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泰帮:如何成为一个投资“江湖”?

琥珀 2016-02-17 12:54 动态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开工第一天就看到洪泰帮干货满满地开年文章,内心还有些小激动呢!文里不仅坦诚地“交代”了洪泰在过去这一年的业绩,还详细分享了:他们是如何成为“洪泰帮”,成为一个创投“江湖”的。不管怎么样都值得一看!


中国的农历新年还要持续几天,相信绝大部分创业者如你一样,已经告别家乡,告别温暖的团聚,回到激荡的创业洪流中。


我们的开工日是正月初九——“强制”给全体员工休了2天年假。去年10月12日,洪泰高级投资经理殷鹏在洪泰帮公号发表了《一位投资经理的作息表和自我养成术》。文章在朋友圈里转载了29797次。作息时间表显示,殷鹏几乎没有周末,每天早7点到凌晨1点半,工作超过16.5个小时。这也是整个洪泰基金的作息表。


洪泰不是业已成名的互联网创业英雄,也不是他们背后的投资者。洪泰是菜鸟,带着些许焦虑与抛入洪流的砥砺之心,幸运地与中国创业时代同步,与你同步。


我们投资创业者,我们也是创业者;我们激励创业者向死而生,我们自我驱动要比创业公司更能ALL IN;我们提醒创业者创新求生,我们致力于成为投资领域里的“拓荒者”。


2015年,中国的智能手机存量达到9亿部,这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中国世纪的开始,也是中国创业时代的元年。2014年11月26日成立的洪泰基金,几乎就是“双创”一年的缩影。


没有哪一年像2015年这样,创业成为社会现象,成为国策。也从来没有哪一年,创业气候如此跌宕起伏。冷热转换与刷单、虚假宣传等诚信缺失事件,以及O2O等领域的沉寂,对创业者和投资人的定力考验重重。


洪泰的双重身份使得我们要越过更多的障碍。2015年,中国有6200家早期投资机构。创立时仅有3个人的洪泰基金,已经在强手林立的中国早期投资行业穿过了枪林弹雨的443天。


2015年12月4日,洪泰获评清科集团2015天使投资机构TOP10,在此前后洪泰也获评《创业邦》、《21世纪经济报道》、《新京报》等很多业内的大奖。比奖杯更重要的问题是,一个创业者如何从零开始,用短短一年时间在市场上获得口碑、速度和信任?


2016年创业环境更具不确定性。Twitter,亚马逊,Netflix,苹果,Alphabet (前谷歌公司)今年至今已经分别下跌36%,28%,27%,10%和9%。Facebook 早期投资人 Jim Breyer 更是悲观地认为,大部分美国独角兽将会死掉或者被贱卖。


无需过分担心,但要心存敬畏。我们过去一年的经验是:像一个真正的创业者去战斗,像小强一样去生存。


去年9月23日,洪泰召集了第一次洪泰帮兄弟会,我们的 slogan “创业者注定孤独,孤独人的人总了解孤独的人”击中了很多人。作为创业者,我们想跟同类聊聊一个创业小强的故事及我们的计划。


我们的坐标


在没有演出活动时,位于北京市中关村南大街的首都体育馆是三环内最宁静的场所之一。体育馆大院的西北角,18棵柿子树一字排开。深秋时,阳光穿过树枝和半透明的柿子,把影子斑驳地投在鹅卵石小路上。熟透的柿子不断绽放在路上,到处都是甜腥腥的味道。走150步,路的尽头左转,可见一栋独立的砖红色小楼,这就是洪泰基金的办公室所在。


很多来访者会提起这片柿子树和其后缓缓流淌的南长河,感叹于这里罕见的宁静和它所处的惊心动魄的创业时代形成强烈的反差。


一年中,至少有100位身价过10亿的企业家曾造访这里,他们其中不乏马云、王中军、牛根生、黄怒波、沈国军这样的一线企业家,大部分则是神秘低调的产业大亨。他们是洪泰的LP,基本上来自于洪泰基金两位创始合伙人——92派创业者标杆俞敏洪和帮助近百家公司IPO的盛希泰的朋友圈。


