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共场所被直播,你觉得隐私被侵犯了吗?

韦二 2017-05-12 11:56 文体娱乐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最近,水滴直播平台分享各地中小学、幼儿园教师使用课堂画面在互联网上引起了轩然大波,各地媒体相继刊发报道,再次引发了关于直播监控和公民隐私权的讨论。

对于课堂直播,有律师认为,教室属于公共空间,安装监控设备并不涉及侵权。如果出现隐私泄露的情况,平台若能在接到反馈后及时停止回看功能也不涉及侵权问题。但也有教育专家及律师表示,公共平台上直播教学活动可能会给学生带来被窥视感及压力。


水滴直播是否侵犯隐私?

水滴直播产品经理张西胜向叶探花表示:“我们看到众多的媒体报道显示,全国多地的中小学、幼儿园自发的利用水滴直播平台直播课堂,这说明直播课堂是广泛存在于家长、学生和老师等用户中的刚需。我们呼吁在老师和家长在取得共识的前提下直播课堂,让互联网的工具和平台发挥出更大的社会效应。同时,在这个过程中注意保护好未成年人的隐私。”

据介绍,水滴直播未来的课堂直播会推出“群密码”模式。这种模式下,老师可以给家长们一次性发送邀请密码,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减少老师们的工作量。加密直播模式只给家长提供密码,只有家长才可以看。

目前,公众对于课堂直播的利弊,仍然没有定论。而叶探花发现,在水滴直播平台的首页上,也发起了关于是否继续直播课堂画面的投票。

除了课堂直播之外,还有媒体报道,水滴平台上有机主直播的画面涉及内衣店、按摩店、酒吧等私密场所,正是这些场合的监控被直播引起了部分网友的反感,水滴直播也因此陷入舆论的风口浪尖。

对此,张西胜表示,根据技术回查的情况来看,直播场景均为人员室内外流动通道、酒吧调酒吧台、按摩店接待大厅、商店收银台等人员密集区域,并不涉及通常意义上的私密部位。

张西胜向叶探花介绍说,在水滴平台上,有一支百余人的审核员队伍,每天24小时对直播内容进行审核把关。针对公民隐私的保护,水滴直播平台审核人员会根据法律法规规定和常识认知,对厕所、浴室、医疗诊疗区域、更衣室、卧室床铺,涉公民隐私服务区域,以及其他明显涉及隐私的私密场所直播,一经发现,立即采取下线关停措施。

张西胜告诉叶探花,360智能摄像机本身是安防产品,默认的出厂状态是安防状态,即只有自己才能看到拍摄的画面。机主在分享画面前要经过多步确认,手动将安防状态调整成直播状态后,才能分享自己拍摄的画面进行公开直播,这是比较复杂的过程,还要经过多步确认,要经过多次点击,这必须要用户(机主)自动自觉操作才能实现的。自始至终,软件从未在任何地方进行引诱触发直播。

张西胜表示,2017年,水滴直播提示贴纸将成为360智能摄像机包装必备套件,凡购买该设备的用户都将在产品包装内得到贴纸及相关说明。凡涉及公共场所直播开通1小时内,必须上传贴纸张贴和摄像机安装照片,进行验证。验证不合格的,平台将予以下线处理。

用直播监控获利?

在如斗鱼、花椒等主流直播平台上,主播收到的动辄打赏数十万,因此有用户质疑,水滴直播涉嫌通过直播摄像头监控画面来赚取利益。叶探花打开360智能摄像头的手机客户端,发现水滴直播上确实存在打赏模式,并且可以向账户里充值。

对此,水滴直播的解释是,增设红包功能,是为了增加用户之间的互动性和娱乐性,和微信提供红包功能是一个道理。水滴平台提供了红包功能,但红包收入全部归用户,与水滴平台没有关系。

对于当前水滴平台上商家、学校的直播画面,水滴直播回应说,这些直播内容完全由用户自主购买摄像头自发分享发布,水滴平台与这些学校和商家无任何商业往来,也无任何推广行为。

