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改变世界的人,只是把自己喜欢的事情做到了极致

诚明智库 2016-11-29 16:17 众创空间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1.生与死是如此接近

总有些特别的事指引着你


“生与死是如此接近,总有些特别的事指引着你,我并不否认我也会死,但你会尽力让自己活得精彩。因为当你知道你的生命是无法永生的时候,你就再也不能去过那种,庸庸碌碌的日子了。”

—— Tina


初见面,你很难把 Tina 和户外运动联系起来。清秀的她,最爱的就是上天入海,沉浸于各种极限户外运动带来的喜悦之中。


38 年前,班夫山地电影节诞生于加拿大班夫山地文化中心,由几位登山、探险、极限运动爱好者共同发起。


户外运动爱好者 Tina 希望将好的内容更多地分享给国内的同好们,于是参与到这个项目中来。原本计划兼职的她,发现精力并不足够,许多事情无法做到极致,于是她将爱好做成了职业。


C649.tm.png


如果说户外运动代表的是自由和洒脱,那她的生活并不是如此。为了这份事业与爱好,她与丈夫常年分离两地。甚至在班夫电影节开幕的前夜,她还需要在哄宝宝入睡后的深夜,灌一口咖啡,驱车赶往工作现场救火。

 

这样的生活,她坚持了六年。

 

Tina 说:“我们追求的与众不同的生活方式,也许并不是走了多远、爬了多高,而是内心那颗跳动的心,在自然和生活之中,永葆宽厚和善良。当你敬畏自然,才能拥有自然,这些你一定在班夫山地电影节中找得到。”


5D4.tm.png


2.一座城市,需要一个感动人的空间,

一个温暖人的空间


“传统的零售业受到了互联网的冲击,我们就做了一个文化的品牌,叫方所。可以要全世界人享用我们的生活方式。

——毛继鸿


1969 年生的毛继鸿光头戴着圆形框架眼睛,乍看上去气质更像是一个艺术家而非商人。他是中国最早的设计师品牌“例外”的创始人, 2011 年又在“实体书店的寒冬”中不顾众人的反对于广州创立了「方所」,一个独特的文化组合,通过书籍、知识构造一个空间来传递对于美、环境和生活方式的态度。



2011 年,光合作用的倒闭成为实体书店行业的大事件,整个产业在互联网的碾压下呈现出危机的状态。方所的诞生成为人们口中的“文化沙漠工程”。所有人都觉得这是一件很蠢的事,“烧钱”却不赚钱。


但毛继鸿说:“一座城市,需要一个感动人的空间,一个温暖人的空间。我关注的,是构建城市公共文化空间的可能。”这是他内心的声音,为更多的人建立理想国。

 

五年过去,方所成为广州的标志性去处,各种讲座活动经常爆满,如今成都方所也已开业,但毛继鸿却不急于抓住时代风口猛赚一把,他想要做的是带给消费者最好的体验。


 

他认为恰恰是当下的这种环境更突显了他做事风格的意义:


“环境对我的影响,有可能是一个坐标,我的坐标是别人不愿意去做的事情,而我去做了。就像我当时做时装一样,如果把它变成赚钱的路径,这个事情就不会长久,它不会做一个更永续的品牌出来,你只有把它当成事业,甚至是一个志业,这个才是可以永续的。”


3.人生不能总是在复制,要有更新,

否则生活会变得很糟糕


“某些程度咖啡对于我来说是一种借口,能够借着这杯咖啡跟别人交流,互相分享。”

—— 庄崧冽


一本书里是这样介绍他的:来自台湾云林乡下,爱书爱电影的文艺范儿“小镇青年”,北京电影学院科班毕业却从没拍过电影的“导演”;在全国开了数家连锁咖啡馆的“台商”;员工眼里温柔可亲但也挑剔龟毛的处女座“老板”。


他喜欢人们叫他“庄仔”——与心爱的人一起开一家咖啡馆,他可能是最早完成这个大多数文艺青年终极梦想的人。放弃了包分配的“铁饭碗”,他用母亲资助自己拍摄毕业作品的 10 多万元人民币开始了艰辛的创业之路。


