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业竞争需从规模转向质量

2017-02-21 08:40 社交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国家邮政局近日发布了《快递业发展“十三五”规划》(以下简称《规划》),其总体目标是,到2020年,基本建成普惠城乡、技术先进、服务优质、安全高效、绿色节能的快递服务体系,形成覆盖全国、联通国际的服务网络。同时,全行业累计新增就业岗位100万个,年服务用户超过1000亿人次,年行业收入超过1万亿元,支撑网络零售交易规模突破10万亿元。

  从《规划》的出台可以看出,政府正在以“鞭打快牛”的方法对快递业的发展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事实上,在国民经济行业分类中,快递业可谓是近来发展最快的产业之一,2016年中国快递行业发送包裹数量超过311.8亿件,连续六年增速超过50%,营业收入达3974亿元,而市场规模早在2014年就已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

  快递业与人民生活紧密相关,目前人均快递年使用量达到22件,日均服务用户超过1.2亿人次,快递已融入生产、流通和消费等各个环节,特别是电商行业十多年来的高速增长更是带动了快递业的协同增长,快递业成为连接电商与消费者最直接的渠道和桥梁。

  然而每到春节前后,就会因百万计的快递员放假而导致大多数快递企业暂停服务,快递件大量积压,包裹堆积如山。今年自然也不例外,而圆通、申通更是出现了多个网点“停工”、“倒闭”事件。值得注意的是,春节过后,许多快递小哥并没有回到“原单位”加班加点处理春节期间积压的快递包裹,而是转行成了外卖送餐员,劳动密集型的快递业出现了严重的用工荒。

  其实,任何行业在经历了如此长时间、高比例的快速增长后,必然会带来行业整体管理能力的严重失衡。目前,在其他服务型行业中,具有竞争优势的服务企业大多都能在春节这个消费旺季维持营业,其原因主要是,这些行业企业对员工有很好的管控能力,抛开重大节假日的激励机制,从业员工也有在春节等重大节日工作的心理准备。

  目前,只有顺丰尚可保持春节期间以最低运行模式维持基本运营,其他“三通一达”和规模更小的快递企业则干脆休业大吉,这主要是因为,快递行业员工流动性极大,因此快递企业与员工的黏结度相对较低。特别是快递行业同质化竞争严重,业务增长乏力,不得不依靠成本与价格取胜,而过重的劳动强度、过长的劳动时间、过严的考核压力和并不高的薪酬和激励制度,使得快递企业员工对岗位的忠诚度和依赖度处于较低水平。

  据统计,快递小哥每天平均派件量达到10至150件/天,如果是“双11”或者“6.18”这样的电商促销日,派件量甚至超过200件/天,平均工作时间则为8至12小时,收入基本在2000元至6000元之间。同时从员工来源来看,80%的快递小哥来自农村,且快递多数为进城后的第一份工作,职业化思维训练不足,导致离职率较高,其中40.2%的快递小哥任职不到一年,仅有15.6%的员工能够任职满三年。

  然而即便是在春节期间,京东物流和顺丰快递还是做到了“春节不打烊”,并实现了“春节捞金”的预期目标。京东CEO刘强东的解释是,京东持续实施了“员工关怀”。他认为,目前绝大多数快递企业在用工方面存在不规范行为。而顺丰总裁王卫去年年初就曾为被打的快递小哥站台,也体现了顺丰对企业20万底层员工的人文关怀和企业文化。

  在我看来,快递业今年春节后之所以出现全行业用工荒现象,其深层次的原因是产业结构及运营模式所造成的。

  快递业绝大比例市场份额依赖于电商,但也恰恰是快递业的质量制约着网络零售的快速发展。正是由于中国传统流通渠道起步晚、层次低,特别是信誉差,使得网络零售市场异军突起,而在阿里巴巴、京东商城等电商的带领下,中国成为全球最大且高速增长的流通消费市场。据商务部统计,2016年网络零售交易额达5.16万亿元,同比增长26.2%,其中实物商品网络零售交易额为4.2万亿元,占同期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12.5%以上,不仅成为新的消费驱动力,由网络零售产生的电商物流也直接带动了快递业务量的跨越式增长。

  不过,由于快递业同质竞争加剧,导致要素成本攀升而经营利润下降,结构性风险加大。过去一年,快递业企业纷纷感受到了这种竞争的压力,转而投向资本市场以补充企业的竞争实力,但如果“资本+快递”模式无法在转型升级、提质增效上获得成效的话,未来快递业全行业也将无法解决用工荒的困境。

  而在企业运营方面,多数快递企业为急速扩展市场份额而实施的加盟方式带来了风险。加盟制虽然为一些快递企业的市场拓展起到了一定的助推作用,却难以以企业核心标准收回经营控制权,未来几年,这些快递企业必将面临加盟商“离心离德”所带来的经营风险。正是因为看到了这一点,曾经以加盟方式急速扩张市场的顺丰,当达到预定规模目标后,就开始以旗舰店为龙头收回加盟店的管理权,以提高服务质量和企业核心优势。

  国际上,引领全球的亚马逊物流已经完全压制并削弱了UPS、FedEx等传统快递企业的市场;而在国内,仅从员工岗位的依赖度出发,京东、阿里等电商的自建物流就会给顺丰、“三通一达”等快递企业带来压力,而让快递小哥成为终身员工,或是一条解决用工荒的有效路径。

  显然,现在的快递业已从数量和规模竞争转向了质量竞争,而《规划》也为快递业给出了目标,那就是“积极打造‘快递航母’,形成3到4家年业务量超百亿件或年业务收入超千亿元的快递企业集团”。目前,阿里旗下菜鸟网络依托大数据,构建起了“天、地、人”直接接轨的全物流智能骨干网络平台;京东则在自建物流基础上加强与快递企业合作,并获取了国家快递牌照,以弥补“三通一达”的市场空缺。

  (作者为清华大学工程管理硕士教育中心执行主任,博导)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