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平首次回应“王凯歆事件”:用尽洪荒之力劝她,结果大失所望

Vincy Sara 2016-12-02 11:23 新三板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天使投资不仅是盈利,而且是助人为乐的行为,我是今天的活雷锋!”真格基金创始合伙人徐小平如是说道。对于真格基金的2016,徐小平做了年终总结,首度回应了“王凯歆事件”,并表示对于蔡文胜近期对他的抱怨“很生气”。

“凯歆回复我‘我不在乎自己的名声,我只在乎自己的利益’”

徐小平告诉新芽NewSeed,当时看中王凯歆是因为她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做生意了,有创业者的基因。“事后朱波急疯了,他来请求我劝王凯歆,不要跟公关总监闹翻,影响自己和公司的声誉。我跟王凯歆见了一面,这些事你们都不知道,王凯歆给我的回复是‘我不在乎自己的名声,我只在乎自己的利益’。”

徐小平打趣说,他当时可谓用尽“洪荒之力’去劝王凯歆,“结果给我一个argument,什么叫只在乎公司的利益不在乎自己的名声?!我说你傻呀,你的名声就是公司的名声,难道林丹能说,我不在乎自己的名声,我只在乎家庭的名声?看来凯歆还需要时间和挫折去磨练和丰富她的认识。”

他告诉新芽NewSeed,自己曾想效仿硅谷投资教父彼得·蒂尔(Peter Thiel)的“20 under 20”少年创业孵化项目,做个22 under 22。但是目前中国的容错机制还比较差,大家对于年轻人犯错都不太宽容,以致于创业的成本比较高。徐小平表示,作为一个长辈,他不愿意去推卸在王凯歆事件上的责任,但王凯歆的性格还是太倔强,可能跟年龄有关系。

在王凯歆的神奇百货上“栽了跟头”,但纵是如此,徐小平依然认为,创业跟年龄没有关系,他建议大家不要用有色眼镜去看待年轻创业者。

为什么我跟薛蛮子、李开复、雷军一起投的项目都失败了?

对于蔡文胜前阵子“徐小平跟李开复成立的天使会,里面投的项目没有一个是成功的”的说法,徐小平表示,他很生气,因为蔡文胜说的是事实。他还补充说,蔡文胜遗漏了两个人,雷军、薛蛮子也是天使会投委会的成员。

那么,天使会基金有几个最有名的投资人在,为什么还是不成功呢?徐小平表示,这其实是体制问题。他介绍道,简单来说,天使会有13个创始人,一人放了100万进去当会费,它是个俱乐部,不是基金。13个创始人每半年聚一次,每次聚会大家就看几个项目,然后放点钱进去。大概投七八个项目后就不再投了,因为确实没有人负责,没人负责找项目、管项目、追踪后来的发展情况等等。

“哪怕有个年轻人负责,这个天使会基金也会是投资回报最好的基金!但是我们就真是一个公益组织的天使会,一个促进中国天使投资发展、鼓励年轻人创业的一个组织,真没把它当投资基金来做,所以蔡文胜委托我,要为天使会正名。”

这家公司找上门来我怕丢人没敢投,这是我做真格基金唯一的遗憾

徐小平表示,真格基金的原则是,宁可错投一千也不放过一个。“我们见到有希望的项目就投他,一些完全不可能的企业,我们突然就投了,这个时候是我最最自豪、最最兴奋的时候。”但即便如此,真格基金也难免与一些好项目失之交臂。这其中,就包括柔宇科技。

徐小平细致地讲述了他与柔宇科技的往事:

“2012年,秋天,我去硅谷,当时有一个年轻人给我一个名片,他说要做世界上最薄的柔性显示屏。但是就看了他给我的那个产品,看不出有任何激动人心的地方。他跟我讲,他们是6个清华的毕业生,都在斯坦福读了博士,其中有3个在IBM年薪都是几十万美元,他们现在出来要做一个项目,目标就是做世界上最薄的柔性显示器。

我就想,投他吧。但是我一问估值多少,他说是A轮,另外一个清华校友已经投了他,A轮要3000万美金。我一听,A轮的项目这么贵,虽然我是个光荣的天使,但是我丢不起这个人!

也许我当时是嫌他贵,也许是嫌那个柔性显示屏看不出什么东西,最后没投,他们做的就是市值达到200亿的柔宇科技。

最重要的原因是我违反了我自己的投资哲学,你想他们3个人,世界顶级的科学家,中国最优秀的人才,放弃了最好的工作。这种人,3亿美金我也应该投啊。

后来我问了很多朋友,VC也好、PE 也好,他们都说,‘这个人不行啊,将来有风险啊。三星也会做、索尼也会做。’这是废话嘛!天使投资,你只能投人,因为他什么都没有,只有时间能够证明,而时间就在这帮最优秀的创业者手里。”

徐小平表示,这件事是他做真格基金唯一的、真正的遗憾。

我们投的第一个直播项目失败了,而郑刚一个月能在映客上挣4000块

两三年前,真格投了一个从谷歌出来的工程师做的项目“在直播”,但是这个项目最后没有做起来。

徐小平反思说,真格在直播领域是第一个投的,在出行分享领域也是第一个投的,在健身应用领域也是投得最早的,但是最后没有一个项目做得好。他认为,此中的关键是,真格后来没有跟上去,看到行业真正的Winner走出来之后,没有去追。

“因为我们总觉得,我们投的企业就是最好的,我们要支持我们投的创业者。所以就在竞争者崛起、就在我们帮助创业者的时候、梦想着希望他们能走在最前面的时候,与Winner渐行渐远。”

去年10月份,徐小平从飞机场出来,遇到了映客的天使投资人郑刚。郑刚很激动地对他说,“小平,你知道映客吗,我投了。”郑刚当场拿出了手机,告诉徐小平自己一个月能在映客上挣4000块钱。“郑刚长成那样,居然一个月能挣4000块!可见这个东西的生命力有多强。”

当时徐小平想:你用你的映客吧,我有在直播。这种“自恋”,或者对创业者无条件的爱,在现在的徐小平看来是一种错误。他表示,投资人支持创业者的目的,还是要投出行业里的领袖来,还是要追求一万倍;没有一万倍,也要有一百倍的回报,而不是自娱自乐。

“当我们看见竞品,应该严肃地跟创业者对话,去逼迫他们,给他们资源,让他们提升。但是如果真的不行的话,我认为作为投资人,对创业者真正的热爱,是支持行业里最优秀的创业者,跑在前面的、最有希望的创业者。这也是我们自己在不断反思的东西。”

(本文观点整理自徐小平在“2016中国天使投资峰会暨颁奖盛典”的主题演讲及群访)

(来源:新芽NewSeed  Vincy Sara)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属于原作者,不代表清科私募通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