天吗?单纯的资金扶持、流量推荐来绑定这些内容创业者,一旦停止供血,这些PGC用户是不会留恋平台的,毕竟有奶就是娘。

让我们回到对内容创作者的补贴这块,溯其源头,其实扶持各种有才艺的内容创作者,给予资金支助和增加流量分发比重,这套玩法最早来源于视频分享网站优酷和土豆。曾几何时土豆的博客计划,以及专为原创者设立的土豆映像节,也是让一大批内容创作者兴奋不已,毕竟和youtube 一样,平台上主要靠UGC来增加内容的丰富度。

但如你所知,从2008年-2015年走过8个年头的“土豆映像节”,最终还是没有迎来属于它的2016。8岁的土豆映像节更像是土豆及其提倡的原创内容,在互联网视频界的残酷命运缩影。它的消失,意味着具备互联网气质的UGC原创内容,在中国互联网视频行业再无发声和立足之地。

面对爱奇艺和腾讯视频携机构化专业团队的的猛烈攻击,要想重走“叫兽易小星”的发家之路,组建专业团队成为了不二选择。此外全渠道的发行,最大程度触达用户,提升名气也在情理之中,如同教授易小星的“万万没想到”和“报告老板”的版权既出售给了优酷、土豆,也卖给了爱奇艺。

创收难解决,人心亦留不住

出资金和资源扶持平台上的内容制作者,能否就此一劳永逸解决它们的核心问题“创收”,答案显然不是的。

一下科技旗下的一直播主打明星资源,那么普通用户甚至是PGC内容创业者都很难去跟明星竞争,只能充当该平台上的长尾内容,丰富平台的颗粒度,充当引流工具,无助于内容创业者自身价值的最大化。流量权重得不到倾斜,广告分成自然就少。

为了收益的最大化,其必然要将视频内容全平台分发,最大化触达受众,满足更多的长尾需求,由于短视频可以起到的作用,更多在孵化和固定IP形象上,同时也可以给创作者一些练手的机会,且直接转化效率非常低。因此他们需要将粉丝转化到微信或淘宝等其它平台加强用户粘性,进而变现。

拿短视频女王papi来举例,其首条视频贴片广告拍出2200万元的天价,让无数人认识到了短视频领域的“钱途”。不过拍卖后的结果被质疑为阿里内部左手倒右手,而这场事先张扬的拍卖会本身产生的曝光度和带来的流量收益,或许就超过了日后的贴片广告。

有意思的是罗振宇在Papi酱贴片广告发布会之前发出过豪言:“谁第一个站出来建立市场规则,谁就会拿到第一波红利。既是自身之幸,也是全行业之福。”而早在今年8月,罗辑思维就已经退出了papi酱的母公司徐州春雨听雷,低调分手的背后,很显然是罗胖并没有捞到他之前想要的“红利”。

要知道papi酱商业化试水其实一直在路上,只不过并没有达到应有的效果。趁着魔兽热映卖了297件T恤后,papi酱的商业化试水路径开始止步淘宝,而今,店铺已5个多月未上新,疑似成为了“僵尸”店铺。中间还弄了个开源内容平台——papitube,发过几期节目之后就默默进军表情包界了。可跟网红“艾克里里”的表情包赞赏相比,差了4倍有余。

“短视频女王”的变现尚且如此艰难,平台10亿的资金扶持显然并不能给PGC用户带来多少帮助。他们还需要在给个做各个平台更多的探索。

哪里有钱、有资源,这些内容创业者就会去哪个平台,这点独立音乐人并无不同。

仅靠网易云音乐上的广告分成、用户付费和直播来获得收益,对于单一平台上的独立音乐人来说显然不够。据《中国独立音乐人生存现状报告》显示,音乐人在音乐上获得的收入普遍较低。有68%的音乐人,在音乐上获得的平均月收入在1000元以下,而月音乐收入在1万以上的音乐人,占比才不到5%。

就目前来说线上更多是收割名气,音乐人也只能是线上的用户增加,提高知名度,并不能转化到线下以及其他渠道。因此,音乐人最后还是只能走线下走穴的盈利方式。

此外用户选择音乐平台最基本的需求是为了听喜欢的歌,当前数字音乐市场的竞争本质来说就是版权的竞争,qq、酷我、虾米、百度音乐等都在推出自己的原创音乐人计划,而听众基本上就是跟着音乐人跑,而音乐人则是跟着利益跑,谁给的平台资金、流量多,想必歌手是不会拒绝入住该平台的,而要打造独家版权库,网易云音乐的2亿资金显然是不够。

诚然,一下科技、网易云音乐给内容创业者初期的发展提供了不少的帮助,但是随着有特色pgc用户的形成,它们终将既留不住这批人,更留不住他们的心。


本文属原创,转载请注明
微信ID:hanguoxingyule
读娱:泛娱乐商业新媒体,围绕“娱乐+互联网+商业”。关注影视、音乐、动漫、体育。记录泛娱乐产业的大情小事。现已加入WeMedia自媒体联盟成员,已入住虎嗅、钛媒体、36氪、界面、搜狐娱乐、蓝鲸娱乐、百家、I黑马、一点资讯媒体服务平台等,读者可通过以上平台查看更新文章。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