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创业者邝静:与美妆“相恋”的十年|“回乡双创见闻录”征文

小样社区 2016-02-25 15:21 故事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我有美丽狂躁症,从小就想当白娘子”邝静(静静)经常这样自我调侃。这些年她常常拖着一个大行李箱,到各个地方上美妆课,现场给学生感受他们的产品,画不同季节不同色系的妆容,来听课的有大学生,上班族,经常也会有母女结伴而来。每场课堂上会免费赠送搭档蕙心做的天然手工面霜。

blob.png

她说“很多人认为成功人士就是要追求更高更远更强,而我想追求的就是更享受,更安心,更快乐。”


回家过年期间,与这个美丽的女孩静静再次相遇并进行了专访,探访这个女孩的在十年创业中,经历了怎样的内心洗礼。

Q:听说你学的是艺术,当时是什么契机让你选择美妆这条路?

以前学的画画,大学时候专业是平面设计和广告设计,但是都没有好好上学,上大学是社会和家庭对自己的期望,不是自己的。而我从小就爱美,喜欢打扮,有美丽狂躁症。

在大学“瞎混”一段时间时候有一天突然就觉醒了,觉得自己一无是处。脑袋忽然就冒出人为什么要活着的这个问题。后来我到图书馆找答案,看了很多哲学书和成功学,有一个书《做你想做的人》这句话对自己有很大的启发。回答这个问题,首先你想做什么样的人,喜欢什么样的事。于是我花了几个月的时间记录能让自己高兴有成就感的事,慢慢的发现自己整理思路里面,工作方向心里模糊觉得就是美妆这块。

之后在朋友介绍下认识了湖南卫视的一个化妆老师,一个六七十岁的老爷爷。并拜他为师。慢慢的我有了一些工作能力,加上在学校搞论文设计头都大了,就决定休学专心学美妆。从跟着老师进入这一行,到现在就差不多十年的样子。


Q:你觉得在这个过程中有没有遇到特别特别难的事情,当时怎么解决的?

一开始的自我怀疑吧。刚开始去上班的时候,拍照写真有风格定位,觉得自己什么都不知道,老是画不好会没有信心,以前在金夫人上班的时候,对方要求占三层假睫毛,我没有照做,就被投诉了,后来我会经常悄悄在别人身上去练,学,最后就成型了。

在毕业之后,我在长沙和朋友开了一家店,我管它叫“四不像”,当时我们各自找家里要了一点钱,帮别人拍摄影,帮别人化妆。年少轻狂,也不懂怎么去运营,经常去玩,不好好工作。后面就黄了。后来我就和朋友搞代购,做的日韩高端化妆品。刚出来很火。我们进货渠道,价格便宜,顺风顺水的开了很多家分店,觉得还不错。这样持续2年多之后,我发现这不是自己想要的,对自己的美妆事业并没有什么突破性的改变。直到和朋友去了云南,遇到很多好玩的人,发现文青聚集地,每天太阳晒不玩,美景看不完。那样的生活是自由而惬意的。我选择留在了云南。做了外景美妆师,重新开始自己的美妆之路。

现在我和爱人回到了重庆,一开始会觉得不应该回来,觉得选择是错误的,其实不是,所有的选择都是冥冥中注定的。我选择去接受它,转变成想要的样子就好了。

blob.png


Q:你心中理想的工作和生活状态是现在这样的吗?

现在的状态和自己想的不一样,不过还是比较满意,有时候还是会心往外飞,觉得外面世界很大,应该出去看看,我以前梦想就是出国,做很牛逼的化妆师。不过我现在找到一个很好玩的事情,我发现内心的世界和外面的世界是一样的,除了可以往外走,也可以往内走,也是一样的开阔。

Q: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想到去开设彩妆课程的呢?

是在回到重庆之后,我曾经在Enzo摄影工作,在那边觉得不自由,没有什么大的价值感,后面就辞职了。不过在那里认识到一些想学化妆的人,她们问能不能和我学,我当时就想没太多就去了,结果发现这种方式让我觉得很轻松,同时能与人沟通,我将生涩难懂的课程改进成接地气的方式,慢慢的积累了一些人,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成了朋友,这种方式不仅能赚钱,还能交流,自由随性,觉得可以做这样的课程。


Q:我曾经参加过你们的活动,大家都很喜欢你和你的搭档蕙心,蕙心现场制作护肤品也很新颖,当初是怎么样的一个契机和蕙心成为了搭档?

在重庆,一次沙龙上我们10个人成立了一个lady吧,平常一起打坐,探讨心灵上的问题,包括旅行,身体,性,等等私密话题。其中有一个朋友是做芳疗和精油的,她认识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婆婆,想做手工护肤品的生意,可以尝试合作。因为开设课程,也考虑到了产品的问题。所以我们就见面了,蕙心很实在,一见面就送给我们一大堆她自己做的护肤品,卸妆油,洗面奶。我觉得很有意思。之前也合作过很多品牌,但是没什么利润,也不是很信任。顾客层次大,我想把产品和他们结合,我想结合产品才是可持续的。见到蕙心就闪现和蕙心合作的这个念头。

Q:有没有和其他化妆师交流过,一般你们喜欢聊些什么,聊天中会不会从对方身上得到一些彩妆的灵感或者启发?

有,我们会互相学习分享,有一个化妆师朋友自律性很强,人也好,现在专业水平也有很大的提升。有一天一起化妆,我觉得她缺了点灵气。我认为化妆师除了基本功之外,还要有想象力和精灵的东西,如果没有天马行空的东西,它就是一个技术活,但美妆是艺术。我最喜欢的化妆师是植村秀。他做化妆活动的时候,不说话,就放音乐,就拿着刷子在模特身上各种画。。。他对皮肤要求,对妆容精致要求,对化妆艺术的高度提升对我触动很大,但不是每一个人都是植村秀。做好自己就好了,现在不缺化妆品,现在缺的是如何让一个普通的女人寻找到自己。这是我应该要做的。


Q: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计划?接下来会开拓互联网这方面的渠道吗?

现在在寻找这条路。这个社会很多人都在追求更快更强,别人也在问我什么时候做大做强,我想,难道不可以更快乐,更享受,更安心,更倒退,更荒废一点吗,有时候这样反而更自得其乐。人有时候会被一股力推着走,而且不知道这个力是谁,我不想受这个力的推动,我希望是自发的力量在推动自己。

我教了很多学生,看了很多女性之后,发现女性对自己有自我怀疑,而且女性天生对家庭对情感对外在对自己存在极度不信任,一个人不能改变另一个人,但是可以通过自己去影响,去引导,大家的能量是在互相转换的,能量的流动能使彼此都得到强大。

我的意义就在于让普通女性接受自己,认可自己,拿起镜子装扮自己的的时候可以发现自己另一面,获得一种愉悦。这对我和对方都是有意义的。也是我目前唯一能做能做好的事情。


世界再大也要让他记住我们的小样,小样社区一个专注于青年人创业的社区。欢迎关注!

小样社区.jpg

*思达派保留对征文的编辑权益和最终解释权。

未标题-1.png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