1月19日、20日,连续两晚,俞敏洪与盛希泰宴请了两只新基金的LP,酒过三巡,三三两两站立聊天,事后加微信建群。盛希泰说,洪泰就是要建立最广泛的统一战线,LP是有限合伙人,但其首先是“合伙人”。洪泰希望与LP紧密互动,也希望LP之间紧密互动,洪泰的LP可以在任何时候参加到任何层级的项目讨论会中。


“洪哥天生长着诚恳的脸,不会拿着你的钱乱玩的。”去年12月15日下午,俞敏洪在LP大会上自我调侃说。他的总结发言打动了在座的企业家们:“如果奔着赚钱去,这个事情是玩不大的,这个事业不仅仅是洪泰的事业,是中国的事业。通过像洪泰这样的机构,我们是在帮助中国进行大范围的转型。新一代企业家的破土而出,会把现有的资源和市场重新分配,把原来的老树、枯树慢慢挤掉,让良性的生态环境出现。”


俞敏洪和盛希泰都描述过自己加入创业大潮时的画像:过去很成功,现在很有钱,但未来的江湖地位取决于把钱投给谁,把资源嫁接给谁。洪泰的LP跟他们是一样的人。从这个角度说,洪泰是上一个三十年的成功者投资未来的通道。


距此6.58公里,是这个时代的茶馆——中关村创业大街。220米的街上布满了将近20家咖啡馆和创业孵化机构。在鼎盛时期,大街上曾每天聚集上千位心怀梦想的创业者,每一天都有至少20场创业项目的路演活动。它们与李克强提出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互为印证,共同组成了这个伟大时代的注脚。


ALL IN


过去一年,洪泰基金在20148份商业计划书中投出了60个项目,我们为此组建了一个叫做“洪泰帮”的84人的微信群,这可能是创投界唯一一个以“帮”名号的组群。


只要有空,盛希泰就会刷“洪泰帮”的微信群。他在过去的一年里发了1030条朋友圈,其中有431条的标题里有“洪泰”,372条与洪泰投资项目有关。2014年的11月24日他发出第一条朋友圈,那是洪泰成立前两天的日子,他转发了一条洪泰基金成立仪式的邀请函并说道“欢迎莅临”,后面是两个双手抱拳的表情。


“双手抱拳”,是洪泰成员最频繁使用的微信表情,它几乎出现在所有的对外联络工作中。


 “ALL IN”是盛希泰几乎在所有与创业相关的演讲中都提到了“ALL IN”,同时,这也是洪泰所有员工总结过去一年时提及频率最高的一个词,被提及的频率超过89.6%,其余的高频词语还有“狼性”、“拼”、“成长”和“牛×”。


只要天气允许,盛希泰会挤出时间去办公室对面的昆仑决训练馆打拳。最近的一次,他用2个小时,慢跑了1000米,打拳八百,踢腿两百,俯卧撑八十,仰卧起坐一百二,平板支撑四分半。他自己的要求是:每一个指标每次都要更进一步。


他可能还是2015年最忙碌的投资人,以至于他的司机——汽车兵退伍的王建荣和那辆黑色的“阿尔法”也得以冠名“极品飞车”之名。在第一次为盛希泰开车之前,王去问老司机要注意什么,得到的答案是:“别人的车可以慢,盛总的不能。”过去一年,他84次往返首都体育馆与首都机场,39.3公里的路程通常只需要40分钟,最快的一次,他只用了26分钟。


“极品飞车”的主人过去18个月里有超过410个小时是在飞机上度过的,平均每4天坐一次飞机,总共飞行了252379公里,相当于沿着赤道绕地球飞行了6圈还多。从洪泰基金成立至今的一年零70天里,他的车行驶了86842公里,这恰好是中国国境线长度的4倍。


2月4日晚上8点,距离新年还有76个钟头。两位20岁出头的投资经理正围站在同一张办公桌旁,谈论着洪泰新近投的一家硅谷的创业公司。不远处的工位上,一位男生正摘下他头上的耳机,略显夸张的活动着颈椎,15秒后他会起身加入他们的谈话。


这场三个人的对话在3分27秒时被其中一人的手机铃声打断。他穿过5列办公桌,与4位同事擦肩而过,步行38步到达办公室正门并按下开门按钮,把右手伸向两位背黑色双肩包的来访者。


