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资本“韩国行”: 朴槿惠坏了一盘好生意 中国VC沦落到济州岛“炒地皮”

刘全 2016-12-02 15:56 新三板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台上,一位韩国创业者操着蹩脚的普通话,吃力地介绍着项目,台下,坐着的是一群深圳本土投资人。11月25日,一场小型的韩国创新科技项目路演在深圳南山软件基地举行。粗略一算,这是园区内近一个月内的第九场韩国专场路演。这些千里迢迢赶来的韩国创业者,希望打动中国的投资人,满载而归。

自从2015年5月,马云到访韩国,刮起一股旋风,席卷当地创业圈。仿佛一夜之间,“中国资本”,成了韩国创业者眼中的“新金矿”。

进入2016年,中国资本掀起了“出海潮”,而一水之隔的韩国也成了不少机构、企业的目标。今年以来,中国资本加快涌入韩国,投资了一大批当地企业。这里有一份数据:

1月,德同资本投资了教育企业Smartstudy,这是继去年11月投资韩国电子商务企业B2LINK之后再一次出手。

3月8日,韩国NHN娱乐公布,其持有的网游公司Webzen全部股权转让给中国掌趣全资子公司泛游(香港)有限公司,这笔投资金额达2千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0.77亿元),掌趣一跃成为Webzen的第二大股东。

4月,韩国外卖APP“外卖民族”的运营商“优雅兄弟”得到高瓴资本集团570亿韩元(约合人民币3.16亿元)的投资。

……

中国资本“漂洋过海”选择韩国,并非偶然。近年来,韩国已进入服务产业发展阶段,中国正向服务产业阶段转型,两国具有互补关系。与此同时,中国投资机构、企业对韩国表现出浓厚的投资兴趣,而韩国官方和企业界对中国资本的接受度也在提高。在这一背景下,一个中资“联姻”韩企的新时期正在到来。

“漂洋过海”到韩国

实际上,在2016年之前,韩国早已经成为中国资本出海的重要目的地之一。

一份彭博汇编的数据显示,2015年以来,中国资本对韩国企业并购及股权投资规模较2014年同期激增119%,达到了创纪录的19亿美元,且继续呈增势。

研究机构韩国2万企业研究所在最近的一份调查报告中指出,中国资本在韩国企业中的身影到处可见。其中在韩国2041家上市企业中,有50家有中国(包括香港)股东、且持股比例超过5%,一年前这一数字还仅为25家。

而投资界拿到的一份数据显示:

2011年至2015年9月,中国资本共对韩国25家上市公司和7家非上市公司进行投资,总计投资额为29606亿韩元(约合162亿元人民币),其中80%为2013年后投资。

2010年股权投资占比为79.3%,企业并购投资占比16.4%;2014年并购案例大幅增加,投资占比达到47.1%;2015年中国资本对韩国企业收购和股权投资案例共21件,比2014年的9件有大幅增加。

总的来看,中国资本进入韩国主要有两种途径,一是股权投资,二是企业并购。而中国资本之所以青睐韩企,主要基于两点:一方面中韩两国文化相近,且在技术层面韩企更具优势;另一方面则缘于韩企的企业价值相对较低。对于韩企而言,中国资本的流入不仅可以规避韩国国内的限制,而且可以摆脱本国市场的局限。

另外,相对国内,韩国吸引VC投资,还有其客观原因。韩国VC公司KTBNetwork的主管合伙人Amy Yeh说:中国公司现有的估值,“韩国市场是理解不了的”。而相对中国相对阻塞的退出市场,“韩国有相对通畅的上市通道”。

虽然如此,但整个VC行业在对韩投资中都只是少数派。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李家庆曾表示,无论是投资额度还是投资数量,对韩投资大概只占到总数的不到三成。相对于对美国、以色列等海外市场的青睐,韩国市场还只是少数VC的目标。

多点布局 主攻娱乐业

中国资本进入韩国,主要集中在服务业,其中在电子游戏、娱乐为代表的文化产业,化妆品、服饰为代表的消费品行业,电子技术、医疗保健、金融等领域尤为明显。“韩流”作为韩国最强有力的输出品,自然成了中国资本的首要“猎物”。

此前,腾讯和微影时代将分别向YG娱乐注资3000万美金和5500万美金,获得4.5 %与8.2%的控股权;阿里巴巴以355 亿韩元(约1.95 亿人民币)增资SM娱乐;另外,中国华谊嘉信使用自有资金241.5亿韩元(约人民币1.1797亿元),认购韩星金贤珠所属经纪公司SIGNAL娱乐集团发行的新股,成为SIGNAL娱乐的最大股东……包括万达、搜狐、华策等中国知名的影视和互联网公司纷纷向韩国进军。

根据韩国西江大学的研究显示,从2014年9月开始,中国公司向韩国30多家企业投资了约3万亿韩币(约164亿人民币)。其中,17家企业集中在游戏、网络和影视娱乐领域;8,119亿韩币投资给了11家游戏和网络公司,1,386亿韩币投资给了6家娱乐公司。

从文化切入,在现阶段是最容易看到效果的。三星资产应用和现代证券分析说,这是中国寻求经济结构调整的一个缩影:脱离从重工业主导、向消费转型。而韩国的消费发展阶段领先中国差不多10年,相对更超前的日本,韩国更容易与中国市场对接。