他说人生不能总是在复制,要有更新,否则生活会变得很糟糕。



从早期亏钱到逐渐盈利,再到今天的规模化运营,创业二十年的他身心俱疲,最初向往的自由自在似乎离他越来越远。


一次机缘巧合让他在西双版纳认识了种咖啡豆的张老大,这个近乎偏执地坚持自我的苦行僧,让他在尴尬的同时被刺醒——张老大的口头禅就是“咖啡,我的爱”,为了种植最好的咖啡豆,他经历的不仅仅是外人的误解,还有来自家人、自然、经济的打击,但对咖啡的热爱始终如一。


 


这种力量也鼓励了庄仔,他说:“时代与大环境一直在变,这座城市以及生活在这座城市里的人们越来越嚣张与浮躁,面对这样的变化,始终坚持自己的 DNA 与风格,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


没有一个功利的开始,也没有一个遥远的目标,然而在坚持中却能发展及壮大,是一件多么幸运与幸福的事情。”

 

他还说:“创造中体会的那种快乐是无与伦比的,在一个个很小的环节中,做好、做细、做出新意。比起赢利,更重要的是我想把自己对生活的理念传递给大家,开咖啡馆不是在卖饲料,卖咖啡毕竟有点不一样。”



4.人只有一个生命,我的生命就是书店


“开书店的人对书一定要有感情,没有感情是做不好书店的。”

—— 钱小华


先锋书店创办了 20 年。


20 年,从清澈而无畏的一无所有,到繁荣而自制的包罗万象。先锋在钱小华的引领下怀揣着孤独和理想,以一个大地上异乡者的姿态,趟过一个独立书店快速发展的时代,自由而热烈。


他说:“我对书店还是比较有感情的,对书怀有一种生命的敬畏,书店是一种信仰”。


1395.tm.png

 

从 1996 年, 20 年间先锋从仅有 10 个书架装修简陋的 17 平米小店,到现在拓展的新品牌骏惠书屋,钱小华经历了独立书店浪潮般的集体陷落、科技带来的阅读新时代等重重关卡,他始终坚持对书籍朴素的情感——不曾放弃自己的立场,也不曾失去书店人的初心。


4A18.tm.png

 

这些年,胼手砥足的经营毫无疑问地遭遇过无数打击和困惑,但他没有放弃,不断地创新,不断地自我变革,不断地提升书店的造血功能以迎上时代的变化。

 

“坚持非常重要,坚持做自己喜欢的事业,做最好的自己,这种坚持心更加重要。这是最好的时代,只有坚忍不拔在书中修行,我的一生才能成功。人只有一个生命,我的生命就是书店。”


5.我只是依它们意愿,让里面的灵魂复活


“当我爸看到我开的店时,第一反应是给我妈打电话说我要疯了。”

—— 吴永红


吴永红最早从事的是平面设计,由于工作性质与环境,他接触了许多摄影师和空间设计师,于是对建筑和空间也产生兴趣。他了解到在有着 300 多年殖民地历史的印尼,是柚木的主要产地,当地遗留了许多优质经典老家具,而美国以及日本早在 30 年前就开始去到当地寻找和发掘那些古旧的珍品。


怀着朝圣的心情,2007 年的时候,吴永红辞去工作,开设了 SoLIFE,第一次去到了印尼。

 

“把一九五零年代的家具重新设计、修复,再对接今天的需求,我觉得这也是一种创造”

 

8985.tm.png


去印尼之前,吴永红关于自己所追求的美学以及如何管理运营 SoLIFE,完全没有想法。从最初的一无所获到拥有当地设计师等圈内人士的认同,是 7 年来每年四五次外加一次甚至会住上 45 天之久的持久战带来的。


“这是一个很压抑的过程,但是没有捷径,只能靠时间去磨。慢慢给他们看 SoLIFE 的照片,客户的私人家庭照片,他们会发现大家的距离已经接近了。中国人的品位慢慢复苏起来,这也是我觉得能够做下去的原因之一。”

 

