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中介寒冬之困:收缩战线裁员降薪 没家底不好过冬

2016-12-02 08:24 O2O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原标题:互联网中介寒冬生存术:收缩战线 裁员降薪

  每经实习记者 黄博文 每经编辑 隋丕宁

  站在资本风口,如何飞得更高是每个公司的梦想。在当下的政策寒流中,如何走得更远是每个互联网中介公司面临的新课题。

  日前,一份《关于上海房多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沈阳办公点关闭的通知》在业内流传,房多多方面在给《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回复中,证实上述文件的真实性,称是公司新房业务在全国布局做出的战略调整。

  互联网中介公司在当下最严厉的房产调控中波澜陡生,爱屋吉屋身陷裁员风波,Q房网、好屋中国正在进行股权融资。外界有观点认为,整个行业将步入寒冬,一场政策倒逼下的行业洗牌正在到来。

  ●调整战略:房多多“撤退”沈阳

  近日,记者收到一份《关于上海房多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沈阳办公点关闭的通知》,内容显示,“由于国家房地产市场政策调整及经营状况持续亏损的影响,公司管理层再三慎重考虑,正式决定关闭沈阳办公地点,沈阳办公地点业务处理事件截止2016年11月30日,所涉及的业务经营活动由上海房多多全部承接。”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就此咨询房多多有关管理层,对方回应称,这份文件确为内部文件,但不知为何流传到市场上,并称这是公司正常的战略调整,并非撤出沈阳,方案今年6月份即有酝酿,最近着手实施。

  记者得知,房多多就此调整向内部员工公告称,公司于近日推出房商平台3.0,未来将就新房业务在全国的布局做出新的战略调整,进一步聚焦一线和重点二线城市,而在其余城市寻求与当地优质运营商进行合作,以求更好地实现资源整合,提升运营效率,创造更大价值。在此战略调整中,为了更好地创造长期价值,沈阳将从自营转为房商加盟模式,并在新房电商之外,逐步引入房多多的其它业务。

  在新房业务的开展模式上,房多多作为一个发包方向开发商获取房源,通过给开发商承诺成交比例启动与其签约的二手经纪公司,再根据经纪公司及经纪人的贡献分配其统一收取的电商费。

  业内人士认为,房多多推出的商房模式是输出管理,变得更轻。简言之,即是自己减少资金人力投入,只提供平台。但相比于长三角等市场化程度较高的地区,东北区域的房产电商本身发展较缓,市场能多大程度上接受房多多的“商房模式”,还有待观察。

  ●应对寒冬:卖身还是裁员?

  互联网中介行业变数陡生集中发生在本轮调控周期。从三四月份上海颁布相关金融条例,对首付贷、赎楼贷、尾款贷等房贷业务进行严格监管,再到10月起,近20个热点城市发布限购限贷政策,加强个人房贷的审查和批准。接连的政策施压,让房产交易流程变得不可预测,这被认为是史上最严的一次地产调控。

  从去年年底开始,“欠薪”和“裁员”就经常和爱屋吉屋一起出现在各种消息中。据界面报道,爱屋吉屋其后台职能部门400人被裁,占到职能部门总人数的20%,相当于公司全体员工数的6%。

  过去两年里,爱屋吉屋一直是创业明星公司。它最早提出用O2O方式颠覆传统中介,颇受资本市场青睐,截至2015年11月,公司在一年零3个月里,共完成5轮融资,整体融资额达3.5亿美元,投资方包括淡马锡、高榕资本、顺为基金等。

  携改造传统中介的雄心,爱屋吉屋给经纪人开出6000元底薪曾引起轰动。不过其薪酬体系已在今年年初被改成“4000元底薪和2000元成单提成以外的固定绩效奖金”,本来的佣金减免或减半改为根据不同城市和不同租金金额收取不同比例的佣金,整体佣金收取标准正在向传统中介靠拢。

  是否开设线下门店被认为是传统中介和互联网中介的显著分野。2016年初,爱屋吉屋开始线下布局。到目前为止,爱屋吉屋在上海拥有六个门店。这被认为是对原有模式的变革,开始兼容传统中介的经营模式。

  爱屋吉屋如今的收缩动作格外显眼,而同为互联网中介行业的Q房网,近期的资本运作颇受外界瞩目。11月11日,湖北 国创高新 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国创高新)发布公告透露了重组标的,拟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深圳市云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深圳云房)100%股权,同时募集配套资金。

  目前,国创高新尚未公布最终重组报告书,对于双方交易的具体模式与对价,外界还不得而知。

  ●互联网中介之困:没有家底不好过冬

  在每轮调控周期内,中介行业都是首当其冲,但为何此次互联网中介表现出如此震荡?

  一位互联网中介高管向记者透露,行业里的公司过去都没赚到钱,“一年赚的钱,大部分补贴经纪人,公司高管拿走一部分,留给公司的只有10%左右,再平衡掉运营等费用,公司发展费用所剩不多。”

  相比后起的互联网中介,传统中介经历几轮调控政策的历练,积累了应对周期风险的模式。上述管理者预估,到年底传统中介的一些门店,人员流失率也将达到50%左右。但是传统中介能有意识地收缩,保留核心骨干,等到市场转好时再扩张,“毕竟有这个家底在”。

  对比几家互联网中介公开的数据,2015财年,Q房网的交易额为2200亿元,在7月21日的博鳌21世纪房地产论坛上,房多多联合创始人之一曾熙表示,房多多目前已经实现4000亿元的年交易额。

  传统中介方面,链家实现交易额7090亿元,中原地产实现交易额7259亿元, 世联行 实现交易额4309亿元。

  上述几家中介公司的数据可以清晰得出,无论从交易数据还是挖掘背后更加直接的盈利水平,传统中介似乎都要比互联网中介更有优势。

  互联网中介大多采取的是“无门店模式”,从成本角度来讲,可能确实占有一些优势,但只凭佣金低显然无法打造出一家公司的竞争力,而实际上有越来越多的互联网中介放弃了价格优势,而选择提高佣金的方式。

  随着线上线下一体化运营,传统企业与互联网企业两者之间的界限越来越模糊,越往后发展,界定一家公司的属性就会越难。当做传统中介出身的企业在不断完善自己的短板时,互联网中介的优势也就被逐渐消磨掉。

  互联网中介曾是资本市场的明星,但是随着热度逐渐退去,风投对其关注明显降低。今年鲜有互联网中介融资的案例。“过去资本看中的是互联网中介的故事和流水,盈利模式都不清晰,在这轮大的市场波动中,投资者的态度趋于谨慎。”一位基金公司人士表示。

  本轮楼市调控,还堵上了诸多互联网中介从金融产品等方面挖掘增量的可能性,困局之中改变和行业洗牌无可避免地到来,当下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命题。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