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年轻人的大白——高越自述快方送药第一单

思达派 2015-09-17 12:48 动态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110230058652788591.jpg

因《超能陆战队》而人气暴涨的超能机器人“大白”,已成为机器猫之后最受年轻人喜爱的卡通形象。大白所代表的陪伴、呵护、温暖的形象,也是快方送药CEO高越用心打造的方向。这家公司成立于2014年5月,曾首创1小时送药上门服务标准,同时构建全国首家“药店+互联网”模式的平台,已经成为不少年轻用户心目中的“大白”。

如今,快方送药通过建设自营药店战略升级,一方面深化区域服务,另一方面加速全国重点城市布局,每月的用户和交易量都在高速增长。不过在高越心里,最难以忘怀的还是快方送药的第一单。

快方送药第一单:不止是送药

故事发生在2014年9月3日。那天早上,快方送药app刚刚开发上线,当时用的是线下药店合作模式,这也是现在医药O2O普遍采用的模式。

从早上开始,高越和他的5人团队就守在望京的合作药店里,药店老板也将信将疑的和他们一起,期待快方送药的第一单。整个上午,几个人都各自盯着电脑和手机,但并没有订单产生。

直到下午一点,快方送药的客服电话响了,是从上海打来的。

用户是一位频繁出差的年轻人,此时他正在上海出差,得知在北京的女朋友正感冒发烧,而他却无法陪在她身边。于是,这位年轻人在手机上搜索能送药上门的服务,找到了快方送药,当时这个市场里只有快方送药一家,并且打出了“1小时送药上门”的口号。

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这位年轻人在快方送药下了订单,送货地址是建国门外的外交公寓。

“从我们望京药店到建国门外交公寓大概有10公里,距离并不近,而且还超区,一开始我们还犹豫要不要接。”高越说,“不过很快我们就决定接这一单,因为这是我们的第一单,必须要做,然后商量我们5个人到底谁去送药,最后找了位长得比较帅一点的同事,骑着电动车在1个小时把药品从望京的药店送到了外交公寓。”

高越介绍说,据送药同事回来描述,女孩拿到药品时很意外,也很感动,特地给配送员小费,但高越的同事并没有收。这一单给了高越很大的信心,一是快速送药这件事,能满足年轻人用药需求,有市场基础;二是送药有很多的应用场景;三是这件事能给年轻人带来关爱,值得去做。

市场端很快印证了高越的想法。仅仅一个月,快方送药在望京区域的日订单量就超过了100单,药品销售品类和线下药店完全一致,说明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的购药路径正在从线下转移到快方送药。

做年轻人身边的大白

“从我们平台数据看,目前用户构成基本为城市白领和年轻用户,所购买的药品以显性症状为主:比如清热解毒、感冒发烧、咽喉、咳嗽等等,配送的地址以写字楼办公室居多。”高越说,这些数据反映了一个最常见的用户场景:病症较轻,不至于请假,但会影响工作。

高越说,数据同时也体现城市白领和年轻人的生存状态:生活节奏快,工作压力大,生病时大多都在工作,且身边没人照顾。“这是一个压力化生存的时代,尤其对只身一人在城市打拼的年轻人而言,一个小小的病痛会加剧他们的孤独感。”

这一现状让高越更加笃定快方送药的价值。他希望在年轻人生病需要用药时,快方能第一时间出现在他们的身边,帮其快速恢复健康活力。“快方不止是快速送药,还有陪伴。”高越说,

因此,自今年6月拿到A轮5000万融资之后,快方送药也在布局的广度和深度上快跑,目的是更多、更快地满足年轻人的用药需求。

从区域布局上,快方送药覆盖了北京、上海、杭州、广州、深圳等5个年轻人聚集的一线城市,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养成了“买药上快方”的习惯。

快方送药的“多”和“快”更深层次的做法是,从原先“合作药店”模式升级为“自营药店”模式,突破此前模式造成的瓶颈,将单体药店的订单支撑能力做到比传统药店提高10-15倍。与此同时,进一步完善供应链和配送,提升用户体验。

基于此,快方送药正在计划加速发展,扩大城市覆盖。高越表示,我永远也不会忘记第一单是怎么来的,年轻人也需要快方。“每个打拼的年轻人内心都有一个大白,而我们希望做年轻人身边的大白。”高越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