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点中国合伙人吴峰:我们看了3年海外的工具、头条,全部都是“坑”

2016-12-01 15:48 文化艺术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7.pic.jpg

在“创业邦100未来领袖峰会暨2016创业邦年会”上,红点中国合伙人吴峰出席会议。

以下为演讲整理:

2013年年底的时候,我们是第一批看出海的投资人,2014年的时候我还在北极光,和红点一起投资了APUS。后面两年,我们陆续看了很多出海项目,今年大家都在看内容,但实际上我看了至少20家所谓的直播和头条项目,我们一个都没有投。

我们会向创业者提一些问题,但他们没想明白。比如做头条,至少要想想今日头条在中国为什么会成功。

出海移动互联网比国内晚1~5年。从两个点看现在的出海蓝海机会:目前我们处于什么状态;在过往历史来看,中国的PC和移动互联网发生了什么。

看清楚蓝海先要清楚什么是红海。两年前,我们工具都看了一遍,当时浏览器、应用市场、桌面、安全卫士,从刚开始的起量、留存等方面做了九宫格,分析优势劣势。桌面前期起量快,但留存会慢。

现在关于工具最核心的问题不是用户增长,而是如何变现和突破天花板。看猎豹的财报,营收上百万美金一天,这是所有出海工具的天花板,工具折算一下,每100万日活的变现效率如何,三千到五千是变现的天花板。三年前一天100万用户还可以,今天不可能只管用户不管变现。第一天做工具就要思考,在哪个国家怎么投放用户。

我们看了至少15家做直播的出海项目。坦率地说,我觉得直播和用户无关,是变现的最高形式,是移动互联网整个周期必然的变现方式。在国内做直播可能赚钱,但在海外一切还没有发展起来的时候,做直播能留下什么?我还看到过在巴西做直播的,在巴西用户要是打赏,要做两小时汽车去邮局交钱,什么样的付费冲动都没了。

关于头条,我都问两个问题:版权怎么破?怎么建立有效的品牌销售团队,解决收入变现的问题。

虽然关于工具、头条等我们看了3年,觉得全是坑,但我还是保持乐观,从整个周期看的话,中国互联网也出现过困局,接下来我想说一下我的模型。

我经历过整个PC互联网周期和移动互联网周期。软件发展包括工具、社交、游戏、电商、O2O等阶段,我想问:为什么首先出现的是工具;为什么电商出现在社交和游戏之后不是之前,这个顺序为什么不可颠倒。

工具的本质是什么?是改善用户体验出现,当用户体验好的时候会用社交或游戏完成用户粘性,完成后一定会出现电商这一产品形态。如果电商出现在社交或游戏之前,不可能出现支付的过程。

今天所谓的直播是在2008、2009的时候就已经演过一遍的故事。直播的可持续性与将来直播的格局是怎样?今天直播有两种:一种是花椒和映客,还有一种是以陌陌、YY和微博的一直播为代表的形式。前者是火车站模式,后者是电影院模式。后者都有关系链,前者都是粗暴的流量模式。就看谁的变现效率高,拥有独特关系链产品的玩家才能生存下来。

映客出现完全是一种必然,我们投了一直播,韩坤和我都觉得最终战胜有两种直播会胜利——一个是大流量,一个是关系链。

当下一个交互系统,假设是VR,直播一定会出现在哪个地方。我大概用这个周期简单回顾了下,这一就回答了我们的问题——现在去海外做直播的视点是不是正确的,现在去海外做内容是不是对的,从历史周期看的话,出海的时点和边界能看得更明白。

2013年年底的时候看海外移动互联网是基于投资逻辑。流量溢出、需求溢出和资金的溢出。需求溢出,指的是中国人在国内的需求得不到满足,就一定去全球找相应的去匹配,这是一个必然。在未来三到五年一定出现。我有很多朋友在印度做支付,在巴西做基础搭建。下一步可能是电商和服务。

对内容创业我有三个建议——选好大的统一市场;解决内容版权;思考用户量起来的时候如何获取收入。如果做印度版的今日头条,最关键的是有没有办法在当地建有效的品牌广告销售体系,并复制到俄罗斯、东南亚。

从现有的状态来说,出海存在一定天花板,主要是广告。有几个数据分享:中国移动互联网价值是其它国家(欧美之外)的两到三倍。海外互联网的特性是碎片化,那么怎么去变现?

我希望在座的创业者给我启示说,怎么突破这个天花板。新人群、新场景、新交互是我们的出路。

新人群,我们今年看广场舞。从0到40岁的所有年龄都是红海,到了40岁以上的人群,会发现空的,我觉得这个挺有意思,当然很多人会说,老年人群不懂用手机、很难赚到他们的钱。但我觉得,就是这两个观点,是我投资的理由。五年前,我们看移动互联网也是这两个特点。

用心去发现用户需求、雕琢产品,始终存在机会。

关于我们投资的视角和标准:过去两年我们只投这几种产品:轻、普世、网络效应。以前大家以为我们只是一个global的基金,今年我们在中国独立募资了一支可以独立做决策的基金,主要投早期的项目大概在A轮,欢迎讨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