就在这一切发生的7分21秒里,洪泰帮微信后台收到了11条新消息,其中3人回复了“洪哥”,2人回复了“俞敏洪”,其余6人回复了“泰哥”、“创业”或“投资人”。


同样是在这段时间,洪泰的官方BP邮箱跳出了一封新邮件,附件里是一份来自上海的商业计划书,过去一年,每小时就有2.3家创业公司进入洪泰的视野。


洪泰拥有12位专业的投资经理,平均年龄是27岁。与其他以成熟而知名的投资机构不同,洪泰的投资经理们出生于二次元时代,他们听着EXO长大,在新一代商业活动中表现得游刃有余。


殷鹏——2015小饭桌30岁以下最佳投资人的获得者——在总结过去一年时用了三个“牛×”,他的家在5号线北端的终点天通苑,每天早上7点钟起床,7点30分离开家门,从北五环到西三环,殷鹏需要换乘2次地铁,耗费至少1个钟头到达办公室。他在一年内看了超过2000份BP,与超过700位创业者面对面接触。


洪泰的投资团队在过去一年用掉了27300张名片,其中盛希泰以发出13300名片的成绩成为发名片最多的人。南天和陈曦两位投资甚至将iPhone壁纸换成了微信二维码,第一次看到他们手机人不免会揶揄他们“丧心病狂”。


陈曦也是洪泰“唯二”的女投资经理。11月11日光棍节,当全国人民为淘宝930亿元成交额努力的时候,那是陈曦入职洪泰的第100天,她完成了她的“处女投”。此时此刻陈曦正戴着耳机在办公室里踱着步子打电话,电话的另一端——不用说——一定是运拉拉的CEO王梦圆,他们每天至少通2次电话。她与项目的沟通时间甚至超过了自己的老公。


作为一个创业公司,洪泰400天时间内配置了相对完善的管理团队。洪泰的管理合伙人,是前BAT中的一家公司早期所有产品的打造者。洪泰创新空间的CEO王胜江是前SOHO中国销售铁军的建立者,很多中国商业地产的销售记录至今仍在其名下。乔会君可能是国内最懂智能硬件的合伙人,他对智能手表中的460多个元器件了若指掌。还有8位合伙人分别来自最一线的保险、证券、IT公司、媒体,也不乏百亿美元公司的投资者……


到今天,洪泰已经跨越天使基金的概念。除了天使基金,还有覆盖A轮、B轮的成长基金、新三板基金,还有即将成立的并购基金和美元基金,可谓全生命周期基金,管理规模在2016年初已近30亿元人民币。


不止是基金


去年的9月23日,望京的洪泰创新空间,一场聚集了洪泰40多个创业项目CEO的洪泰帮兄弟会进行了7个小时。晚饭时,俞敏洪站在椅子上对着创业者们喊话,他说在座的年轻人都是好样的,他愿意尽可能为洪泰的创业者服务。


这个场景所发生的地点提示了洪泰已远不止是基金的概念,在基金之外的孵化器和加速器又组成了投资之外的矩阵。它们共同组成了一个以洪泰命名创业者生态系统。


距离去年4月19日洪泰创新空间成立已经10个多月,前SOHO中国第一副总裁王胜江现在的身份是洪泰创新空间CEO。王胜江至今仍保持着 “洪泰速度”,在去年的10月他驱车奔波在北京与杭州之间,三天往返3700公里。


王胜江已经在5个城市设立10家创新空间,其中在北京已经有5家,它们分布在望京、安贞、五道口、东亿国际传媒产业园、酒仙桥,总面积共10800平米,相当于1.5个足球场大小,累计服务超过2300个创业团队的超过17000名成员,举办过150场面向创业者的活动。


当王胜江开着车飞奔在京沪高速上的时候,原联想高管吴玲伟领导下的洪泰AA加速器正在对第一批学员进行面试。在发布面试消息的20天里,AA加速器共收到413份BP,最终15个项目成为它们的第一期学员。2016年1月6日,最后毕业的8个项目参加路演,200多位一线投资机构合伙人到场,共计拿到115份TS,其中一个名叫CG365的项目拿到了29份TS。


