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罗永浩多年前的求职信,人与人之间的差别果然是天生的……

2016-11-29 17:30 旅游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序言:

  HR可能每天看上百份求职信,你见过这么有才情,有情怀的吗?一个高二退学的东北“草根”,凭什么成为新东方名师、牛博网站长、老罗英语培训学校校长以及现在的手机科技公司CEO呢?答案也许在老罗多年前写给俞敏洪的一封求职信里,就初见端倪了…… 

  正文:

  俞校长您好:

  我先对照一下新东方最新的招聘要求:

       1. 有很强的英语水平,英语发音标准

  英语水平还好,发音非常标准,我得承认比王强老师的发音差一点。很多发音恐怖的人也可以是新东方的品牌教师,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求这一条,尽管我没这方面的问题。

  2.大学本科或以上学历,英语专业者优先

  真不喜欢这么势利的条件。

  3.有过考TOEFL、GRE的经验

  GRE考过两次。

  4.有教学经验者优先

  教过后来被国家明令禁止的传销课,半年。

  5.口齿伶俐,中文表达能力强,普通话标准

  岂止伶俐,简直凌厉,普通话十分标准,除了对卷舌音不太在意(如果在意,平舌音也会发错,所以两害相衡取其轻)。

  6.具备较强的幽默感,上课能生动活泼

  我会让他们开心。

  7.具备较强的人生和科学知识,上课能旁征博引

  除了陈圣元,我在新东方上过课的老师(张旭、王毅峰、王昆嵩)都和文盲差不多,当然他们还小。说到底,陈圣元的全部知识也只是在于让人看不出他没有知识而已。

  8.具备现代思想和鼓动能力,能引导学员为前途奋斗

  新东方的学员是最合作、最容易被鼓动的,因为他们来上课的最大目的就是接受鼓动,这个没有问题。

  9.年龄在40岁以下

  28岁。  

  下面是我的简历或是自述: 

  罗永浩,男,1972年生于吉林省和龙县龙门公社。

  在吉林省延吉市读初中时,因为生性狷介,很早就放弃了一些当时我讨厌的主课,比如代数、化学、英文,后来只好靠走关系才进了当地最好的一所高中,这也是我刚正不阿的三十来年里比较罕见的一个污点。因为我与教育制度格格不入又不肯妥协,1989年高中二年级的时候就主动退学了。

  有时我想,其实我远比那些浑浑噩噩地从小学读到硕士、博士的人更渴望高等教育,我们都知道钱钟书进清华的时候数学是零分(后来经证实其实是15分),臧克家去山东国立青岛大学的时候也是差不多的情况。今天的大学校长们有这样的胸襟吗?

  退学之后基本上我一直都是自我教育,主要是借助书籍。因为家境还勉勉强强,我得以相对从容地读了几年书,“独与天地精神往来”。

  基于“知识分子要活得有尊严,就得有点钱”这样的认识,我从1990年至1994年先后筛过沙子、摆过旧书摊、代理过批发市场招商、走私过汽车、做过期货,还以短期旅游身份去韩国销售过中国壮阳药及其他补品。令人难堪的是做过的所有这些都没有让我“有点钱”,但我要庆幸我至少没有赔钱。

  我渐渐意识到我也许不适合经商。1994年夏天,我找了个天津中韩合资企业的工作并被派去韩国学习不锈钢金属点焊技术。1995年8月至1996年初,我讲了半年左右的传销课,深受广大学员爱戴,看到形势不对,我们就在强制命令下达之前主动结束了生意。那时,我爱上了西方音乐(古典以外的所有形式),大概收有上千张英文唱片,为了听懂他们在唱些什么,我在讲传销课的同时开始学习一度深恶痛绝的英文。

