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平:早期我和李开复等人合作的基金为什么不成功

asmin 2016-12-01 19:15 创业服务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今天下午,“洞见· 未来——2016中国天使投资峰会暨颁奖盛典”在清华大学新清华学堂举行,著名天使投资人徐小平、清华控股董事长徐井宏等大咖发表了演讲。其中,徐小平讲的干货满满又风趣幽默,他鲜见地讲了自己之前的基金失败的原因,以及投资生涯中错过的最遗憾的项目,创头条小编选编了一些干货以飨读者。

我和李开复早期做的基金为什么没有成功

十年前我说我是天使投资没有人知道,现在天使投资已经是潮流,但应该有更多的人去投。我们有些人没有钱但是有梦想,像中国今天整个经济的发展很快,一个伟大的公司总是有起步的那一刻,所以说天使投资可以说是整个经济整个的繁荣的源头活水。

刚才徐井宏董事长说我是天使投资的先驱,其实我是先驱之一,中国天使投资真正的先驱是薛蛮子,他当年投UT斯达康,最高的时候达到了90亿美元的市值,薛蛮子老师现在还健康乐观地在做天使投资,也没有成为先驱。

前面他们说我了,说我跟李开复弄了一个基金,这个里面没有一个项目是成功的,但是他们说的是事实,其实雷军、薛蛮子也投委会的成员。

但是这个基金为什么不成功,其实就是体制问题,生产的关系决定生产力。我们是13个创始人,我们聚会的时候大家就看项目,我们大概投了七八个项目就不再继续了,因为确实没有人负责。没有人去找项目,没有人管项目,也没有人负责去追踪整个发展。其实如果找一个年轻的投资人,他只做一件事,就是盯着天使投资,这个基金一定会成为世界上最好的回报的基金。但是我们还真是一个公益的组织。所以说就变成这样了,我就大概讲讲这个事。   

我投资生涯中错过的最遗憾的项目

说下我投资过程中最大的遗憾吧。2012年春天我去硅谷,当时有一个年轻人走过来,给我一个名片,他的名片是一个显示屏,上面是有一个电池接着的,就是不断的显示一个广告,他要做世界上最薄的这个显示屏,但是看不出来有任何特别的东西。

他跟我讲,他是清华的毕业生,他还有几个伙伴,其中有三个在IBM,他们现在出来要做一个项目,目标就是做世界最薄的显示器,他说他们现在是A轮,我想了一下是A轮的项目,我丢不起这个人,也许我当时嫌他柔性显示屏没有前途。

但你想,这三个人是世界顶级的人才,放下最好的工作,几十万的年薪,无论如何都应该投啊,但我当时就没有投他,回首往事我没有珍惜啊。上个礼拜,这个企业宣布市值达到200亿,我离投他的目标越来越远,因为他当时有10亿的时候他说给你三亿美元给你一个点,但是种种原因我也没有投。这件事是我唯一真正的遗憾。

我再讲一个故事,讲一个我们成功的故事,有一个企业在欧洲做的很好,他在2011年的时候,当时我跟纳斯达克投资伙伴在我家里吃饭,当时跟这个企业已经谈好,600万。但我们吃晚饭的时候另外一个人虎视眈眈地出手了,当场就给了他900万,但是幸运的是投他的这个基金也是我投的,结果我们两家就合作了,结果我也没有少拿,他拿了15个点,我拿了14个点,我们比想要的钱多了很多,去年首钢集团董事长也找我们了,现在这个项目已经开始盈利。

真格基金成立五周年的几点想法

今年实际上是真格基金成立5周年,我们是5年前的12月4号成立的,这几年下来,也总结了一些想法:

第一个是创业遇到竞争怎么办。创业是一个麻烦事,内部的竞争力是各种各样的,我们做到五六百亿美元的时候新的竞争者就出来,那作为创业者怎么办?那我们就得坚持,我在很多场合讲了很多,我是准备将来一定要有一个机会把他写成文字把他全面的记录下来。

第二个投人哲学要发展,去年初我提出来FROM A TO A,总而言之还是要早期,这个是我们新的一个改变,也是投人哲学的一个发展。

第三个就是投人哲学的拓宽,从跟随一辆赛车,等着他翻车,然后我们把他的轮胎卖到修理厂,直到我们跟踪一个车队,车队里都是创业者。我认为这个可能是投资哲学投资思想的价值观,因为投资人天生的职责是投到最好的项目。

我站在这里深感中国的天使投资、风险投资、中国的创新创业,从过去五年,从非常早期到现在非常繁荣。每天我醒来,想到又要见到未来的世界领袖了,我就很兴奋,我们要做的事就是为未来的企业背书。

本文首发思达派(startup-partner.com),作者李翘,邮箱ganhuo@startup-partner.com。思达派系创头条(Ctoutiao.com)旗下智库,专注成为创业者Startup的成长合伙人Partne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