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面唱将》“尴尬”收官:高开低走 灿星为何“怂了”?

读娱 2016-12-02 00:00 文化艺术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文/赵二把刀

以“现象级”自居的音乐类综艺节目《蒙面唱将》收官了,作为节目最大“悬念”也揭晓了,“阿凡达妹妹”是歌手谭晶。但在一片“歌舞升平”中,作为一个完整的看了两季的忠实观众,看着《蒙面唱将》做成了《蒙面好声音》,读娱君觉得这档Q4重磅音乐综艺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高开低走。

作为制作方的灿星,近期也很是有一些颓势:《中国新歌声》毁约参半、《中国好歌曲》屡屡被传被砍的前提下,《蒙面唱将》可以说并没有完整“拯救者”的角色。正如有自媒体形容,灿星的年底似乎只有一个被5亿冠名的《中国新歌声2》挽回了颜面。

开播口碑好 奈何私货太多

做一档好节目有多难

《蒙面唱将》之前的名字是《蒙面歌王》,在2015年的音乐类综艺节目中也算是颇有竞争的一档。版权购买至韩国,很多喜爱音乐的朋友应该都看到过韩版的片段吧,很多偶像组合的成员都在这个节目里展现出“歌手”本色,成为韩综的一股清流。

在2015年的《蒙面歌王》的整体表现来看,节目虽然不错,但也被业界内外指责为,表演色彩太重。这可能是近年来国内音乐类综艺的通病吧,但确认也让沙宝亮展现了不一样的一面。

进入2016年,因为404的原因,节目名字改成《蒙面唱将》,在节目的赛制和面具的设计上,都比之前要精细了很多。所以节目开播后的口碑和关注度应该都不错,尤其是阿凡达妹妹也算是在社交媒体中引发了一些热议。

但在良好的开局之后,整个节目的中后期开始变得很“尴尬”。这个尴尬一方面来自于节目的赛设置,另外一方面是因为节目制作方灿星开始夹带了大量的私货,使得节目看起来真的很“尴尬”。

读娱君用两个例子来说说,为何后面越来越“尴尬”。

尴尬1:致敬那英。10月23日播出的节目中,简直成了那英的个人专场,不仅节目整体调整成按照那英的节奏走,更是让那英的学生登场并且揭面,传闻中那英是灿星的“老板”之一,按照这一期的节目来看,有可能是真的哦!

尴尬2:一次猜出3个灿星的签约歌手。11月20日,倒数第二期,猜评团突然开挂,将所有的蒙面歌手都猜了出来。尤其是最后环节莫名其妙的一次揭开三个歌手的面具。大半都是灿星的各个节目的冠军,李琦、张磊,还有一个中国梦之声的李祥祥。尴尬点不仅在于观众们不太熟悉,更在于这个赛制真的非常“尴尬”。

做一档好节目有多难?能够从一而终有多难?看看灿星在《蒙面唱将》的表现就知道了:很难。

难点之一就是夹带私货太多,《蒙面唱将》做成了《蒙面好声音》,真的很尴尬。

可以看看韩版的《蒙面歌王》,最新一季也是如火如荼,赛制明确、参选歌手范围广等等,都使得这档节目的生命力还很强。比如新晋一期,就有来自中国曹璐展现了相当的实力。

整体来看,蒙面的赛制的重点在于反差,整体来看,国内的偶像团体和走偶像路线的歌手的数量不多,并且有实力参加节目的更少了,这可能也是节目组捞来观众不熟悉的师鹏、谭晶等作为最大悬念的缘由之一吧。

不比不知道 一比差点意思

《蒙面》的现象级好尴尬

和《蒙面唱将》有所交叉的恰好有两档音乐类综艺节目,分别是东方卫视《天籁之战》和浙江卫视的《梦想的声音》。

这两档节目在初期都以“原创”为卖点,做了一轮传播;但从形式上来看,还是借鉴了韩国相关星素对唱的音乐综艺。而且从节目设置上也是各有不完美的地方,尤其是《梦想的声音》还经历了改名、延期播出等波折。可以拿来和《蒙面唱将》来做个简单的对比。

