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北京也有创业梦|“回乡双创见闻录”征文

张亮 2016-02-25 08:01 故事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2_副本.png

评委:屈田  蝙蝠资本创始合伙人

能将咖啡厅的环境和文艺氛围完美结合就是好咖啡厅。毕竟去咖啡厅喝的不只是咖啡,还是体验。主打绿色健康时尚,能让人有饱腹感,但不会为身体带来太负担的“咖餐”正走俏。建议文中的创业者也可以尝试多元化运营的方式,不仅可增加营业额,还能更好地提升翻台率,带动店内消费。但咖餐的出现可能会让环境变得复杂,建议可将餐饮区分类,为各类消费者打造更满意的用户体验。

1_副本.png


评委:肖军  蝙蝠资本创始合伙人

互联网在一定程度上冲击了固有的思维模式,并直接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但工作乃至创业本身需要的实践行为及策略思考并不会因为互联网而发生变化,毕竟创业的目的还是要赢利的。北京作为创业大本营,“双创”的火爆自然会影响并推进北京人积极投身创业大潮,无论是文玩微商运营,还是经营咖啡厅,只要善用市场优势、人力资源优势和本地化优势,都有成功的可能。


以太资本.png


评委:王晨智 以太投资总监

“互联网+”是一个大的发展趋势,但此种模式的大量爆发使得竞争变得更加激烈。另外,文章语言比较风趣,创业故事见于对话之中,文末有打广告的嫌疑。


“嘿卧槽,糊了!把钱都给哥撂下,撂下。”

说话的人是黑子,我的发小之一,地道的老北京人。随着他的这一句,本次牌局到此结束。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你说咱哥几个都这把岁数了,居然还能从头天晚上7点干到早清儿。”黑子说这话的时候,瞪大了自己那本来就比旁人大两圈的眼珠子,捋了捋他那油亮的光头,完事顺便搓了搓脖子上那串黑亮的珠子,一副不服老的样子。其实他今年才26。

黑子高中那会不知咋的就玩上了手把件,那时脖子上手腕上的廉价珠子不知被老师拽掉了多少串。那会我们公认他是在装社会人,按现在的话叫做装X。可谁想这一装还真装成了黑子现在的创业致富路。

黑子在大学毕业后的两年换了5个工作后就再也没有面试过。他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嘿卧槽,你说咱生在北京活在自己的地盘干嘛要给北漂打工?!”。这句话不知戳中了多少我们这一年代的北京人,住在城八区高房价区域,却给外来北漂打着工,不知需要努力多少年,才能在自己的地盘买上一套自己房子。说这话并无地域问题,实则是对自己及上辈过于享受安逸的吐槽。

那时辞了工作的黑子,连哄带骗的从家里拿出来了几万块钱的本钱,跟同样没啥本钱的朋友在潘家园旧货市场合租了一个极小的门脸卖上了珠子串子。在当时,这个极小的门脸的租金对黑子来说都是天价。没过半年,黑子就“连本带利”的全赔进去了。

一心想把钱捞回来的黑子,发现了朋友圈这块宝地,干起了“古玩微商”。借着开店期间积累的10几个主顾,没过半年不但把赔进去的钱赚了回来,还弄了一辆速腾。如今的他,已经开发了几十个微信个人代理,说白了就是天天在朋友圈发照片卖货。

大坑点着手里的钱边点边说:“哥几个行了啊,都数数手里的钱,赢了的都扔上桌来”,一旁的贵哥附和着道:“凑一起早点摊吃油条去喽。”

黑子,大坑,贵哥都是我的发小,打小玩在一起。要不是春节,一年中很少有聚这么齐的时候。我们围着早点摊那脏的一B的桌子坐下了。

“4碗豆腐脑,8根油条,麻利儿的。”黑子对早点摊老板喊道。

贵哥补充道:“单加俩茶鸡蛋,你们还谁吃?”

“哎呦呦,贵哥不愧是贵哥,开咖啡厅的就是不一样嘿,一顿早点吃俩蛋,我们一年收入不见得能吃的起几个。”黑子调侃道。

虽说上学那会我们哥四个成绩都差不多,普遍游走在中下等特别是下等,但10几年过去大家都变了样。如今干的最火的就属黑子和贵哥了。

我问黑子:“就你们天天跟朋友圈发这玩意,屏蔽你的人不少吧?反正我是屏蔽了。”

黑子答:“你屏蔽我是因为你不好这玩意,你看我的那些代理哪个不是好这些玩意的,哪个身边没有几个几十个圈子里的人?天天发,月月发,保不准就有看上的,时间长了就形成了稳定客源。”

我问:“就你发的那些低质量照片,人能信的过你的货?”