距离中关村创业大街以北7公里处,是上地的中关村发展大厦。此时此刻,在这里,一条专为硬件创业者打造的敏捷生产线正在忙碌的运转。


艾奇是这条产线的工程技术主管,他的工作是负责这条产线每次开机4小时的维护。他可以轻松地说出这条产线每一个细小部件最近一次的保养日期。周五是艾奇最期待的日子,在那天他可以回到天津的家中与家人团聚,度过一个温馨而朴素的中国式周末。


这条1000平米神秘产线属于洪泰智能硬件孵化器A+labs。在1月18日的发布会上,它终于向世人揭开了神秘面纱。洪泰A+labs创始人乔会君在硬件行业拥有20年专业经验,他深刻知道,80%的硬件创业者都难以逾越量产这个关卡。这条产线能够轻松完成1000台以内的产品生产,并直接对接富士康等战略合作伙伴,实现1000—10万台的爬坡产能。


湖南郴州,电商著名的电商假货集散地之一,当打假严的时候那里的人晚上才开工,为了深入了解一个项目,洪泰新三板基金CEO冯志来到了这里,与一家批发市场和十几位小摊贩混了两天。“转型期的投资,是很令人着迷的事业,一方面我们看到了毁坏,一方面看到了新生。”过去的一年,冯志面见了超过200个项目。


2015年7月27日,洪三板在PC端正式上线,至今已服务了超过200家企业,后台抓取企业数量达到5000多家企业,创始人黄小晴逐渐成为新三板市场中的“红人”,被业内称为“洪三姐”。


在过去一年中,定位于大学生创业服务的“闯先生”两次获得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的接见。他们总计汇聚了3000余个创业项目,三场大型活动2000余位创业者参加,集中孵化了十五个优质项目,拿到了超过100份的投资意向。团队深挖各地资源,足迹踏遍30多座城市,消耗啤酒白酒红酒共200余桶。


洪泰还在全球10个城市布局了区域机构。仅洪泰智能硬件孵化器A+labs便拥有北京、成都、天津、西安、合肥、美国硅谷等6个分支机构。


这些战略平台共同组成了一张触角无处不在的网,我们希望借此增加与优秀创业者接触和持续发生关系的概率。


理论上,一家足够优秀的创业公司可以在洪泰的全生命周期基金里从出生走到IPO。洪泰的孵化器系列和城市布局,则是洪泰在创业深水区的永动泵。同时,也是我们投后服务的一部分。


定力与赛道


去年的光棍节,如果你碰巧出现洪泰在望京的创新空间,你会在场地最中间的会议室里看到一位穿着牛仔裤,踩着运动鞋的“光头大汉”带着10位投资经理看项目。


这位合伙人在洪泰内部被戏称为“金刚”,他以机枪般的语速著称。那一天从早上9点到晚上12点的15个小时里,他们共看了27个项目。另一场马拉松式的会议发生在去年的12月7日,在洪泰一间不大的会议室里,洪泰全体成员从下午2点开始70个项目复盘,会议一直持续到凌晨12点,整整11个小时。


此时,正是所谓的“资本寒冬”,洪泰并未因此而放慢与创业者会面的速度。我们也因此收获了很多惊喜。


作为一个新加入者,洪泰一度不可避免地被裹挟在运动式的投资潮中,但也迅速确立了自己的投资逻辑,开始扮演反趋势投资者。


在2015年初,在全行业的O2O投资到达顶峰时,洪泰首次提出,O2O是一个伪命题,聪明的投资人不应进行贴标签和运动式的投资;2015年下半年,当大部分投资者唯恐避O2O而不及时,洪泰接连投资了数个O2O项目。这些的CEO普遍有深厚线下基础,生存能力极强,又有互联网思维。短短几个月,这些项目的发展都极为迅速。


在去年5月份,市场仍对股市抱有极高希望时,盛希泰提醒要及时避险。当8月份连续股灾已成现实时,他撰文呼吁长期看好中国,创业投资应缚住危机中的机会。我们看到的是中国有人、有钱、有智、有欲的基础没变,移动互联网时代中国的绝对优势才刚刚显现。


