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后健力宝9.5亿再“卖身” 然而我们已经不需要它了

charlotte 2016-11-29 11:52 新三板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健力宝承载着一代人的记忆,是小时候饮料的代名词。消失在视野许久后,你是否还记得它?

11月11日,食品饮料企业统一集团在台湾证券交易所发布了股权转让公告,公司与广东健力宝集团有限公司签署股权装让合同,将其持有的佛山市三水健力宝贸易有限公司100%股权出售给后者,交易金额为9.5亿元人民币。

据了解,此次健力宝集团收购的9.5亿元资金全部来自为“中信资产管理”旗下的“北京淳信资本管理有限公司”。资料显示,中信资产管理成立于2002年,为中国中信集团旗下成员,而中国中信集团为国务院直属国家授权投资机构。在归统一旗下十年后,健力宝重回国资怀抱。

此前台湾当地媒体曾报道称,“本次交易后,健力宝集团将会与中信集团旗下的专业投资平台公司合作,统一则因本次投资为统一股东创造2.5倍投资回报。”

统一方面表示,此次出售健力宝贸易股权主要是因为健力宝集团方面希望回收健力宝品牌经营权。“由于健力宝集团授于健力宝贸易在中国地区品牌专属授权将于2016年12月到期,而健力宝集团大股东坚持健力宝品牌为中国民族品牌,并计划将健力宝品牌生产、贸易一致化,所以才有了此次统一的出售行为”。

“中国魔水”

1973年,受到“排挤”的李经纬被调到濒临倒闭的三水酒厂当副厂长,一次喝完饮料后,他突发做饮料的念头。彼时,国家体委下达了一批研究项目,里面就包含运动型饮料。无独有偶,教授无意间结识了李经纬的表弟,几人在三水的厂房里,前后花了3个多月,经过130次试验,最终做出了一款橙色的饮料。

1984年,健力宝在洛杉矶奥运会后一炮走红,被日本媒体誉为“中国魔水”。作为中国第一个添加碱性电解质的饮料,健力宝率先为国人引入运动饮料的概念。吴晓波曾撰文指出,健力宝的竞争对手始终是它自己。“在它创业的前10年,几乎看不到任何危机存在的迹象。”

前几年李经纬简直将自己的聪明发挥到了极致,他的营销手法成了各行各业参照的标杆:如“拉环有奖”的创意一直延续到了今日;他还是国内企业公共关系第一个实践者,让巴西足球队穿健力宝的球衣参赛;邀请李宁、聂卫平、邓亚萍等或是加入公司、或是任高级顾问;连宗庆后都坦言,当时推出娃哈哈儿童营养液时,广告词灵感是从健力宝的广告词里偷来的。

1991年,健力宝在纽约设立了办事处,还花了500万美元买下帝国大厦的一整层,全面开启走向世界的目标。当时李经纬告诉美国记者:“在中国,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加起来卖得都没有我多。”

健力宝在发展的如日中天,1996年,健力宝的年销售额接近60亿元大关。巅峰时期,健力宝贡献了三水市近50%的税收。时任市委书记曾说:三水人每发100元,就有46元来自健力宝。

好景不长,1997年成为了健力宝的转折点。当38层高的广州健力宝大厦落成时,李经纬按计划把公司总部迁到了广州,这也成为他与广东三水市政府关系严重恶化的导火索。

逃不掉的辗转被卖

从曾盛极一时到随后无人问津,健力宝30多年的沉浮和当时僵化的国有企业管理体制有很大关系。李经纬虽然一手创立了健力宝,但这家企业的身份是国有控股,大股东是三水县政府。李经纬只是企业经营者。健力宝越做越大,利益的交织下矛盾也日渐凸显。

1993年,健力宝没赶上股份制改革错过了上市的机会。1997年,李经纬筹划登陆港交所,但三水政府以李经纬团队“没有香港暂居证,因而不得购买H股原始股票”为理由,直接否决。

1997年起,健力宝的销量开始以每年七八万吨的速度持续下降。内忧外患,伴随着哇哈哈、乐百氏等的突飞猛进,未能取得新突破的健力宝发展有些乏力。营收逐年下滑后,政府决定卖掉健力宝。

1999年,健力宝集团提出在公司内部实行员工股份合作制的方案,由管理层自筹资金买下三水市政府所持有的股份,李经纬开出的价格是4.5亿元,将在3年内分期付清。三水市政府断然拒绝,理由据称是“风险很大,有用健力宝资金来买健力宝之嫌”。