对韩国游戏公司来说,中国资本也曾是“救世主”。

盛大游戏在2004年收购了韩国Actoz Soft公司的经营权,由这家公司开发的游戏《传奇》在玩家当中享有很好的口碑。并购之后,盛大游戏以51.1%的股份稳居第一大股东的宝座。另外,游戏公司“37游戏”在2014年年末通过控股子公司ENP Games收购了在线游戏《惊天动地》的开发商ESTSoft Crop.5.18%的股份,一跃成为其第二大股东。

以腾讯为例,从2006年到2014年间,共向15家韩国游戏商进行大手笔投资,特别是2014年,收购韩国Netmarb公司价值5亿美元股份,创下中国资本投资韩国游戏市场的最大额纪录。

然而在2014年后,腾讯就再没有收购韩国游戏企业。有分析认为,中国资本离开韩国游戏市场是因为中国游戏开发商的技术水平已基本赶超韩国,相反,韩国游戏产业却陷入低谷。不少韩国手机游戏开发商效仿成功案例,纷纷推出大同小异的游戏,受到韩国玩家冷待。韩国游戏市场信心不再,投资自然萎缩。

VC沦落到“炒地皮”

对于中国资本来说,韩国另一“吸金点”是房地产,曾一度吸引了不少中国VC前来“炒地皮”。

近年来,中国资本大举进军韩国房地产,其中以济州岛最甚。韩国济州发展研究院(JDI)统计的数据显示,2010年以后中国资本在济州地区的投资激增。2010年至2015年6月期间投资规模超过50亿韩元的项目共计14件,总投资规模达到37965亿韩元。从数量来看,占外商投资项目的66.7%。从规模上看,占到外商投资的44.9%。

而席卷了整个济州岛房地产市场后,中国资本又开始进军首尔与首都圈。

今年10月12日,首尔市发布数据称,中国人所持的首尔土地从2014年年末的2113块地皮(133479㎡)增长至今年上半年的4139块地皮(171614㎡)。地皮数量增长了96%,面积增长了29%。

此前,中国人在首尔的房地产投资主要以朝鲜族与华侨聚集的地区为中心开展。然而,近期除仁川的永宗岛、松岛以外,中国资本开始进入韩国房地产的核心地带——首尔市江南的高级住宅市场。

需要指出的是,投资房地产的中国资本主要集中在租赁业、住宿业等基础项目。以济州岛为例,中国资本共投资了111家企业,其中房地产租赁业占到了43%。外商保有的济州土地中,从面积上看,中国人占到了41.7%。从投资规模来看,中国人占据了67.7%。随着中国资本的涌入拉动了对建材的需求,韩国业界普遍认为济州的建筑业将迎来发展小高峰。

但另一方面,韩国业界担心中国资本的涌入会导致地价飙升。韩国曾在一份报告中提到,中国人在济州的土地占有率越高,济州地区的房价就会越高,因此韩国人对中国资本越来越忌惮。

“出海”并非一帆风顺

不得不提,韩国对待中国资本一直存在着一股“矛盾”心理。

尽管韩国出台了大力吸引外资的政策,但从操作层面看却存在着不少客观障碍。比如:部分产业领域的壁垒和门槛很高,外资企业很难进入,韩国政府对高端技术保护十分在意,民众的“国货意识”普遍很强,韩国还有着强大的工会组织等等.....这些都对中国资本对韩直接投资形成了无形的阻碍。

另外,随着中国资本的攻势日渐强化,韩国内的担忧声也越来越大。有人担心此举会导致韩国技术和人力遭窃取。韩国娱乐行业不少人担心韩国成为“第二个台湾”。韩国业界相关人士说,台湾曾像韩国一样,文化产业发达,但在中国资本的蚕食下,积累了数十年的经验和人才都被挖走。

除此之外,融合也是中国资本“入韩”的一大问题。韩国方面担忧,双龙汽车的命运会否重演?2004年,上汽收购韩国双龙汽车,但结果却是上汽在5年后撤出韩国,双龙汽车也被卖给了印度的马恒达集团。当时的外界评论是:相对于上汽集团,马恒达更重视韩国实际情况,也更善于内部沟通。

但最为致命的,还是政治上的风险。

今年9月,韩国不顾中俄等国明确反对,宣布将在韩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中韩两国关系随即“遇冷” 。接着,一则史上最严厉的“限韩令”悄然流传。受其影响,CJ、SM、JYP、YG这四大韩国娱乐公司总市值下降了3615亿韩元(21.5亿人民币),韩国娱乐业遭受打击。当然,背后的中国资本恐怕也难以幸免。

现在,“漂洋过海”的中国投资人最担心的是韩国政局。11月29日,深陷“闺蜜干政”的漩涡,韩国总统朴槿惠再次发表国民讲话,称将把总统任期相关问题交给国会和朝野两党决定,将遵守相应规定,辞去总统职务,放下一切。这一重磅消息令不少已经布局韩国的投资人心头一紧。回想年初,赴韩国投资升温,但如今,韩国政坛动荡,社会不安,政策未明,这一系列未知的因素无疑给投资韩国的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

(来源:投资界 刘全)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属于原作者,不代表清科私募通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