自2014年上线以来,360智能摄像机被用户自发运用到家庭、幼儿园、学校课堂、饭店厨房等很多场景中。在360智能摄像机销量逐渐增多的情况下,越来越多的摄像机用户有展示和分享的需求,水滴直播平台正是基于这种用户需求才搭建出来的。

将智能摄像头和直播结合的企业,水滴直播并不是唯一的一家。据了解,当前主流智能摄像机产品都兼具安防与分享功能。小米智能摄像机APP网易青果智能WiFi摄像、中兴智能摄像机小兴看看APP等,都有着和水滴直播类似的功能。公开数据显示,360智能摄像机两年出货量已超400万台,其他智能摄像机的销量也紧随其后,可见其背后有着巨大的市场和用户需要。

作为国内较早开启智能硬件布局的互联网公司,奇虎360近年陆续推出了安全路由器、儿童手表、摄像机等多个软硬件一体化智能产品。在360智能摄像头的手机客户端,用户可以购买云存储服务,在360的云平台上存储摄像头最近7天的录像。

由此可见,当前360智能摄像头目前的商业定位,仍然在硬件销售和云服务销售上。“水滴直播未来的定位仍然在探索当中,但是目前并没有商业化的打算。”张西胜说。

隐私权之争

去年,北京国贸三期一家玩具店内丢失了一只限量版的玩具兔子,店家发布微博寻找兔子,附上了监控视频的截图,其中显示涉嫌盗窃女子的全貌。

对此,有律师认为,商家擅自曝光女子形象,涉嫌侵犯隐私权。公民的肖像、个人信息等隐私受法律保护。未经公民许可,公开其姓名、肖像,是侵犯隐私权的行为。

而关于水滴直播是否侵犯隐私权,目前社会上有两种不同的声音。有观点认为,商家这样的行为涉嫌侵犯隐私权,即使商家和直播平台都没有以盈利为目的,但消费者不想公开自己在这些场所的行踪,这就侵犯了隐私权。但也有专家指出,公共场所的直播无需征得他人同意,只要不涉及名誉和尊严的伤害,就不能界定为侵犯隐私权。

毫无疑问,水滴智能摄像头为学校霸凌、小偷入室盗窃、保姆护工虐待老人儿童等社会问题提供了一种非常可靠的解决方案。但是直播的主体是水滴摄像头的机主,作为安防工具的360摄像头无权干涉用户个人行为,亦无法预测机主的直播动机。平台可以使用避风港原则避免责任,但是受害者因为隐私泄漏造成的损失却无法挽回。

换言之,公众对于商户获得个人信息只要获得授权并不违法,但将个人信息转手倒卖泄露,就构成违法。而这种隐患,直播平台无法做出预判。

相关律师告诉叶探花,司法解释中的隐私权是,自然人享有的私人生活安宁与私人信息秘密依法受到保护。商家的这类直播环境,本来就是公共场所,只要顾客和商家达成共识,就不存在侵犯隐私权的行为。但更多的情况下,顾客可能不会特别注意商家是否进行了直播,因此当侵权发生时,很难根据直播的情况判断损失,也就无法追究泄漏隐私者的责任。

此前,中国政法大学朱巍在接受媒体报道时曾表示,当前的法律只规定了企业不能收集使用用户的哪种信息,却没有规定能使用哪种信息,待个人信息保护法出台后,各大互联网企业都应为之设立底线。

叶探花也发现,当前,国内在家用摄像头监控领域的法律法规仍旧不够健全,也正是因为如此,关于直播隐私权的问题才引发这么多的讨论。我国还没有针对家用智能摄像头的安全信息标准,摄像头“泄密”造成的损失究竟由谁来承担,国内的法律法规仍是空白。

毫无疑问,在当前课堂直播、监控直播备受争议的背景之下,公共监控领域亟待建立新规,因为只有明确“谁监控谁负责”的基本原则,才能确保公共监控视频不至于因滥用而产生风险,以最大程度保障用户安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