相对而言,读娱君感觉《天籁之战》因为莫文蔚和华晨宇的精彩表现,尤其是《大王叫我来巡山》《滑板鞋》等造成的刷屏热议来看,《天籁之战》应该是有一定优势的。《梦想的声音》在经历第一期的低谷后,最近正在崛起。

以百度指数为例,可以看出,《天籁之战》的指数明显高出很多,《梦想的声音》和《蒙面唱将》在底部纠缠。

值得说一下的,作为《蒙面》的制作方,灿星是发迹于东方卫视、崛起于浙江卫视的。

而在崛起后,灿星在江苏卫视播出的这两季《蒙面》,交出的答卷只能说是及格......而其在央视的《了不起的挑战》也是屡遭波折,在限韩令的大背景下遥遥无期;《中国好歌曲》也是屡屡被传没有第二季。而闹得沸沸扬扬的《中国好声音》的改名事件,都使得2016年的,综艺旗帜“灿星”显得有那么点“尴尬”。

灿星的尴尬一方面在于“原创”并没有那么容易,在版权方面遇到问题后,整个应变和解决思路并不是那么顺畅,比如 《中国好声音》改名《中国新歌声》、《蒙面歌王》改名《蒙面唱将》,都是因为版权方面出现了这种意外,造成的节目模式的“变”,使得整体的流畅度出现了问题。

尴尬之二,在于“制播分离”后,享受红利后制作公司的成长遭遇到的“天花板”。之前读娱多次跟进过“制播分离”在当下遭遇到的冲突和矛盾,在过去很长时间内,“制播分离”被认为是通过市场化手段解决电视人才和内容创新不足的途径..但这条路走到现在,似乎成为制、播之间的矛盾所在,一方面对播出方而言,内容采购成本的上升、控制力下降;对制作方而言,将鸡蛋放在多个篮子里,也会激化和播出方的矛盾..之前欢乐传媒和东方卫视的纠纷原因之一就是如此吧。

背靠华人文化、5亿卖出冠名

灿星的IPO何时加速?

读娱君认为,包括读娱在内的行业观察者对于灿星的标准似乎相当“苛刻”,也是因为作为电视内容的生厂商,灿星堪称业界的标杆公司之一。

“内容”成为热点这些年,电影、电视、明星纷纷成为资本市场受到追捧的题材,无论是主板、创业板还是新三板,都有电影、电视等泛文娱题材的公司上市,也有诸如华谊兄弟等明星上市公司出现。但综艺作为电视收视、互联网流量大户,近年来在资本市场的表现只能说是一般般…包括灿星、米未、欢乐传媒等明星公司,也多数只是融资没有成功IPO的先例,蓝色火焰也是被收购才得以曲线IPO罢了。

为什么做综艺的不容易IPO?除了综艺更依赖人才、模式以外,商业模式也太依赖于平台方,之前受制于电视台,现在被电视台和视频网站制约,也是重要桎梏之一吧。

当然,灿星也制造了业界的好消息呢。之前一段流行的电视台年度招商困境的局面,似乎被《中国新歌声2》的5亿冠名给冲淡了。

读娱在之前的《灿星的IPO之路会止步50亿吗?》一文中,对灿星的曾经的IPO之路有过回顾;但当时读娱忽略了灿星背后是有华人文化的。灿星应该说是华人文化内容帝国的重要版图之一,只是如何充分利用华人文化的品牌影响力和资源优势,可能是灿星之后突破的方向吧。局限于内容供应商,格局小了。

本文属读娱原创,转载请注明,微信ID:hanguoxingyule

读娱:泛娱乐商业新媒体,围绕“娱乐+互联网+商业”。关注影视、音乐、动漫、体育。记录泛娱乐产业的大情小事。现已加入WeMedia自媒体联盟成员,已入住虎嗅、钛媒体、36氪、界面、搜狐娱乐、蓝鲸娱乐、百家、I黑马、一点资讯媒体服务平台等,读者可通过以上平台查看更新文章。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