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房能淘宝模式么? “房主儿”童砚砍掉了月交易额1亿元的现金业务,想试试

思达派创小二 2016-01-08 08:04 故事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现在的网上租房模式,包括搜房网、爱屋吉屋、链家网等,基本都还只能实现在线信息查询,但如果能做到如淘宝模式一样——从看房到下单,从签合同到付款,全程在平台上完成,且直接C2C与客户对接交易,你会不会尝试呢?

而这正是“房主儿”正在做的事情。

“房主儿”创始人童砚相信,通过互联网+,完全可以安全地实现租房“淘宝”化,“这将大幅度地提高人们租房的效率,并为租赁双方节省费用”。

砍掉月交易额1个多亿的卖房业务   专注租赁服务

“房主儿”CEO童砚来自美丽的呼伦贝尔大草原,是一位秀气干练的蒙古族妹子。童砚先后在搜房网、中国别墅网工作多年,2004年起自己开始创业,从事一手房的营销和开发。2013年,她又回到了互联网行业,创办了“房主儿”。

“房主儿”是一款C2C的租房服务APP,它能让房客与房主直接对接,以解决传统租房市场中信息不对称、中介费高、中介骚扰频繁等痛点。 

像许多创业公司一样,“房主儿”也经历过战略转型。

2014年年中正式运营后,“房主儿”同时做房屋租赁和买卖业务。于后者,童砚众包了线下5000名房产经纪人做兼职,拉客户通过“房主儿”买房,“房主儿”提供砍价、过户、贷款等服务,并收取服务费。到2014年10月,该块业务每月交易额有1个多亿,势头发展良好。

但童砚觉得这并非是“房主儿”应致力的方向。“房屋买卖太重了,太依赖线下,决策周期还很长。”童砚觉得,这种业务并没有很好互联网来提高交易效率,违背了自己创业的初衷。

于是,她毅然割掉了该块业务,将“房主儿”专注到租赁业务方向上。

不养经纪养“程序猿”  “将经纪人的佣金给了技术员”

聚焦之后,另一个问题就来了,怎样在租房业务上做到“全互联网化”?

“互联网概念,要么就不做,要做就纯粹一点。线上发布了信息,线下又让业务员大老远带客户看房,这不是又回归传统了吗?”对于一些同行的“半互联网化”行为,童砚很不赞同,但她认为这正是“房主儿”的机会。

童砚正在努力尝试的是,利用大数据和数据挖掘技术、模式的创新,及生态环境的建设,让“房主儿”真正可为用户的租房行为提升效率,并享受到便捷、安全的服务。

比如,在房源上,只要房主在互联网上留下过相关数据,“房主儿”都能抓取到,并通过后台系统对房源进行过滤和验证。然后,再次对房源进行人工过滤,以保证其真实性。即使对于房东主动上传到“房主儿”上的房源,客服人员也会进行一对一审核。

在服务体验上,“房主儿”为屏蔽中介骚扰想了不少办法。它建有一个庞大的数据库,里面有互联网上能搜到的所有中介的电话号码。这些号码既不能注册看房源,也不能注册发布房源。对于数据库外的号码,一旦被发现是中介,就会在网上打上标签,更新到数据库。

通过APP,房东可以语音发布房源,也可以视频发布。客户和房东可以打电话,也可以在线IM沟通。通过多种方式,让客户在网上能就对房源做大致判断,节约看房时间。

看中了心仪的房子后,房客可以直接在APP上与房主签订合同。签合同时,双方都需要上传证件,“房主儿”会通过关联的公安系统确认彼此身份及房产真实性。

交易环节,房客可以在APP上付房租,可以一月一付,甚至可以选择信用卡直接刷卡。房东也只需付两天的房租做服务费,“房主儿”还将赠予房主价值100万的财产保险。

如此,真正将租房业务在线全环节打通。

“我们不想做太多传统经纪人的工作。”童砚称,“房主儿”的技术团队所占公司人力比重最重,团队成员大都做大数据和物联网出身。“我们把花在门店和经纪人身上的钱,都用在技术人员身上了。”童砚笑着说。

据介绍,目前,“房主儿”已经覆盖了全国16个城市,2016年预计做到30个城市。全网一周房源查看量二十万,其中北京占比最多,约十万。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