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彦宏的荒野求生

2017-02-19 21:30 移动互联网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文 | 阑夕

  李彦宏终于兑现了他曾许下的承诺,和贝尔·格里尔斯同台竞技,穿越高原和沼泽,谋求一线生机。

  这档真人秀节目不是贝尔赖以成名的《荒野求生》,而是他脱离美国探索频道自主企划的《越野千里》,李彦宏是继韩庚、傅园慧之后的第三个中国嘉宾。

  据说李彦宏在拍摄结束之后的次日,面对同桌的下属和同事,他「就像一个话痨那样」回忆白天那段不可思议的旅程,连续说了十几句「真的太臭了」,其他人直到看到样片之后,才知道老板竟然真的和贝尔一起徒手将死掉的牦牛割下皮毛、掏干内脏并最后要「穿」在身上当作外套保暖。

  在将百度的实权交给明星级的职业经理人陆奇之后,作为百度的创始人,李彦宏似乎想要试着重新开始向外部世界做出自我介绍,告别过去的那张完美脸谱。

  而这也是属于李彦宏独自一人的荒野求生,既没有驰骋商界的风云际会,也不复莳花弄草的寡欲闲心,就像百度这家公司的境遇,只有打破常规,才有生存之道。

  即使是对于李彦宏最为尖锐的批评,也少有将其视作一个「坏人」的声音,倒是他的成长环境反复被人提及——他是家里唯一的男孩,上面还有三个姐姐——于是人设显得柔软有余而凶狠不足。

  他所创办的百度,亦成一家能在顺境之中征战四方杀伐决断、却在逆境面前显得有些措手不及公司。

  贝尔·格里尔斯,则是一个和李彦宏完全不同——在某种意义上——甚至是截然相反的镜中之人。

  这个比李彦宏还要小上六岁的前英国第21空降特勤团特种兵曾在一次跳伞事故中摔断三个肋骨,却仅仅时隔一年就启动了珠穆朗玛峰的登顶行动,并成为英国史上最年轻的珠峰征服者。

  贝尔在其自传里反复强调激发本能的重要性,其价值不止在于坚持胜利,也在于承受挫败。

  在贝尔参与登顶珠峰的那支队伍里,有一名队员遇到危险,不得不中止行动。而在这种所有人都名垂一线的极限登山运动里,不成文的规则就是「自负责任」,人与人之间没有太多的救援义务,因为很容易导致全员失控和扩大伤亡。

  这名队员在把自己脸上结满的冰全都打碎之后,在一只眼睛彻底失明、另一只眼睛也无发远视的情况下,浑身是伤的向下撤营地方向爬行,在不知用了多少时间之后,他发现营地帐篷就在眼前,并联系到了救援团队。

  贝尔在书里说道:「逆境是唤醒人体本能的最好时机,有着冠军潜质的人,永远不会被消极情绪控制。

  这大概也是李彦宏想要和这个「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男人」一起录制节目的初衷,尺有所短,寸有所长。

  纵观「BAT」的历史,盛必虑衰的时刻从未缺席,腾讯在遭受360的挑战之后恍然发现自己原来早成行业公敌就此孤立无援,阿里强推淘宝商城(而今天猫的前身)被中小卖家上演围城大战一夜声名跌至冰点,而当这个时刻终于轮到百度时,它的应对要艰难得多。

  有的时候,李彦宏需要服从公关部门的管理,不能自作主张的对外发表意见,他内心不忿,却也不表现出来,悄悄的拿自己的百度帐号去贴吧里发帖,颇有任性的意味。

  只是泰山压顶,在水逆之年过去之后,百度总是处于一种被「以下克上」的舆论当中,包括因为游戏业绩而在市盈率上狂飙的网易和志在内容分发领域撞上百度的今日头条,都在精巧设计的选题下成为追赶百度的银牌选手。

  任何企业家,都很难忽视和放任这种「规格」下降的情况。

  反倒是真正意义上的对手、市值高达5700亿美元的Google,间接但强有力的帮助百度扳回一局。

  在Google的2016年年度报告中,Google坦言百度构成了其在搜索引擎和信息服务方向的竞争,后者属于「特别是与那些致力于将用户与在线信息联系起来并为他们提供相关广告的公司」之列,也是Google难以高枕无忧的心腹之患。

  当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公司依然视你为劲敌,你在压力剧增的同时,也应当兴奋于这种认同。

  而选择倾力投入人工智能,恐怕也是百度的一次抉择时刻,科技公司当然可以通过解决外卖需求改变世界,但是如果只有这个而无自揽想象力的勇气,那么它也永远无法通过赋予期待替换批评。

  在接受采访回应为何要和贝尔一起出演「荒野猎人」时,李彦宏依然强调这场合作让他感到「有趣」和「好玩」,是人生不可多得的历练。

  或者说,这样的形象升级——包括他对公司的最近几轮调整——在结果上使得百度摒弃刻舟求剑,为自己锚定的一个不同以往的浮标,这家公司的四万多名员工,都需要看清这个浮标。

  而在看了李彦宏和贝尔·格里尔斯的生存节目之后,我想起的是《跑步圣经》的作者、心脏科医师的乔治·西恩讲过的一句话:「开始,我们很难理解对于一个跑者来说,跑步不是为了去击败其他对手。可到最后我们会学到一点——你所要击败的其实是你内心让你放弃跑步的那个小小的声音。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