2002年1月15日,三水市政府向浙江国投转让健力宝75%的股份,作价3.38亿元。签约仪式后的第9天,李经纬突发脑溢血。2002年10月,还在住院的李经纬收到了一纸通知:因涉嫌贪污犯罪,被罢免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职务。但直到2011年,检察院才正式对其提起诉讼。佛山中院作出一审判决,李经纬以贪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15万元。

随着李经纬的锒铛入狱,健力宝跌落神坛,开启了辗转波折的命运。

第一个买下健力宝的张海是一位年轻的商人,据称上学时开了天眼。入主健力宝前,曾涉足不少上市公司,资本颇为神秘。随后张海进行了一系列投资收:先后收购了宝丰酒业、华意电器、双环科技,投资三个足球俱乐部以及江西景德镇健康产业园等。然而,他并没有改写健力宝的命运。

2004年,健力宝集团出现资金危机,拖欠供应商货款、工厂停产、经销商逼宫。号称总资产47亿元的健力宝,负债近30亿元,其中短期债务15亿元,实际资产负债率超过70%。张海被卸去了董事长的职务,接着,他因为“涉嫌挪用资金2.38亿”被判处15年有期徒刑。

广东三水市政府只得再次寻找新买家。2005年10月,健力宝1亿美元卖给了台湾统一集团。但健力宝霸主地位已失,一时间销声匿迹,很久未出现在公众的视野。

经过几轮折腾,健力宝已经不再是以前的健力宝。如今,健力宝又将回归国资怀抱,但似乎市场已经不再需要它。

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健力宝并不是老牌快消品中“由兴转衰”第一个面临危机的,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2016年11月15日,收购16年后法国达能集团确认,将乐百氏品牌及分别位于广州、北京、天津、成都、重庆和中山的6家乐百氏工厂整体出售给盈投控股。对于剥离原因,达能解释为“调整业务发展策略需要”;

11月25日,中粮五谷道场食品有限公司100%股权及5367万元债权在北京产权交易所挂牌出售。去年营损1.9亿的五谷道场,挂牌公告价格显示“面议”;

更早的“北冰洋汽水”在1994年与百事可乐合资成立了百事-北冰洋饮料有限公司。随后,百事陆续将旗下诸多碳酸饮料成功打入中国市场,但“北冰洋白熊”却不见踪影,直至停产。1998年,百事-北冰洋公司因长期亏损等原因被注销。2007年,中方和百事公司交涉,要求收回“北冰洋”。最终,以“4年内不以北冰洋品牌生产任何碳酸饮料产品”为条件,使得北冰洋品牌经营权再次回到国人手中;

娃哈哈日子也不好过:2012年起,娃哈哈就陷入了困境,主打产品也进入到销售的严冬期。其主要业务饮用水,销量也被农夫山泉、怡宝、百岁山等分割。

还有亲亲虾条、亲亲果冻、旺旺雪饼仙贝、康师傅、雀巢速溶咖啡等等,这些伴随90后一起成长的传统快消品都面临着销售量巨减和糟糕的财务报表。究其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

1.管理层变动。创始人管理不善,在利益等矛盾驱动下被逐出;

2.资本方面问题。如股权分配矛盾;收购方无力回天,或与自身发展不符,摆脱包袱,剥离不良资产;

3.随着快消品等行业逐年发展和成熟,逐渐改变了以往规模小、产品结构单一、竞争无序的局面。新的产品层出不穷,如果没有创新,适宜的产品迭代,很容易被市场抛弃;

4.年轻人成为消费主力军加上互联网对传统渠道的颠覆,传统行业优势逐渐减弱。电商和不断个性化产品的出现,新的消费习惯产生,对新产品接受度变高;

4.中产阶级的崛起和消费不断升级,人们追求更多元化、更健康的生活。加上外卖等O2O平台的便捷,人们不再选择方便面、碳酸饮料等不健康的产品;

快消品只是大行业的一个缩影,线下门店倒闭关门、劳动密集型工厂逐渐被淘汰等等,在科技互联网发展的大背景下诸多传统巨头持续衰退、不断被边缘化。潮起潮落,转型中跌倒并不可怕,怕的是深陷泥潭从此逐渐在人们的视野里淡化。

(来源:投资界  charlotte)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属于原作者,不代表清科私募通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