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的拔河:伟大还是死亡仅一线之隔

2016-12-02 11:54 社交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贾跃亭的拔河:伟大还是死亡仅一线之隔

  今天跟大家讨论最近商界特别热门的话题,乐视危机。

  11月2日下午,我参加乐视金融的发布会,结束后发现当天乐视股价大跌,第二天接着跌,两天一共跌了8%。原来10月底,乐视手机一些供应商到乐视办公楼打出横幅,要求解决欠债问题。由此引爆了乐视危机。

  11月5日贾跃亭写了一封信,把乐视问题整个暴露出来。过去乐视也有一些问题,但总体上是裹着的,如果这是一个大气球的话,里面的东西没有漏出来。但这封信好比一根针扎破了气球,里面的气一下子全部漏出来。这封信叫《乐视的海水与火焰:是被巨浪吞没还是把海水煮沸》。什么叫升腾的火焰?指乐视生态战略布局基本完成,影视、体育、互联网金融、汽车、云、电视、手机,以及“平台+内容+终端+应用”的垂直生态模式,基本完成。那为什么又说冰冷的海水呢?因为整个生态战略节奏过快,组织管理能力跟不上,资金面临极大挑战。

  整个11月可以叫做“乐视月”。你看最近有多少新闻,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觉得这对一个企业的杀伤力是非常大的。这是贾跃亭第一次不是用梦想去感召世人,而是用诚恳来打动世人。但是商业世界不相信眼泪,不相信诚恳。当你说出你的危机,说出你的困难,大家反而怀疑,反而认为你可能明天就会倒下。

  我和贾跃亭没有见过面,在微信中有所沟通。事情刚出来,我为了鼓励他,给他发了蒲松龄写的对联,“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贾跃亭的微信封面,是他拥抱一个颠倒的世界的照片。它的含义是非常清楚的,就是要颠覆现存的这种商业,他可能觉得颠倒的世界才是最美丽的世界。

  《财经》杂志的副主编马克写了一篇文章讲乐视的问题,我非常赞同,马克的基本观点就是乐视生态圈不是自然长出来的,而是人工的生态圈。除了乐视影视外,方方面面都在流血,全部都是负现金流,这撑不了多久。创业12年,横跨7个行业,天量的投资全靠输血支撑,在商业历史上没有成功的案例。

贾跃亭的拔河:伟大还是死亡仅一线之隔

  乐视的基本融资模式是什么?它有一个上市公司,外面有一些业务产生的收入,通过关联协议可以注入到上市公司,再利用上市公司的高估值变现、或用上市公司股权去质押贷款,上市公司是根本性的融资平台。此外还有另外的融资,比如天使、A轮、B轮等,但是由于整个摊子实在太大了,入不敷出,盖不了这么多摊子。

  马克也讲到一个细节,当年他们在贾跃亭小小的、很凌乱的办公室采访他,问他为什么做汽车?贾跃亭说你看窗外全是雾霾,如果乐视去做,如果五到十年以后北京街头跑的都是电动汽车,雾霾能够减少一半或者40%,即使乐视做车可能把我们拖死了,甚至把上市公司都拖死了,我们万劫不复,但如果做了这件事情,能极大地推动产业发展,起码我们算举了一面很重要的旗帜。

  这样巨大的梦想,可能要几百亿的资金投入,你有吗?贾跃亭说他个人通过股权抵押、担保,已经投入了100多亿的资金。他说他是中国最穷的CEO,三代八口人,住两百平方米。除此之外他在北京没有别的房产。但是100多亿资金要做一个产业革命意义上的新标杆,那是远远不够的。

  我个人认为乐视有三个问题。

  第一个是管理问题。今天全世界的管理已经到了所谓“实时化管理”的阶段,在这个时点上整个公司的所有环节的数据、挣钱还是不挣钱都清清楚楚。而贾跃亭这封信里显示,他们的管理还是非常粗放的,非常滞后的。对自己的问题、这个问题有多大风险,有很多无知,管理上的鸿沟并没有很好地解决。

  第二个是生态问题。什么是好的生态?《道德经》讲的非常有道理,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比如阿里巴巴这样的公司,它不是刻意地、主观地要发明一个什么东西,而是在用户交易过程中因为信用问题不能解决,所以有了支付宝,后来又发现物流问题解决不了,需要把社会化物流集成在一个数据驱动的平台上,这样就慢慢有了“菜鸟”。生态是自然连接的,是自然联系的,相互之间是不断循环的。但是乐视一些产业之间有什么关联吗?能够一鱼几吃吗?不是的,仍然是相互隔离的,所以并不是真正的生态。

贾跃亭的拔河:伟大还是死亡仅一线之隔

  最后一个,乐视危机为什么爆发?是从供应商欠款爆发的。大量品牌企业总是倚仗自己强势的市场地位,克扣供应商。我定义的商业文明是通过商业方式对人的权利、价值、福祉的实现,商业文明的基石,其实就是人人平等,法人之间平等,尊重每一个人。你的梦想可以让你飞的很远,但是你的翅膀一定会因为基本的商业伦理问题被折断。

  乐视还会不会有未来?今天这个答案很难回答。乐视希望把硬件跟软件、内容、服务有更好的连接,还是非常有意义的。今年1月我去CES的时候有一种非常强烈的感受,中国参展商包装最漂亮的就是乐视的两个展馆,无论是超级电视,还是乐视投资的汽车。当时我跟很多朋友讲中国有N多企业根本就不用去CES,因为太土了,但乐视的形象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通过内容营造一种新形象,去打动别人,增加别人对于商品的购买欲望,这个探索其实也是有意义的。

  今天我觉得有两种力量在拔河,贾跃亭就站在中间。一种力量是梦想的力量,希望的力量,颠覆的力量。如果你更多相信这种力量,应该给乐视更多包容,给乐视更多支持。但是在拔河的另一边,是我们商业社会的基本秩序,是欠债还钱的天经地义,是在管理上出了问题就必须要自己去承担责任的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因果规律。如果我们整个的商业社会更加相信前者,那我认为贾跃亭有救。如果我们更加相信后者,我觉得贾跃亭很可能万劫不复。

  如果要给他一个具体的建议,我希望他去找一个人,就是史玉柱在中国过去这些年的商业过程中,惨败、最后又站起来的人,史玉柱是一个代表。垮掉并不可怕,史玉柱又重新开始,他用挣的钱又把当年盖楼时欠别人的钱都还掉了,他最终遵循了天经地义的那些商业伦理。如果贾跃亭去跟史玉柱做一些交流,可能他会用一些新的方法来告诉这个社会,他会遵从一个什么样的契约,他会怎样要求大家支持他的梦想。

  贾跃亭就站在这样一个双边拔河的正中间,我相信这种撕心裂肺、百身莫赎的痛苦感,可能只有他自己能够体会。因此我想,我们可以去指责乐视,我们可以去批评乐视,但是在内心深处我还是对他们有一些温暖的善意,希望乐视能够跃过这个苦难,能够赢得它的新生。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