在网易年会上,盛希泰发出《错过整整一代互联,中国资本市场须一洗20年之辱》的呼声。他提出,资本市场正在进行1992年以“1+3”的形式进行第三次重构——以注册制为核心点,以3个市场创业板、战略新兴板及深交所网络板为抓手,接纳本土创业者。看清了这些趋势,才会意识到挫折只是创业洪流中转瞬即逝的漩涡。


洪泰始终坚持的是对商业本质和人性的把握,所以在创业氛围日趋浮躁之时,不断提醒创业者要有ALL IN,要对钱和市场有敬畏之心,要恪守亘古以来的商业道德。


移动互联网时代,大麻烦=大机会。中国过去累积几个主要问题:消费、大健康医疗、金融等领域里孕育着巨大的变革红利。2016年洪泰会在新消费、新金融、新医疗健康及企业级服务等几大领域继续深耕。


洪泰在2015年投出的60个项目中,有40%来自消费升级的大赛道,互联网金融与企业级服务则是另外两条主线,平均投资额390万人民币。


因为洪泰首期天使基金的平均投资期只有6个月,大部分项目并没来得及在市场上公开亮相。举几个例子,他们长这样:


悦装网:一位由家装行业10年老兵创办,仅需688元/平米的德系互联网家装公司。


宜生到家:上门按摩行业的NO.1,在寒冬中获数千万A轮融资。


玩偶大师:可以在3天内把儿童的涂鸦一对一定制成玩偶。


光猪圈:青鸟健身董事长二次创业,他试图打造健身领域的7-11。


德尔美客:生于1984年的连续创业者,把年收入10亿元医疗美容行业积累用于互联网再创业。


悦糖:基于大数据和精准医学,为糖尿病和4.93亿糖前患者做健康管理。


nano particles:由哥伦比亚大学终身教授、纳米材料国际标准拟定者创立的特殊材料公司。


小黑裙:只在网络上售卖设计师款黑色裙子的创业公司。小黑裙创始人王思明说,她的创业目标很简单,她希望每一个女孩都拥有一条属于自己的小黑裙。仅用半年粉丝数已达200万,小黑裙销售遍布中国23个省份的136个城市。


去年的11月15日,在奢瑞小黑裙举办“SOIREE奢瑞小黑裙秋冬新款时装发布会”时,粉丝数量还不足8万,月流水不足100万。转折发生在30天后。小黑裙的粉丝增长了100万,月流水也成为上个月的近10倍。在这个项目初期,洪泰还是小黑裙的教练,给与各种可能的指导和帮助,就在短短几个月后,洪泰不得不“退居”陪练的角色,“说不定以后我们连陪练都做不成了”,投资经理殷鹏开玩笑的说。


踪视通:来自硅谷的视频传输高技术公司。去年的9月,“踪视通”创始人谷群山接受了德国《明镜》周刊的采访。他几乎就是热门美剧《硅谷》男主角的原型——在硅谷创业,后被谷歌收购进入其中工作。在谷歌时,他注册了超过50个专利。“每次你接通视频会议、或是在YouTube上观看视频的时候,就在使用这些专利”,他说,“我们以此创立了国际标准。”


谷群山的高质量视频压缩及传输技术正成为万物互联时代的感知入口。1月22日,《我是独角兽》节目组在苏州专门对踪视通和Skype的性能进行了实地对比测试。涵盖苏州的街道、隧道、桥梁、高速、边缘郊区,连续两个小时测试的结果显示,踪视通视频画面质量、流畅度远高于Skype。


“问题在于,你是想改变中国,还是想改变世界?我有改变世界的雄心。”他对《明镜》周刊记者说。



投资60个项目,布局全生命周期基金和系列孵化器,做到这一切的基础是,洪泰最初一年里管理的3.3亿的人民币基金。这是创业者的本分——把不可能变成可能。


1月28日的洪泰首次年会。来自全国乃至海外的将近60余位洪泰合伙人和投资经理喝掉了100瓶红酒和12瓶白酒。晚宴的最后,盛希泰拥抱俞敏洪合唱了一首《朋友别哭》,那短短的不到三分钟的时间,可能是全场最动情的时刻。


生于创业,为创业者而生。



- The End -

洪泰帮BP入口 : bp@angelplus.cn

来源:AngelPlus洪泰帮(ID:AngelPlus001)

编辑:琥珀(ID:weimic)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