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AM教育概念火爆 投资人却在犹豫什么?

马驰 2017-03-23 09:47 融资并购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国际趋势和政策导向,两相聚焦的一点,很难不形成一个新的投资热点。在教育领域,STEAM便占据了这样一个利好的位置。

上世纪八十年代兴起于美国,经过三十多年的发展已经形成了较为成熟的培养体系;在日、韩等国家都有相应的扶持政策并完成较高的渗透率。在我国,2015年9月,教育部发布的《关于“十三五”期间 全面深入推进教育信息化工作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明确提到要“探索STEAM教育、创客教育等新教育模式”;2016年3月3日,教育部教育装备研究与发展中心把创客教育和“STEAM课程”作为加强创新创造教育研究的中心工作。

的确,与STEAM教育相关的新闻此起彼伏,但在投资市场上却没有相应的热度。云投汇数据显示,2016年,在教育行业将近400起融资事件中,兴趣教育占6%左右,位于具体细分领域的倒数第二位,略高于高等教育板块,远不如K12、幼教、留学等其他细分领域热闹。同一时期最受欢迎的K12教育发生融资80起以上,是兴趣教育的将近3倍,融资额更是占据了教育行业总融资的三成。

steady.png

此外,与其他细分领域相比,STEAM教育的融资轮次更靠前,从某种程度上说明其存活率偏低。以2016年为例,STEAM教育A轮(含)以后的融资事件占比约为25%,同期教育行业的平均水平在60%以上。

steam1.png

根据天天投观察,教育行业投资人,对STEAM项目多持观望态度,热情并没有像媒体宣传的那般高涨,这又是出于什么原因呢?

难以量化的市场规模预期

市场,是投资决策要考虑的第一个因素。所属赛道的长短对于被投项目的收益规模和投资风险有着难以突破的限制。那么,STEAM教育这块蛋糕到底有多大呢?

这就不得不重申一下"STEAM教育"的概念问题。最初,这一概念只有字母STEM,Science,Technology,Egineering,Mathematics四个单词的缩写。按照中国人的习惯,很容易将其与“理工科教育”联系到一起。与某一门学科或者某一种技术的培训不同,STEM的意旨是打破学科疆域,通过对学科素养的综合应用解决实际问题,培养综合性的人才。简单地说,就是"全面发展"。

 STEAM比STEM多出来的A代表"Arts",即艺术。尽管作为一个舶来词,传统的的思维方式还是很容易把"艺术教育"与"琴棋书画"联系到一起,按照官方的说法,就是"素质教育"。

讲到这里,敏感的朋友可能已经发现问题了:既然能找到类似的说法,那么STEAM教育到底算不算一个新概念?再直接一点,STEAM教育能不能作为一个独立的赛道?

对前文中用来对比的K12、幼教而言,STEAM显然不能作为一个并列项出现。韩国的教育体制与中国类似,包括6年的小学教育,3年初中教育与3年高中教育等。在与现有体系已经融合地比较好的情况下,STEAM课程的主要接受群体还是以1-4年级的小学生为主。目前,我国STEAM教育市场空间规模预测也多以5-14岁人口为潜在对象,这一点与成熟体系基本吻合。比如03年进入国内市场的STEAM教育品牌小牛顿的课程体系就分为幼儿课程和少儿课程两个部分。

由此可见,从消费对象看,STEAM教育市场与K12、幼教市场都有重合的地方。从个体的消费习惯看,每个学生的时间是一定的,所以针对同一群体、同一时间段的不同类别教育产品的营业额通常会呈现出此消彼长的状态。 

到目前为止,还找不到公开数据对国内STEAM教育市场的明确估值。媒体标榜的数据从200亿到1000亿,相差甚远。不论如何,都不是其作用于教育市场实现规模增长的绝对量,很大一部分其实是从其他细分领域瓜分而来的。

不同模式背后居高不下的获客成本

前文已提及,STEAM教育面向的对象主要是中低年级的小学生人群,这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STEAM教育的两种主要的业务模式:面向小学或对应阶段课后培训机构的内容/硬件提供商,或是直接面向小学生的线下兴趣教育培训品牌,即2B和2C两条路线。

A股STEAM教育第一股盛通股份收购的乐博乐博教育科技就兼具这两种模式。2008年,乐博乐博引进韩国机器人学校ROBOROBO的课程,通过直营和加盟两种方式进行推广。2014年,乐博乐博获得真格基金1000万元投资;2015年再获新东方教育集团1000万美元量级的战略投资;2016年4月作价4.3亿元,被盛通股份全资收购。

截至2016年5月,乐博教育在全国25个省及直辖市均有布局,有63家直营店和115所加盟店。 2015 年营业收入 9,081.15 万元,净利率为 7.79%,收入来自于课程培训的咨询服务费、教具销售以及加盟费。其中,咨询服务费为公司对学员的课程培训、机器人比赛收入,教具销售收入包括直营模式和加盟模式两种。