  1996年夏天我到天津安顿下来,靠给东北的朋友发些电脑散件以及后来零星翻译一些机械设备的英文技术文章维生,因为生性懒散不觉蹉跎至今。从我有记忆以来我就是个痛苦的胖子,因为胖,我甚至不得不隐藏我性格里比较敏感忧郁的一面,因为胖子通常被大众潜意识里不由分说地认为应该嘻嘻哈哈,应该性情开朗。如果看到一个忧郁的胖子,他们就会直觉哪里不对了,他们的这种直觉的本质是,“你是个胖子,你凭什么忧郁呢?你还想怎么样?你已经是个胖子了。”当然胖子的痛苦永远不值得同情,因为他们胖通常是因为缺乏坚强的意志(也许除了丘吉尔)。

  我就是个典型,我的肥胖完全是因为厌恶运动造成的,我有过十几次失败的减肥经历,我试过节食、锻炼、气功和几乎所有流行过的药物。我制定了严格的计划:每天只吃蔬菜、豆腐、全麦面包、鱼肉、橙汁、脱脂牛奶,每天用一个小时跑10公里,也就是标准跑道的25圈。我不得不骄傲的是,我只用了58天就减掉了48斤体重,去掉休息的星期天,几乎是一天一斤。然后我心情平静地迎接了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的7月。这件事过后我发现其实我还是很有毅力的一个人。但是我不知道我的毅力应该用来做什么,30岁也快来了,这真是一件让人坐立不安的事情。

  后来我一度想移民加拿大,所以一边找资料看一边到天津大学夜间开办的口语学习班上课,一个班20多个人,一个外国教师和我们天南地北地胡聊,除了政治。我一共上了四期这样的班,口语就差不多了,当然还是停留在比较普通的交流水平上,至少我看英文电影时还是需要看字幕,尽管在天津的四年间我看过大概600部英文电影。

  过了元旦,一个小朋友在和我吃饭的时候突然问我,为什么不去新东方教书,你应该很适合去新东方教书。我说我倒是喜欢讲课,但是一个民办教师有什么前途呢?他说如果年薪百万左右的工作不算前途那他就没什么可说的了。我得说我很吃惊。不管怎么样,我仔细地把我能找到的关于新东方的材料都看了一遍,我觉得这个工作很适合我,“做一个自由而又敬业的人是我的梦想,新东方是实现它的好地方”的时候。在我尽管懒散无为却又是勤于思考的三十来年里,好像还是第一次看到一个很适合我并且我也有兴趣去做的工作。

  我试着写了一封应聘信给俞老师,提到我只有高中文凭,结果得到的答复是欢迎来面试,除了感激我还能说什么呢?我买了本“红宝书”就上山了。鹫峰山上的学习气氛和恶劣条件我都非常喜欢,因为生活有了明确目标的关系吧。但是我很快发现,无论台下是300名来听传销的社会闲散人员还是300名来听GRE的大学毕业生,对于一个讲课的人来说并没有多少区别,这也是他们在台上信口开河的信心来源。当然这里大多数同学专业都很出色都很勤奋刻苦,积极上进,性格上也远比我更具备成功的素质,我只是说他们缺少情趣,他们聪明,但是没有灵气,人品也未必差,只是缺乏独立思考能力。

  我以这样的条件敢来新东方应聘,除了脸皮厚这个最显而易见的表面原因之外,主要还是教填空课的自信。第二次考试之后我一直做填空的备课,最消耗时间的是把NO.4到1994年的全部填空题翻译成中文,400多个句子的翻译居然用了我整整一个月的时间,基本上是一个小时翻译三个句子,当然快的时候两分钟一个,慢的时候几个小时翻不好一句。翻译这些句子是我本来的备课计划之外的工作,最终使我不得不做这个工作的原因是钱坤强和陈圣元那两本“惨不忍睹”的教材。

  我想我多半看起来像是个怪物,高中毕业,不敢考数学,居然要来做教师。但是我到新东方应聘不是来做教师的,我是来做优秀教师的,所以不适合以常理判断。即使新东方的声誉和报酬使得它从来都不缺教师,我也知道优秀的教师永远都是不嫌多的,如果新东方从来都不缺优秀教师,那么我也知道更优秀的教师从来都是新东方迫切需要的。

  给我个机会去面试或是试讲吧,我会是新东方最好的老师,最差的情况下也会是“之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