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简史:从办公室发展史看众创空间的未来

纳什空间 2017-02-23 10:42 众创空间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办公室这一今天司空见惯的东西并非一开始就有,而是伴随着社会经济的不断升级而产生的。整个世界的近现代史,更是与办公室的发展有着紧密的关联。办公室这小小的一方空间内,也经常有着鲜明的时代印记,反应着当时的社会、经济和文化特征。

今天纳什空间就带着大家撸一撸办公空间的历史,从而更深刻地理解今天的办公空间所蕴藏的人文内涵。

个人办公空间和办公家具的产生

提起办公室的产生,可以追溯到欧洲的中世纪,当时具有很高社会地位的修道士可算是办公室的发明者,每天教堂里的钟声就相当于这些神职人员的“上班打卡”。所以,办公室最初具有着很高的文化光环,不是普通老百姓可以随便享用的:

办公室的另一个使用群体就是公证人了。所谓的公证人,在当时的社会中扮演着多重角色——检察官、税捐代收人、律师、生意人,甚至是银行家:

个人办公空间的发展,也带动了个人办公家具的发展。这是1789年的一台办公桌,这台办公桌的配置不可谓不拉轰,材质为红木,顶盖可滑动,台面是皮质的且可抽动:

有创意的办公者当然也会选择自己开脑洞设计办公家具。这是美国第三任总统杰斐逊为自己设计的一套办公桌椅,看起来很舒服的样子,但为什么会让人联想到坐老虎凳呢(黑人问号脸):

真正奇诡的还要属拿破仑在战场上使用的便携式滚筒型桌椅,由Giovanni Socchi 在1810年设计。这套桌椅完全打开时就成为了一个完整的工作站,不仅有台面、写字板、座椅,下面更设计有侧架来增加放置文件的空间:

还值得一提的是,那时候已经出现了会议桌。下图是1799年拿破仑在意大利Malmaison的办公室兼图书馆,最前边被几把椅子包围的就是会议桌了:

可升降座椅在当时也已经产生,在普鲁士威廉二世的多功能办公室中,就有一把可调节高度的座椅,并且用了马鞍型的软垫,今天看起来好像也很智能的样子:

最了不起的还要属英国维多利亚女王了,她在印度乘坐的火车上配置了一间可移动的办公室,移动办公的概念那时候已经产生了,真是细思极恐:

想来,那个时候,中国的统治者们还在乘坐着马车出巡吧。

泰勒科学管理时代的办公室

第一次工业革命后,随着工厂的发展壮大,如何管理工人,提高他们的生产效率成为了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于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泰勒的科学管理理论应运而生。

泰勒的科学管理理论强调秩序、阶级组织、监督及群众利益。这种所谓的科学式管理其实是把人视作了生产线的螺丝钉,这一点从当时的办公环境中就可以明显感受得到:

当时的一个卷雪茄的工厂,工人们时时刻刻在监督下劳作:

为了提高工作热情和效率,有些工厂每天都有一位念新闻和说故事的人来娱乐大家:

这是1900年,应用泰勒理论的典型办公室环境,闭塞而压抑,一切以效率为上:

19世纪末的女打字员,可谓是白领的雏形,但她们的工作是非常程式化的,每小时都被作出规定,要打多少个字才算合格,机械而重复的劳作,让人完全没有自由感:

这是1960年英国喜剧片《叛徒》当中的一幕,讽刺了在办公室上班的职员像机器一样,就连使用计算机的角度都完全一致,看后让人唏嘘:

1967年的法国电影《Payment》,用超现实的手法讽刺了这种让人失去自我的办公文化。在这个场景中,Hulot先生在由一个个完全相同的独立工作单元组成的迷宫中茫然地寻找着某人,人们对这种工作方式的反感可见一斑:

如何提升效率是那个时代的人们绞尽脑汁思考的问题,为此也开了不少脑洞,比如这个轨道式的滑动椅,可以自由平行移动,以此提高效率:

泰勒的科学管理理论对当时的社会造成了深远的影响,极大提升了生产效率。但其压榨工人,把人完全当成机器零部件的非人性化管理方式,也受到后世的诟病。其实直到现在,很多公司还在部分延续着泰勒的科学管理方式,却不知,时代在变,当时以为科学的,现在早已不再科学。

写字楼—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分离

随着工业革命的不断深化,催生了一大批脑力劳动者,于是,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逐渐分离。

说起写字楼,莱特堪称是先驱式的代表人物。这是美国现代主义大师赖特在1904年设计的拉金大楼,大楼的主人拉金兄弟是邮购业务的发明者。这栋办公大楼一建成,就成了当时代表泰勒理论最先进的大楼。

在这栋建筑里,赖特创造了一个有别于以往的,有自然采光和中央空调的开放式办公空间,四个或六个员工可以同时坐在一张工作台前工作:

拉金大楼里还有不少当时最先进的办公家具,比如下面这把看起来很熟悉的椅子,采用的就是十字爪型的支撑脚,下面甚至还使用了万向轮,它的设计者也是莱特,可谓奠定了现代办公座椅的基石:

写字楼的产生虽然也是为了提升职工的工作效率,是社会化分工日益精细的产物,但已经不像工厂那般充满着对工人的残酷压榨,相比而言已经人性化了很多。

写字楼的另一个贡献是,催生了大量个人办公室的产生,体力劳动者和脑力劳动者分离以后,管理者和执行者也逐渐进行着分离。个人办公室其实是办公室阶级的象征:

个人办公室的发展,也催生了私人秘书的产生。这是1940年的油画《夜晚的办公室》,老板仍在处理公事,秘书因为没有办法下班而表现出一脸无奈:

当年的大美女玛丽莲·梦露在电影《家乡的故事》中,也扮演了一个专心、高效的职工:


现代办公文化中的自由、开放和平等

随着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的开放,办公形态也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曾经主张效率至上的传统办公形式也已经无法满足时代的需要。于是,开放式的办公空间产生。

这是1960年德国办公家具制造商Schnelle兄弟创造的开放式的办公空间:

开放式办公空间的家具布置不再有明显的位序感,阶级的概念在这个空间中被最大限度模糊,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时德国民众的社会主义理想:

到了21世纪,在开放式办公空间的基础上,其升级版联合办公空间也顺时而生,众多公司处在一个共享的空间中,让员工更开放、更自由、更平等地进行工作和沟通,压抑感被最大程度释放:

▲图为纳什空间望京联合办公区的开放工位,此处曾为纳什空间总部所在地,正在招租中

▲图为纳什空间石景山联合办公区的开放休闲区,入驻企业的员工可以在此处聊天喝

▲图为纳什空间博泰国际联合办公区内的工位和沙发,处处显示着平等和自由

在新时代的办公理念中,办公空间不再仅仅是一个空间。我们会期望着在这一方空间内创造更多的可能性。联合办公空间让我们在工作中拓展人脉、加快学习速度、增加灵感来源,而且比在格子间里可以获得更大的控制权。

在纳什空间的理念中,工作从来不仅仅是工作,而是实现自我价值的媒介。所以,员工需要处在一个舒适、没有压抑感的空间中,需要处在一个可以激发个人创造力,实现个人价值的空间中。纳什空间的超级工作室也正是为了做到这一点:

▲纳什空间超级工作室,将生活融入工作,颇受市场欢迎

我们发现,传统的工作形态正在逐渐消失。曾经,工作把人从生活中剥离出来,而今天,工作和生活将再次走向融合。现代化的办公空间要重新寻找工作和生活的平衡点,在空间内融入更多的个性、自由、互动、沟通、弹性、精致、机动、趣味、休闲娱乐等机能,而这,正是纳什空间在做的事情。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