除了面向机构和学员之外,市场上还存在通过与公立学校合作,瞄准义务教育阶段素质教育专项经费的2G模式。与前两种模式相比,2G至少缓解了3个较为棘手的问题:时间、钱和公信力。

时间上,直接进入学校的课程体系就减轻了与课后培训机构的正面冲突。以北京为例,2014年1月份,北京市教委正式发文,将在全市范围推行“中小学生课外活动计划”。北京各区县、学校可在星期一至星期五15:30至17:00的课外时间安排学生活动,每周不少于3天,每天不低于1小时。

钱和公信力是两个互相作用的因素。一方面,在现阶段,以公立学校作为背书,不存在建立在每个用户认可接触上的付费问题。以北京为例,北京市教育委员会在“关于在义务教育阶段推行中小学生课外活动计划的通知”明确规定“市财政按照义务教育阶段实际在校生人数,城区生均每年400元,远郊区县生均每年500元标准将经费拨至各区县,主要用于学生体育、艺术、科技等活动。包括外聘教师费用、场地租用费、低值易耗品购置费,以及购买社会服务产生的费用等,每年总支出达5亿元以上。另一方面,借学校形成品牌之后,后续的比赛、培训活动也更容易开展。

较早进入国内STEAM教育市场的"小牛顿",就通过与北大附小、清华附小、人大附小、北京理工大学附小、石油大学附小、首都师范大学附小、中关村一小、二小、三小等三十多所学校合作在这一市场上占得了一席之地。比起模式本身,投资人更关心的实际上是其背后的成本结构。较高的获客成本是教育行业的“通病”,对有抢占赛道嫌疑的STEAM教育来说更甚。

不可回避的市场培育周期

 教育行业投资的回报周期本身就会偏长一些,而在STEAM教育上这一点则更为显著。市场认知和产品体系是导致这一现象不可忽视的两方面原因。在高考的指挥棒下,应试教育的思维模式在中国家长的脑海中已经根深蒂固,即使是兴趣教育,多也是冲着升学加分的功利目的。新东方素质教育中心主任王立曾公开表示,虽然教育机器人市场前景非常好,但在中国市场还不是刚性需求,学生家长没有强烈的消费欲望。

另外,在国内市场上,STEAM教育本身还没有形成成熟的教育体系。"机器人+编程"基本可以涵盖目前STEAM教育市场上80%以上的内容,教育专家担心的问题在于,照这个形式发展下去,STEAM教育会不会演化成信息技术领域的奥林匹克竞赛?也有家长反映,市场上的STEAM教育机构缺乏完整的教育体系,课程零散、内容肤浅。当然,随着人才的引入和经验的积累,这一情况正在慢慢好转。但不能否认这样一个机会和风险并存的事实:STEAM教育尚处于一个市场培育阶段,无论是产品还是消费者都才起步不久。

尚未成型的品牌壁垒

天天投相关投资人观察到,目前STEAM教育产品同质化非常严重。对于投资标的而言,严重的同质化现象投资风险的提升和利润预期的下降。以下是天天投整理的主打机器人教育或少儿编程培训的部分项目。

机器人.png

前文中提及的产品体系的不成熟是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之一。借鉴于国外的办学理念,STEAM教育的本土化还在实验阶段。所以同类产品的形式相似度很高,不能形成差异化的竞争。

目前,STEAM教育项目的壁垒多来源于地域的限制。与公立学校和线下培训机构的合作模式就自带这一基因。地域限制的壁垒看似很容易通过“互联网+”打破,不少在线教育的成功案例都能证明这一设想,但在STEAM教育上,这一招并没有那么灵光。

国内第一家挂牌新三板的STEAM教育公司乐创教育于2015年开始对主营的课程培训业务进行从线下到线上的转型,同期出现大幅亏损。除了前期研发管理费用以外,还影响到其常规课程。2016年中报显示每股收益-0.93元,净利润-642.75万元,同比下降57.25%。

从现有的教学模式和学员特点看,围绕机器人和编程展开的STEAM教育大都需要依赖机器人模型等教具,少年儿童注意力容易分散的的特点决定了机器人教育的效果在很大程度上依赖面对面的教学指导,所以,线上课程的意义并不是很大。

难以量化的市场规模预期、不同模式背后居高不下的获客成本、不可回避的市场培育周期以及尚未成型的品牌壁垒都是目前左右投资人进击STEAM教育的因素。所以,手拿STEAM项目的创业者,不妨从量化市场规模的逻辑、如何降低自己的获客成本以及品牌策略几个维度切入,这样的故事讲起来或更能打动投资人的"芳心"。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