黑子答:“大家都是圈里人,好坏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我们卖的不是古董也不是面膜,我把朋友圈卖的假面膜挤出水灌你嘴里你都尝不出是真是假。”

我竟无言以问…

贵哥接过话茬:“我说黑子,你知道我那咖啡馆一天卖出去的咖啡杯数顶你几个月卖的珠子链子么?”

黑子撕了口油条道:“我不懂你们那咖啡,我就知道但凡我去你店的时候就看不到几个顾客。这么说吧,刨去房租,原材料,工资外,我给你一杯咖啡算满了挣10块,你一天100杯,你算算有多少!我一串珠子挣少了落我手里都能三四百,没有房租,没有材料,没有工资。”

几轮对吹对茬下来,贵哥也说上了自己的难言之隐:“不蛋比了,说点正经的。总理都说互联网+好了,但我也没看出来这互联网+给我这小咖啡馆带来什么客户,你们帮我想想辙,怎么拉动客流。”

“微信支付你开通没?”大坑问到。

“不懂你就别瞎说,你看看我店门口上贴的那些标,支付宝支付、微信支付、银联支付全呼着呢,但这只是客人到店后的一种便捷支付方式,能带来个蛋的流量?”

大坑反驳道:“你可别这么说,用现在的话说这就叫做做用户体验,要是你家店没有这些支付方式,保不齐下次就不去你家店了。”

“懒得和你较劲,吃完没?吃完去我咖啡馆坐会。”紧接着喊了句:“老板!结账!微信支付!”

早点摊老板把手在黑灰色的围裙上抹了抹,掏出手机打开微信亮出二维码:“26块,扫我付款。咱这摊小,但也不能差了用户体验不是。”

贵哥惊呆了:“下次还来你这吃!用户体验好!”

贵哥的咖啡厅位于西红门宜家家居附近,第一眼看上去还真像一家咖啡厅,机器豆子消毒柜,杯子垫子小桌子一应俱全,古朴的装修风格在冬日阳光的照耀下颇为安静,适合坐坐。除了店门和吧台上各大便捷支付的贴纸外,一点看不出互联网+加在了哪,这也是让他头疼的问题,怎么才能真正+上互联网,怎么才能通过互联网带来更多的客户。

贵哥吐了一口烟说道:“养这家店我花了20万,现在开始好转了,但这20万不知得等到何时才能回本。”,贵哥的语气就像这缕烟雾,慢慢悠悠的说完了这句话,他不知自己现在能做点什么,回本创收对他来说只能等,毕竟这20万几乎花光了这几年所有的积蓄。

北京创业难但也不难,难在市场的高度饱和大量创业者的竞争,不难在大量的机会。相比父辈那一代安逸享受的老北京,如今的80/90后的北京人已然意识到了“安逸的生活对富有的副作用”。不给别人打工,做自己的事业成为了如今北京人的追求。

就像大坑,一个在国企内享受着朝九晚四的稳定工作,拿着稳定的收入。在别人眼里,他想要的或许就是这一份稳定的不能再稳定的工作,但大坑也在寻找着自己求富的道路。

记得以前去足疗,大坑总会挑年轻貌美的女技师,并在享受服务的过程中问一些有关多大啦?结婚了吗?有对象了嘛?一个人在北京不容易吧?诸如此类的话。而如今,问题也变成了店面多大啊?房租多少啊?一天能接多少客人?店里长期会员多吗?每个会员一个月能来几次啊?一个人能带来多少朋友啊?他说这样最容易摸清一个行业的套路。

大坑问我:“我说我怎么就没觉得你想创业啊?”

我说:“谁不想创业呢?30而立的思维在每个人脑袋里都深刻,但也有人40、50甚至60有所成就,我能做的就是把心静下来,让自己沉淀,找准机会再去做。”

大坑不屑的说:“借口啊借口,你光上你的班,哪里有机会看到别人创业的经历,更别说感受了!还不如自己从试炼中丰富创业经验。”

他说的话很对,但他不知道我现在工作的公司——思达派(Startup-Partner.com),一个专注创业服务市场的新媒体平台,定位“创业干货分享”,每天接触若干正在经历创业的创业者,分享故事,切磋经验。在这里,我怎能不更了解创业?

如果你和我一样,有着创业梦,那么就请加入进来吧。

如今的北京人已然意识到了“安逸的生活对富有的副作用”。不给别人打工,做自己的事业成为了如今北京人的追求。有些人借着互联网的概念做起了大买卖,有些人开着自己的小店,无论规模大小,他们都在品尝着创业的滋味,收入着比别人更多的经济回报。

*王晨智是以太投资总监,服务过的项目包括找煤网,哒哒少儿英语,旅游圈,inxx,半糖,顺丰海淘。他目前关注金融、B2B、内容娱乐、电商等行业的创业项目。
*思达派保留对征文的编辑权益和最终解释权。

未标题-1.png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