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光芒四射又保持神秘 | 德加与浮世绘

转载 2017-03-23 10:01 文体娱乐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导言:艺术史上像德加这般油画、色粉、雕塑、素描全面的大师并不多。

  德加在谈到自己如何作画时曾对人说:“我要光芒四射又保持神秘。”的确,德加的很多作品确实达到了旷古未有的光芒四射,而同时又保持着某种神秘的成分。

  在拍卖场上,他不仅仅油画能拍出高价,色粉、雕塑、素描都有高价位成交记录,极受藏家欢迎。

  他如何做到“光芒四射”与“神秘”?来看看浮世绘给他的影响。

  德加一生都不甘于平庸。

  他擅长创新,擅长拿来主义,从其他领域学习新的技术,从其他艺术流派里吸收营养,为己所用。

  距今,他离世已有百年,但时间的久远并不能掩盖他一代宗师巨大的艺术魅力。尽管人们对他的解读很多,但这并不妨碍我们继续深挖这座“光芒四射又保持神秘”的富矿,从中找到对我们当下艺术创作所富有借鉴意义的艺术启迪。

  爱收藏的的德加,收藏有不少浮世绘名作。

  在他去世后,人们在其住宅中发现了百余幅喜多川歌麿、葛饰北斋、歌川广重等人的浮世绘作品,这足以说明了他对日本美术的关注。而他的艺术作品也处处体现出他在把握浮世绘艺术灵魂后的化为己出。

  葛饰北斋作品:

  喜多川歌麿作品:

  歌川广重作品:

  19世纪60年代以后,印象派画家向学院派发起了挑战,他们反对因循守旧的古典主义和虚构臆造的浪漫主义,转而主张以“科学写实”的手法表达现实平凡的题材。在这个过程中,以“浮世绘”版画为代表的日本美术以其明亮妍丽的色彩、洗练简洁的造型、生动流畅的线条,为这场艺术革新运动提供了一条现实的道路。

  “浮世绘”(U ki yo-e)是江户时代(即德川幕府时代,1603-1867)兴起的一种民间风俗画。因此,浮世绘的题材也多从生活中来,聚焦于庶民、俳优、武士、歌妓、浪人、花街柳巷和自然风光等,具有鲜明的民族特色。

  浮世绘曾为马奈、莫奈、德加、梵高、高更等众多印象派和后印象派画家提供了将色彩、空间、造型等因素抽象化、符号化的借鉴方式,进而促使他们创造出了各自独特的艺术语言。

  德加也是其中之一。

  葛饰北斋作品:

  法国评论家尤斯曼斯曾说:“日本素描般简洁新颖的造型以及对运动感和人物形态的把握,只有德加才可能做到。”

  德加收藏的这些浮世绘作品对他的个人创作产生了多方面的影响,尤其是著名的芭蕾舞女系列。当然并没有对日本元素的刻意移植,但是在题材、构图、用色等方面,依然能看出影响。

  德加作品:

  19世纪末,进入工业化末期的欧洲面临着城市人口赶超农村人口的转型阶段,城市文明病丛生。在文明的表象背后,德加找到了艺术表达的独特视角。他开始关注洗衣女、妓女、舞女、赛马者及其奇特的姿态和运动,力求展现出一个不为人知、未经粉饰的现实世界。

  德加描绘的巴黎下层社会生活,与被誉为“江户时代生活的百科全书”的“浮世绘”所表现的世俗风情一脉相承。

  浮世绘喜多川歌麿作品:

  歌川广重作品:

  德加作品:

  此外,对主体形象的大胆裁切也正是德加作品中最显著的日本绘画特征。

  有学者认为:浮世绘中,葛饰北斋把富士山画成偶然从架子后面看见的那个样子;歌麿就毫不迟疑地把他的一些人物画成版画或帘幕的边缘切断的样子,正是这种大胆蔑视欧洲传统绘画基本原则的做法给予印象主义者深刻的印象。

  葛饰北斋画富士山:

  喜多川歌麿作品:

  而德加一直以来在画面构图上就别出心裁,他喜欢把画面按照他的理解进行裁切,采用大透视的角度,因此画面时常呈现出“片段”、“瞬间”的即时感,生动真实。

  德加作品:

  浮世绘对画面形象的裁切使印象派画家们意识到:这不仅可以帮助获得视觉上的动感,而且能产生出有别于传统观念的空间感和深度感,以营造画面中未尽的氛围。

  德加作品:

  此外,带有个人主观色彩的用色是浮世绘的重要特征之一。鲜明而纯净的色块经对比与衬托后形成一种独特的装饰效果和内在力量。

  葛饰北斋的《富岳三十六景》生动地表现了富士山特定时刻的瞬间“印象”,或晨曦微露,或阳光灿烂,或白雪皑皑;湛蓝天空的深邃、纤巧紫红的精致,与富有情感底蕴的单纯墨线共同交织出音乐般的韵律,将日本民族崇尚的色彩风格发挥到了极致。

  《富岳三十六景》:

  而德加,不管是在芭蕾题材上,还是浴女,色彩都主观、华丽。整块的色彩、色点的运用与人物服饰、背景用色相得益彰。这种色彩表现方法,使德加的作品充满华丽之感,具备色彩的震撼效果。

  德加作品:

  兼容并蓄、博采众长、自我风格探索不停止,多方面结合方能成就一代大师。

  而德加很好地做到了这一点。

  但是,要真实体验“光芒四射又保持神秘”,当然得到展览现场,在大师原作的艺术气息中,默默感受。

更多展览详情详见艺厘米APP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