“再造”和“再用”是 SoLIFE 的两个主题。在复刻经典设计家具的过程中不仅根据现代人的家居环境做调整,也会根据中国人的生活方式进行改造。


BECF.tm.png

 

在 SoLIFE 店内,翻新的老家具、老柚木制作的新家具和复刻新制家具都以一个和谐的状态安静地共处着。在这里客人不是生硬的买卖关系,而是由于家具在生活中的融入有了共同的喜好,大家便变得十分亲近。

 

吴永红十分认同一位艺术家的理念:“我收来许多大木材,其实都是大树,死了,或者因为开发给砍了下来,我不急着做什么,长年看着它们在雪里在雨里,它们自己会决定它们是什么,我只是依它们意愿,让里面的灵魂再活过来。”


他们对于木材本身的纹理以及时间的造化非常着迷。在这个美学中,使用痕迹、局部的破损,都是美的。


吴永红觉得最高兴的事情,也许就是客人来到店里,发现自己一直寻找的那一件家具时候的喜悦之情。



6.做人要去试,如果去试的话机会有 50%,

如果不试机会是 0


“我热爱各种不同的味道,我想把旅途中的喜悦与美味和大家一起分享。”

—— 把文翰


创业前的把文翰在一家物流公司工作了三年多。物流公司的工作需要 24 小时待命,他用这样一个故事来形容当时的状态:“我在云南旅游,第一次骑马,骑在马背上两手抓着缰绳的时候电话响了,是西班牙的一个比较重要的客户。我一边骑着马一边接电话,马就自己开始慢慢跑了。我又怕从马背上掉下来又不能挂电话,那是一种很尴尬的状态,就好像我的生活一样。”


不安于现状又热爱美食的他,因为“做人要去试,如果去试的话机会有 50% ,如果不试机会是 0 ”这句话辞去工作开始了创业的征途。


F301.tm.png

 

他的初衷是能够依靠自己的力量,将市面上见不到的放心食材带给消费者。然而,将大山深处的美味搬到淘宝,实属不易。把文翰在此过程中不仅扮演着搬运工的角色,更像是一位品鉴者,一路寻找,一路品尝,一路记录。


21F2.tm.png

 

瓦屋山笋干、牛市坡花椒、威远七星椒……他通过相机和笔,对每一样食材都追根溯源,记录制作过程和劳动者的不易。透过他的照片和文字,我们有幸知道自己吃的每一样东西来自哪里又如何制作。

 

他说:“只要背上我的相机出去就已经是很兴奋的事情,即使没有找到或者不成功已经是一场旅行了,虽然没有好的结果但是过程是非常精彩的。如果能让更多人品尝安心的食物那就算圆满了。”



7.这一跳是为自己跳


“我这个梦想被破灭了,因为就是制度把你破灭了。医生集团一半是商业,一半是梦想。医生应该是属于社会,属于这个世界的。”

—— 张强


张强是中国著名的血管外科专家。先后在三家公立医院工作过的从业经历,让他终于发现,对于医生来说,跳槽没有特别的意义,体制决定了医院的形态。


在研究了发达国家和地区自主执业医生的情况后, 2014 年他开始着手创立中国大陆首家跨专科医生集团。

 

选择留在体制内可以有一千个“安心”的理由,比如科研、编制、保障......而选择走出体制只需要一个理由就够——未来。


他说:“这一跳是为自己跳”。

 

4F4E.tm.png


然而,同行因尝试自由执业而触碰红线的教训,让他如履薄冰。再加上投资方的质疑,可能的政策风险,处在多重压力下的张强在创业长征路上付出了超出常人的耐心和勇气。

 

实践证明,即便是现有条件下,体制外自由执业的医生完全可以活下来,而且可以活得很好、很有意义。

 

他说:“时机和分寸,对成就一件事来讲,太重要了。就像钢琴如果晚发明几年,人类历史就不会有莫扎特一样,移动医疗的真正崛起还在等待某个时机。而作为创始人,就必须要把握好做与不做一件事的分寸。”

 

人只有一个生命,也许“把每一天当做最后一天来活”是件奇怪的事情,但人总要有点念想甚至是执念才会精彩。



热烈欢迎你,新同学与老同学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