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飞凡CEO离职,窥见万达网络科技的野心勃勃

2017-02-16 01:20 移动互联网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一个企业在遇到高管离职等大的管理者结构变动时,外界往往都会持悲观的态度,表达对该企业发展的忧虑。以飞凡为例,这个被王健林寄予拓展互联网市场厚望的公司,近期第三位CEO离任,让不少业内人士质疑万达在做电商是否具有天赋,甚至有人认为,飞凡的三易其主也侧面代表了实体零售与互联网融合的难度。

  不过就在近日,万达网络科技集团总裁曲德君就飞凡CEO离职一事做了正面回应,澄清了此事对飞凡以及万达网络科技集团的影响,重要信息有两点:

  1、 万达从没说过要做电商:这里指的“电商”应该是我们通常理解的BtoC网络购物平台,而万达从一开始要做的“电商”的确不是这个套路,从第一任CEO龚义涛做的事情就可以考证。最初,王健林为万达电商定的调子是O2O,即确立了以线下为主,用互联网和电商的方法,帮助线下运营,以实现商业地产保值增值的目标;到了“腾百万”时期,飞凡网的上线,万达电商探索全新的O2O商业模式的定位更加明确,只是因为当时万达想做的“线下与互联网融合”的模式比较新,与主流的线上融合线下的O2O“逆行”,因此出现了不少质疑声,不少人用传统电商的观念拷问万达电商的模式;到了2015年7月,随着飞凡开放平台的上线,智慧购物中心模式探索成功,“实体商业+互联网”的定位逐渐清晰,“万达电商”的称呼已经彻底成为过去,飞凡或者飞凡开放平台成为万达网络科技的代名词;2016年,线上线下融合、新零售、实体+互联网概念盛行,实体零售对互联网转型需求也愈加强烈,万达的“实体+互联网”模式迎来发展机遇的风口,万达网络科技集团顺势成立,成为国内唯一的“实体+互联网”模式企业,飞凡成为万达网络科技集团的一个子版块,负责网络科技产品的设计、研发和运营。

  如此梳理下来,大家就知道,此电商非彼电商,万达所做的其实是基于线下打造的互联网场景服务平台,如果拿传统电商的思维去认知万达的这套模式,势必会产生误读或者错读。

  2、 飞凡只是网络科技集团的一个板块:曲德君在接受媒体专访时说,“飞凡原来是金融集团下属的子公司,现在也只是万达网络科技集团一个版块而已。”言下之意就是,飞凡CEO的离职对万达网络科技的发展影响并没有媒体之前描述的那样“危言耸听”。从万达网络科技集团的组织架构也可以清楚的看到,万达网络科技集团总裁是万达集团的重臣之一曲德君,副总裁则是去年年底招揽的几位高手,其中包括,网络集团副总裁兼首席运营官(COO)刘允,曾任谷歌全球副总裁;集团副总裁兼首席技术官(CTO)杨晓松,曾任微软互联网工程院副院长;集团副总裁徐辉,曾任微软大中华区副总裁,分管集团商业拓展事业群。

  目前万达网络科技集团新的高管团队配备可谓豪华,曲德君自不必说,为万达屡立战功,经验颇丰,其他三人也均是既有传统商业的历练,又有着IT及互联网背景,对万达网络科技集团和飞凡要走的“实体+互联网”模式可以提供有价值的战略决策。

  两个信息点对飞凡以及万达网络科技集团有了清楚的界定,时至今日,飞凡CEO离职的热议已经过去,我们不如把目光放在2017年实体与互联网融合之上,窥一窥随着2016年马云提出新零售之后,万达在“实体+互联网”的路上多了哪些竞争对手。

  阿里的“新零售”:自马云在2016年底提出新零售概念后,阿里在“新零售”板块的资本布局就开始密集出牌,从私有化银泰,到入股苏宁云商、三江购物、日日顺,从支付宝口碑日到购物中心AR红包等,无一不在昭示着阿里对于掌控线下的野心。如今仅凭阿里擅长的互联网技术和营销手段,帮助线下实体获得更大的客流量,就足以给飞凡带来一些压力。

  往大点说,马云眼中的“新零售”是这样的:从2017年起,阿里巴巴将不再提电子商务,纯电商时代会很快结束,必须打造新零售,让线上、线下与物流结合,将物流公司从“比谁做得更快”向“消灭库存,让企业库存降到零”转变。马云认为,由于零售业发生变化,未来的制造业将从B2C彻底走向C2B,即按需定制,注重智慧化、个性化、定制化。换句话说,阿里的“新零售”可以理解为全渠道,但不止于全渠道,但要看的更清晰,需要马云尽快拿出一些“案例”出来。

