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第46号员工自述:光棍俱乐部、带保镖面试,与留下来的傻瓜

豆豆窦 2016-11-30 14:59 社交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微信截图_20161130145718.png李治国:阿里校友。1999年加入阿里,2004年离职创立口碑网,2008年口碑网被阿里收购,再度回到阿里,后担任阿里云资深总监,2010再次离职,和Andrew等人创立阿米巴资本。目前为移动理财APP“挖财”董事长。

2009年前,湖畔花园我呆过三次。

第一次是1999年阿里成立;第二次是阿里投了我创立的口碑网,和口碑的同学搬了过去;第三次是和雅虎合并之后,我带一个小分队住了几个月。

有次我跟马云开玩笑:湖畔花园我去了三次,比你还多吧?

他说:你不能再去了。

我明白他的意思,你不能老创业,得学会跟着公司长大成长。

1、GG club

我其实是个创业型的人。1999年,我22岁,在郑州做外贸,听说有个公司叫阿里巴巴,写了封邮件,指手画脚提了一堆很“虚”的建议,建议阿里把外贸做成闭环,网上报价、打单制单、报关等等。

没想到,有个署名Jennifer的女孩给我回了封很详细的信,还对我的建议进行了评论。这种认真态度超出了我的期望,让我顿生好感。没过多久,看到他们的网站上,挂着一句话“If not me,who? If not now,when?” 我觉得不错,就毫不犹豫投了个简历。到了后才知道这个女孩就是现在阿里集团的CPO蒋芳。

面试那天,分别见了五六个人,有孙彤宇、Raymond、彭蕾和吴忻等人。印象最深刻的,是孙彤宇像模像样地打印了一张纸,上面列满了要问我的问题。每次提问,都从A4纸上抬起头,很严肃地看着我,像个演员,他后来成了我的上司。Toto是个很讲义气很认真的人,但他跟很多人都很爱开玩笑,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一见面就很严肃,可能是对第一个上司的尊重吧。他对我第一次Review的评语是“你为什么和别人讲话不多?”。Raymond竟然是来考我英文的,还好我会几句,事后我才知道他曾经是雅虎中国首席代表。

面试结束,安排我在阿里租的那个别墅住了一晚上。入职时,我拿了个很土的帆布袋,在客厅等着办入职手续,没人搭理我,只有Simon(当时负责财务)主动和我聊天,让我感觉很温暖。还有设计部的麻利和老男,最喜欢讲笑话和放音乐,让我快速融入到这个集体里,所以我很喜欢往设计部那个房间里跑。

我是阿里第一个从外地来的员工,工号46。湖畔花园就像我的家,小区里有个餐馆,大家中午都围成一桌去吃饭,晚上玩杀人游戏。

我们这群年轻人,成立了一个GGclub,就是“光棍俱乐部”的意思,周末有时候租个小巴,去桐庐外婆家等地方一起玩,培养了很深的阶级感情。那是最值得怀念的日子,马云还给它起了另一个名字:“global generation”,全球化的一代。

第一次要去创业的时候,我曾经认真想过,把GGclub商业化,那时候我们有句口号叫“男方女方轻松找对方”,呼应阿里当时的“买方卖方轻松找对方”。

如果做了,可能就是后来的世纪佳缘了。我后来选择去做了口碑网,是帮大家找房源找餐馆,一样都是marketplace。

2、“最漂亮的小区”

有天,走在湖畔花园的林荫道下,彭蕾问我:我们在小区里办公,你是不是很失望?

失望的人很多。很多博士硕士,看到在小区里办公就直接跑了,有的女孩子来面试,还会带着男朋友当保镖。

我跟彭蕾说:这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小区。这是实话实说,湖畔花园当时在杭州,也是比较漂亮的小区,何况我是从内陆城市郑州来的。

我是没见过太多市面的人,工资每个月1800,比我之前高。而且,这帮人一起吃饭,一起玩杀人游戏,大家很亲切,小区又很漂亮,我看到的都是好的。

钱江晚报后来采访彭蕾后写了篇“这个土八路招对了”,写得就是我。彭蕾觉得标题写得太出格,还找我解释,抱怨记者太夸张,那时候就知道标题党了。不过我根本没受到刺激,我知道我就是个土八路。

没几年,互联网泡沫来了。

马云有句话,聪明的人都走了,傻瓜都留下来了。我就是那个傻瓜。

阿里第一个外招的产品经理就是我。那时候,什么互联网泡沫,我统统无感,天天泡在公司,琢磨怎么提升产品。

隔壁房间都是工程师,每次我跑去改需求,对接我的女孩子经常给我白眼,觉得我不严谨,我大受鞭策,只能不断学习进步。

现在往回看,当时做产品,还是太粗糙了。2001年,我们才成立QA部门,那之前,都只是自己简单测试一下。

后来和吴妈许吉等一起做了诚信通,做到收费企业会员数全球第一。然后2004年离开阿里,去创立了口碑网。

我这二十年,好像一直在创业。四年之后,我二进宫回阿里,去了阿里云,当时阿里云只有一二十个人,也是创业团队。
3、阿里的烙印洗不掉

2010年,我说过一句话,二流的公司出来的是一流的创业者。你看看搜狐系网易系携程系谷歌中国系金山系,当时是说给阿里和BAT听的,因为阿里当时像我这样喜欢出来折腾的人很少,很孤独。

五年过去,现在已经完全不一样了,阿里出来的人,各种各样的人都很强,淘宝和阿里的运营无处不在,B2B的销售铁军垄断了各地推大军,阿里云起来后在技术界也赢得了声誉,现在阿里人在资本市场已经树立了很强的口碑,开始向马总说的培养500强公司的CEO方向努力。

现在,人离开了,但是阿里在我身上留下的烙印洗不掉。看到阿里的新闻,还是下意识的关注。看到马老师的讲话,还是想听听。

马云做什么事都有个远大的抱负,我现在做移动理财App挖财,也是使命愿景价值观梳理好之后,再往前走。

回顾我这过去20年,我已经有六七段创业经历:中华商贸港,阿里巴巴,口碑网,雅虎口碑,阿里云,阿米巴资本,挖财等。

归结原因,是因为我很希望创业初期那种全情投入、高效又团结的氛围,现在挖财为了能继续继承这种创业精神,我们在创新性尝试WPS(Wacai Performance System) 管理思想,即将公司切割成若干个业务线或单元,清晰核算成本和设定目标,发扬每个单元的“创始人”机制,希望为科技公司的管理带来一些新的实践尝试。

我知道这很难,但是如果能做出一些突破,也许将来我就可以带大家去湖畔100次。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