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波:在大理的你,请好好呵护你在北京的房子

2016-11-30 10:18 互联网金融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今年夏天,西湖荷花开得最盛的时候,小兔和宽宽来杭州看我。她们都穿着手工缝制的中式纯棉褂衫,一个全身青,一个全身白,飘飘荡荡,像两条宋朝来的蛇。

  她们联手做了一个自媒体,名字像她们的打扮一样不靠谱,叫“好好虚度时光”。

  小兔和宽宽来找我,不是喝茶,而是要我下一个很靠谱的决定:做她们的天使投资人。她们找过沈南鹏,沈同学说,先让晓波投,我们再考虑跟进。

  我认识小兔是几年前,那时她在芭莎当主笔,这两年去伦敦学艺术,而第一次见面的宽宽,她说自己住在大理。这让我犹豫了好一阵子,两个创业者分隔天涯,怎么协同工作?

  在靠谱和不靠谱之间,徘徊了几天,我和曹国熊真的投资了她们。

  我们都是一些“视粪土如金钱”的人,但是在内心,也许还躲着一点“好好虚度时光”的念想。

  后来,宽宽写了一篇文章,我知道了她的“大理故事”。

  宽宽曾经是一个职业经理人,她先是在上海工作,“在淮海路最贵的写字楼里日作夜息”,后来创业办公司,“也曾跟许多成功女性一样,穿着高跟鞋,开着轿车去见客户”,再后来,宽宽去了北京,在那里结婚置业,日日与雾霾共存,当一个“环境难民”。

  2014年底,宽宽成了母亲,她决定逃离北上广,理由很简单,“如果不是雾霾和恶劣的交通,那个林语堂的京华,老舍的北平,朱自清的故都,包含我整个青春期记忆的北京,还是十分可爱宜居的。”

  2015年9月,宽宽卖掉了北京的房子,偕夫抱子,南下大理,在那里购置了一套能看到苍山洱海的大房子,有大大的露台,和在夜晚能躺着看星空的阳光房。

  “每日晚饭后,在苍山脚下的林间,在深蓝色的星空下散步,我觉得我能想象的最好的生活,不过如此了。”


  宽宽的这篇文章,标题是《我卖了北京的房子移居大理后……》它刊发在“好好虚度时光”的公号里,三天点击量突破了200万,成了刷遍朋友圈的爆文。

  宽宽的北京房子,在朝阳区望京附近,靠近五环边上,两居室,110平方米,出售价格530万元。

  为了写这篇专栏,我默默查了一下11月份北京的房市交易价格,望京地带的新房均价为10万元,二手房均价约在6.5万元到7万元。简单算一下,从去年9月到今年11月,宽宽同学的北京房子起码涨了300万元。

  宽宽在大理的“能看到苍山洱海的大房子”,面积约200平方米,一次性付款130万元。也就是说,她还有400万元躺在银行卡上,她计划“用卖房子余下的钱给孩子存一笔教育金和我的养老金,从此断了后顾之忧。”

  人民币正处在一个不可逆转的贬值周期中。根据国家统计局的公开数据,今年M2(广义货币)的增发约为13%,实际可能高达20%,如果按最保守的计算,未来M2维持年均10%的增速,那么,7年左右,人民币的规模会扩张一倍。


  

  二十年后,宽宽成了苍山洱海边最优雅的小老太太,她的孩子豆蔻成年,400万元能否保证他们没有“后顾之忧”,可能是一个可忧的话题。

  这还仅仅是最为保守、安全的静态分析,排除了任何黑天鹅事件的发生。

  如果宽宽在2015年的夏天——也是荷花开得最盛的时候——来看我,我也许可以给她这样的建议。

  趋势是:在未来五年内,北京的雾霾将继续让人绝望,空气得到治理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可是,北京房价下跌的可能性,也几乎为零。

  所以,请你“抛弃”北京的时候,尽量不要抛弃北京的房子。

  策略是:她可以把望京的房子抵押给银行,如果关系好的话,可以抵出60%的房款,最不剂也有五成到三成,这笔贷款一年期的利率约为5.4%。

  即便按三成算一下,宽宽可以拿到159万元,足够买大理的房子了。

  为此,宽宽每年需支出利息8.58万元。而望京110平方米的两居室房子,月租金约为8000元,年可得9.6万元。两者对冲一下,宽宽还可以有1万多元的净收入——这够她买一年的进口奶粉。

  只要做一次如此简单的财务处理,宽宽仍然可以逃离北上广,仍然不必呼吸北京的雾霾,她的大理生活仍然继续,仍然可以与小兔一起创业,“好好虚度时光”。

  而北京的房子却还在那里!

  表面看上去,这是一套房子,但在本质上,它是中国本轮经济大崛起运动的景气红利,尽管散发着泡沫的气息。

  今天的宽宽,在大理育儿创业,过着自己喜欢的日子,没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在一篇对话中,小兔问她:“你觉得要有多少钱,才能好好虚度时光?”宽宽说:“物质需求越俭朴,越容易感到自由。”

  我自然也同意她的观点。惟一想添加的意思是,物质俭朴,并非与财富“绝交”,必要的学习与打理,同样是免于恐惧的一部分。

  我们每一个平凡的世俗人生,都离不开金钱的煎熬与考验。与此同时,诗意地栖居,追求“诗与远方”,则是生命中最稀罕的梦想。

  我们的任何一次选择,都是付出代价的结果,既然有代价,就必然有计算和边界。

  商业的美好正在于,我们有可能用数字的方式规划我们的付出,以此设定投入与产出。在这一行动中,坚守我们的梦想,与金钱共处,向现实妥协,可谓是人生的艺术。

  约翰·梅纳德·凯恩斯是经济学大师,在很长时间里,他服务于英国财政部。每天清晨醒来,他做的第一件事情是,在一只大浴缸里一边泡澡,一边看当日的《金融时报》,然后决定购入还是抛售手中的股票。

  他说,我每天用一个小时决定自己的财富,接下来的整整一天,我思考帝国的经济问题。

  凯恩斯是一个典型意义上的中产阶级,他首先让自己的生活体面而井井有条,然后兴致勃勃地沉浸在自己的职业理想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