  便利店的形态创新:近些日,由前去哪网创始人庄晨超投资的,带有互联网模式的“便利蜂”在业内声名远播,《界面》曾经报道过,便利蜂区别于其他便利店的有以下4点功能:会员支付、会员自助购物、预定自提、配送到家。最大的区别在于结算支付流程的优化,以及自主实现O2O闭环。且不论这种模式是否可以为便利店带来多大的流量和销量,但也算是典型的线上与线下融合的新零售模式。

  电商们的线下渠道建设:京东投资永辉超市后,打算在北京开两家线上线下融合的新业态店,充分发挥京东的物流优势和永辉在商超和线下渠道的资源。

  另外,苏宁今年也提出了要新开1000家苏宁易购直营店,雷军也设定了小米三年内将开1000家零售店的目标。

  简单一梳理,2017年“新零售”概念的商业形态就已经如雨后春笋,那么,万达的“实体+互联网”模式竞争优势到底在哪呢?

  万达的“实体+互联网”模式:无疑,万达是早期提出实体与互联网融合的企业,也已经在这条新模式道路上探索了5年,因此,万达的“实体+互联网”模式较前两种更加清晰且落地。据曲德君透露,目前万达网络科技集团的核心定位是“实体+互联网”,旗下有智慧生活开放平台、飞凡通、新金融、新征信、数字权益平台、全球招商平台等多个业务线,包括飞凡信息、快钱支付、网络信贷、征信、海鼎、迈外迪、ETCP等一系列公司。“网络集团的‘野心’很大,想要运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技术,整合零售餐饮、影视娱乐、医疗健康、公共服务以及网络金融服务等资源,打造全球唯一的‘实体+互联网’全生态智慧开放平台。”曲德君说。如此看来,万达做的不仅仅是新零售,而是整个实体的互联网融合生态,不仅给B 端的实体商业用户提供互联网解决方案,也为C端消费者构建智慧生活场景,提升线下消费体验。

  其中,飞凡开放平台的核心业务包括线下智慧场景,即通过一系列的智能硬件和软件,以及智慧场景,将智能产品线上线下连接打通。其次是“飞凡通”,它集支付、出行、城市服务、便民生活等多项功能于一体,帮助实体构建全方位的生活空间生态圈,来连接线上线下的生活场景,串联所有用户的消费行为,为用户提供安全、快捷的智慧生活体验。再次是网络金融,它依托飞凡开放平台的大数据,为B端和C端用户提供一系列基于应用场景的互联网金融服务,包括信贷、理财和投资业务等。

  此外,数字权益平台将会对传统商业模式的积分、优惠券等数字交易模式进行优化,使商家和消费者能够借助这个平台实现积分的交易、互流,在消费者得到积分等权益的同时,也保障商家发出的权益和收回来的永远是均衡的,也能够给商家带来更多新的、活跃的用户和有价值的会员。全球招商平台则是通过大数据提高大型商业项目和品牌的招商与入驻的效率。

  单从这三大开放平台的功能来看,万达网络科技集团就已基本从招商到运营再到消费体验都为实体商家提供了完备的互联网技术和产品,以此可以看出,万达对实体商业的了解和需求的把握更胜于阿里和其他企业。按照王健林的说法,万达的“实体+互联网”开放平台模式在国内外都是全新的模式。如果这套模式被实体广泛运用,或许真的可以让实体“脱胎换骨”。

  不过,在国内看短期成效不看长期过程的商业环境下,万达网络科技集团的这一模式瞄准体量大、转型见效慢的大型商业项目以及实体产业,步伐难免重了一些,待到线下实体出现越来越多的新零售形态,至少在舆论上,万达的压力也会不小。

  飞凡CEO的离职也许只是万达内部管理架构的正常调整,但由此看到的万达在实体+互联网上的勃勃野心才更加“可怕”。2017年,传统电商进入发展的下行轨迹,线下和实体成为企业寻求商机的新沃土,各种以线下为根据地的商业形态必将会层出不穷,到时候,围绕线下实体导演的“互联网+”、“+互联网”大戏一定会精彩万分。

  刘旷,微信公众号:liukuang110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