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会玩!”这对小夫妇放弃令人艳羡的高薪工作,离京返乡创业去“织毛衣”

asmin 2016-02-22 08:10 故事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因为缺乏种子资金,如今“爱编织”平台还未上线。但是对于30岁的马继伟来说,放弃北京互联网金融领域的高薪工作,返回山东老家创业这件事,初心并没有变。“即使暂时融不到资,我们也可以做订制相关的培训、接一些手工活,保持现金流。”

在互联网行业工作多年后,马继伟夫妇放弃行业高薪,当起了职业织男织女。准备把“织毛衣”这件事变成潮男潮女的“新宠”。虽然当前的进度已经有所耽延,但马继伟还是觉得自己的选择正确:“往大里说,我们还有点民族情结。编织行业日本比较发达,国内很落后,尤其缺乏好的编织设计师。我们希望整合、构建国内手工编织业的生态环境,推动手工编织业革命。” 

手工编织有多大市场?

在很多人心目中,织毛衣只是家庭妇女的日常消遣。

“之前我也像很多人一样,以为手工编织是个过时的行业。”马继伟说,关注手工编织,主要因为妻子刘会菊。

刘会菊是山东大学计算机系的高材生,曾在济南做高级工程师,年薪十多万,在这个二线城市已经是高薪。但一直以来,刘会菊喜欢编织毛衣胜过编写代码,简直到了入迷的地步,在编织设计上的造诣,甚至超过了写代码。

2015年春节后,刘会菊提出,要辞职专门做编织,并开发一个手工编织互联网定制的平台“爱编织”。

马继伟仔细研究了手工编织市场。他发现,在专门的圈子里,手工编织依然非常火热。专业论坛“编织人生”每天都有上万个新帖子,淘宝上与手工编织相关的店铺有两万多家。

现在的手工编织形式更加丰富,已经不再以功能性(保暖)为主,而成了一项兴趣爱好和技术。

此外,在繁忙工作之余,手编可以让人减压,使人心情平静下来。也可以让人尽情地发挥想像力,目睹着编织品从自己手中一点点诞生,那种成就感是实实在在的,甚至会让人上瘾。

而随着互联网的兴起,尤其近两年的“双创”大潮下,私人订制业务越来越受青睐。相对布料衣物,毛衣因其独特的材质,更易做出美丽的款式。网上的各种私人订制毛衣,销量都很不错。

奇趣的编织品

经过半年多的走访和调查,马继伟下了决心,要和妻子一起创业。2015年11月,他放弃了北京年薪几十万的互联网金融工作,回到济南,参与到“爱编织”项目的开发中来。

马继伟的设想

关于“爱编织”,马继伟的设想是:汇集客户和编织设计师,将其做成一个类似亚马逊的平台。编织设计师在“爱编织”上开店,“爱编织”自己也将在平台上开直营店。客户可以去店里选款定制,也可以拿着自己的款式,去平台上“招商”。

因为私人订制的属性,以及手工编织高度可定制的特点,“爱编织”平台上的毛衣和机器加工的毛衣就完全不同。但由此带来的问题也就出现了:由于用户体型不同,织法各不相同,复杂度可参见数学排列组合。编织者每次都要计算织法,将耗费极大的精力。

这也是淘宝等一些平台手工编织价格昂贵的原因之一。

“爱编织”的解决方案是采用大数据。

刘会菊以大数据为基础,运用编程知识,将复杂的款式标准化。编织者只要输入客户的身体数据,系统就能自动出来编织图纸。依据图纸,只要编织者有基本的编织知识,一天就能上手,能很快将一件复杂的毛衣织出来。

这样一来,编织者的门槛大大降低了。

QQ图片20160218113105.jpg

“爱编织”的后台系统

目前,后台系统已经收录了一万多种款式的数据,预计最后可达上千万种。马继伟表示,会尽快为后台系统申请专利。

在业务拓展上,马继伟打算线上线下结合,与线上母婴平台、线下编织店、母婴店及服装店等合作,每个省会城市设立两三家合作店。

在盈利上,将通过官方自营店、交易手续费、广告、编织材料等途径获取利润。

艰难的冷启动

把设想变成现实,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就难了。从马继伟辞职到现在,产品依然没有上线。

马继伟透露,他请了几个朋友帮忙做平台,但朋友都是兼职,导致平台进展非常慢。而夫妻俩已经往“爱编织”里投了二三十万积蓄了,如果请再专门人员做平台,有些吃不消了。

但是,没有产品只有概念,在投资趋冷的今天,投资人也显得非常谨慎。马继伟说,由于“爱编织”的目标群体是儿童和女性,接触过的投资人都表示看好“爱编织”的模式。但是,投资人希望看一个完整的业务逻辑,即“爱编织”正式运营后的业务闭环。这样,马继伟被卡在了这个“先有蛋还是先有鸡”的问题上。

但是,马继伟打算继续坚持下去。实际上,回济南后,已经不止一家公司邀请马继伟去任职。不过他都回绝了,“因为喜欢这一行,所以回绝的时候没有纠结。”


思达派(Startup-Partner.com)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链接及出处。本文作者马慧敏,联系方式mahuimin@startup-partner.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