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真正的道士下山,比唯品会还懂尾货,赚钱回去修庙!

杨沁锟 2015-12-01 11:24 故事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高霖,是一个道士,全真教王重阳真人第28代嫡传弟子。2007年开始踏入道观,红尘滚滚,已有8年学道生涯。

在道观,他头戴道观、身披道袍,手持风水把件,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但在城市中,如果不说,真看不出他是一个道士,除了耳垂特别厚,泯然众人矣。

与陈凯歌《道士下山》中的角色何安下有所不同,何安下是因为闹粮荒不得不下山闯荡,高霖是为寻找得道的路径,选择下山创业。他不藏着掖着,他说他想赚钱,用赚来的钱回去修庙……

他以正品尾货批发电商为方向,创立木兰仓,总的尾货产品框架是家庭生活必需品,帮助各大品牌和平台解决大量库存积压的痛点,通过批发给中小商户让更多消费者花最少的钱提前过上小资生活。

自8月1日启动到今,在几乎没有任何推广的前提下,累计用户将近10万,帮助30多个品牌盘活了上千万的库存积压。

出世与入世之间,他如何长袖善舞?

出世与入世

高霖,祖籍沂蒙山区,山东人。很小的时候,他的偶像是诗人海子,海子的诗歌吸引着他,尤其那首《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因为年纪小,他只能靠翻越字典完成全篇的阅读。

“我那时候喜欢海子,喜欢的想来北京想考北大,像他那样十五岁考上。”高霖说,他想见海子,想站在他旁边说:“老师,您是我的偶像,我喜欢你的诗,我想做你那样的人,我是因为你考来北大的……”

但命运的天平并不向他倾斜。

1997年,有人突然告诉他,海子其实早就死了。那年,他十三岁,也就是那年,他的父亲因事故去世。人生的偶像不存在了,家庭的偶像也离他而去。祸不单行,继父亲去世的一年间,他的外公、奶奶也相继去世。

在本应无忧无虑的年龄,他的生命中有太多无法承受之痛。他诚惶诚恐。

为了父亲的遗嘱所托照顾好母亲,他逼迫自己坚强地活下去。

他像一只无头的苍蝇,为了生活什么杂活都干过,什么苦都吃过:去砖厂当民工搬砖,去菜市场卖菜……

最终,北大没考上,他高中毕业后去了一所非心中理想的高校。大学里就开始鼓捣创业,甚至大三时还把借来的学费全盘拿去南下广东作创业资金,以至于后来创业失败没钱缴学费,若干年后才拿到毕业证。

2007年,高霖23岁,因为这次创业失败。走投无路的他,又因为祖上世代信奉道教,在朋友资助的路费下他返回到北京。在郊区的一所道观,成为全真教王重阳真人第28代嫡传弟子,踏上学道之旅,最终找到归宿。

与纯粹的道士不同,高霖是一个不安份的道士。他想下山创业。

他解释,道士下山其实古来有之。从天师到商人、从将军到诗人、再到书法、音乐,历代祖师下山有着千年的传统。

他是真正的道士下山。在创立木兰仓前,高霖的履历很漂亮:在女娲珠宝、中国供销集团、酒仙网和春雨医生等企业都担任过高管。他是酒仙网5周年庆“20W瓶酒免费送”的总策划,也是春雨医生母婴电商的创始人。

在去酒仙网和春雨医生之前,他其实就已经有了做木兰仓的想法,但因为觉得自己历练不够,所以才去那两家公司学习。

“去酒仙网是为了看供应链,去春雨医生是为了帮创始人张锐做电商的部分。事实上,这两家公司绝对不会拿我的人品说事,酒仙网CEO郝鸿峰留了我3次。把几千万的期权还给春雨医生张锐时,张锐对我说,‘这个是带不走的’,他想让我回去。”高霖说他有他的梦想。

到底木兰仓是一个什么愿景驱使他放弃来之不易的高薪工作?

比唯品会还懂尾货?

木兰仓,是他的创业公司的名称,以正品品牌尾货批发为创业方向。

高霖解释,他本身是一个涉猎比较广的人,突然发现自己很多年的经验,尾货市场相当“旺盛”。

B端的吃、穿、用等类,库存量都非常大,一个巨大的痛点是:库存积压!库存积压!库存积压!比如说,服装行业,库存比率谁能处理到20%,都堪称这个行业的大牛。许多知名品牌,为了解决库存问题,装一个个集装箱运到非洲去,便宜甩掉。

要说知名品牌的货,质量不会差到哪里去,为什么尾货处理起来这么头疼?而且,大部分消费者也很愿意,以便宜的价格,买到知名品牌的尾货。

这是因为,尾货从商家到消费者手里,要经过一层层节点,五、六个周扒皮已经扒过,价格不可能便宜,也就是说,性价比已经不高。商家不愿再为尾货投钱。

归根结底,正品品牌尾货问题出在没有通畅的渠道:

1)线上没有专门的渠道,绝大部分电商都是在做正价品,最像做尾货的是唯品会,而唯品会成功扩张以后,已经放弃做尾货,而是上浮去做折扣品。

2)线下渠道。其一是,渠道不完整不稳定,其二是,现有的渠道中节点太多,周扒皮太多,多次物流导致附加成本再一次提高,尾货在到达广大城乡“夫妻老婆店铺”后已经没有优势,大部分成为鸡肋。所以,很多郊区或者城中村的店铺,包括县城农村店铺宁肯进假货、过期商品,也不要正品品牌货。

高霖在多年前就看到了尾货渠道的种种问题,折腾数年,没有赚到钱,倒是赚到了创业经验。终于,在今年蓄势而发。

木兰仓总的尾货产品框架是生活必需品,在国内,它希望把价格便宜、质量有保证的品牌尾货卖给中国广大消费能力强,但是假货多、货源少的非城镇化的农村地区,而国外是卖到一些物资匮乏的国家和地区,比如俄罗斯、印尼。木兰仓立志做尾货渠道改良者,建立真正的尾货线上渠道。

它的模式,可以描述为:木兰仓APP+第三方平台+海外处理+仓库。以App为主,第三方平台快速清仓补充,通过海外整柜处理剩余,并以低廉快速处理地仓库,降低尾货倒仓增加的成本。

有人提出质疑:木兰仓有那么多仓库放尾货吗?高霖很有信心:“木兰仓没有大家想的那么重,很多人一上来就会问,你有那么多的仓库吗?有,但这个仓库不是我的,是合作的,我们现在合作了很多第三方的仓库。”

木兰仓把尾货形式用到极致,运营到各个环节。木兰仓APP上的尾货,价格真的很低很低,有很多简直是免费送的,那么,木兰仓靠什么盈利?靠什么实现可持续发展?

而木兰仓的用意是:用国内尾货圈用户,用国外尾货圈利润。

用国内的尾货来圈用户,说服国内品牌全部免费赠送。

对于品牌方来说,把货品免费提供给消费者,用这部分钱,抵消广告的钱,进行口碑营销,既能省钱,又能宣传,并且不占用仓库的费用,其实是有意义的。

“第一,用你的货品去传递你的品牌价值;第二,以打折品以及试用装获得品牌的忠实粉丝,很多女孩子没钱的时候,会买一些著名化妆品的试用装,等有一天她们有消费能力的时候,就会购买使用多年试用装的品牌。”高霖用这番话说服了很多的品牌商,来支持小B商户做活动促销。

让线下的人掏现金,他们不是不愿意,但是他们更愿意出货,愿意把货免费提供给木兰仓。

自8月1日启动到今,木兰仓在几乎没有任何推广的前提下,累计用户将近10万,帮助30多个品牌盘活了上千万的库存积压。

互联网+道教

木兰仓,顾名思义,是取历史人物“花木兰”之意。

“道教本身就有自己的规矩,所以我创业一定要有一个道德标准和企业文化。花木兰是中国一个为家庭负责的正能量形象,很符合我们的价值观。”高霖解释。

木兰仓团队的人必须爱家庭、重视家庭。道士也能组建家庭,高霖的妻子,给予他很多支持,作为曾经IDC公司最年轻的数据分析师,给木兰仓提了很多建议。

在高霖看来,道教的理念和互联网一样,很亲民和实用主义:

生存,这是为什么高霖要做木兰仓的原因。现在很多企业面临生存的问题,尾货处理不掉,企业就要破产。木兰仓帮助企业处理尾货,企业就能顺利发展,这就是“吃饱喝足,才能有力气干活,才能谈理想”。

对技术的尊重。高霖在木兰仓股权结构中,留了10%的股权而不是期权,就是想找一些好的技术人员,“毕竟现在做互联网,技术很重要,在我们道教,码农就是高功道士,在一场法事当中,高功道士拿得最多,付出也最多,在我眼里码农就是高工,我很尊重他们。”

组织体系和公司其实很相似。道教不是一言堂,有一个主持,相当于CEO的角色,还有八大执事,相当于董事会,可以弹劾问责。“我们都不愿意当主持,因为干的都是苦活。”

道教的思维与互联网的思维是一样的。计算机的代码是“0和1”,0和1的源头其实是在《易经》,道教的原始代码也是两个,“阴和阳”,“我们相信一阴一阳谓之道也,少了阴,少了阳,都是不可以的。很多公司都可以用道教的哲学去解释,迅速增长和迅速衰败都是阴阳不调。”

高霖认为,自己在做着利世济民的事情。对于B端的商家,可解决大量库存积压的痛点;对于小B商户,拿到更多价格便宜质量有保证的货源;对于C端,则让消费者花最少的钱提前过上小资生活。

红尘演道,道人们隐于大市,行悟历练,以寻找得道的路径。

“在现代社会,我们普通的小道人,也都要走这条祖师走过的修行必走之路。认真生活,努力钻研行业。所以,我只是一个小道,按照历史规矩下山做事情,目前在创业,也不是因为大家都创业才创业,只是因为自己赶上这一波了。”

高霖不藏着掖着,他说想赚钱,做木兰仓能让跟着自己的团队有回报,并且可以把自己赚到钱的90%拿回去修庙。高霖期待着,这种信念支撑他每天工作12小时以上……


思达派转自创业派,作者杨沁锟,微信订阅号:icypai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