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养三万土鸡山间奔跑 摸农业套路管理农民的生产销售 服务百家农场

2017-06-12 08:24 人物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奔跑吧,土鸡!

文| 铅笔道 记者 赵芳馨

导语

目之所及之处都是绿色,深的、浅的,层层叠叠。在灌木的掩映之中,两三万只土鸡奔跑、觅食,以每天6000~8000只的速度产下鸡蛋。

这山中一景,存在于“此山中”土鸡养殖基地。2015年,饶晓宇和漆其全开始在重庆养鸡,并以此为契机,摸索农业生产、销售链条上的各个环节。

农业面临的问题是综合性的。”为此,他们成立技术公司“新蜀道”,研发IAcms、智慧农业管理系统等,搭建从农业生产到销售的一整套农业解决方案。

公司先从销售系统切入,再打通生产、流通等环节。目前,全国有约100家农场使用“新蜀道”的IAcms农业联合种养系统。智慧农业管理系统则处于测试阶段,尚未大规模推广。

注: 饶晓宇承诺文中数据无误,为其真实性负责,铅笔道已备份录音速记,为内容客观性背书。

为摸清农业去养鸡

饶晓宇曾一度离农业很近。

大学时,他和朋友漆其全(新蜀道创始人)每天带着大把现金去批发市场采购,研究各种品类的生鲜农副产品,做起了生鲜电商的生意。

两年后,生鲜电商已有几千万规模,有个问题却久久横亘在他们心里:市场鱼龙混杂,消费者无法辨别,也不知道哪里能买到好产品;而农场有好产品却卖不出去。这中间的信息沟壑,该如何填平?

问题的答案,当时的饶晓宇还无法回答。但他知道,自己没有亲身经历过农业生产,“怎么能懂农民的需求?”

2015年,在漆其全的家乡重庆,江津区国家农业产业园区内,他们承包了几百亩土地,建立土鸡养殖基地“此山中”—— 这可能是饶晓宇距离农业最近的时刻。

啄啄啄,吃谷物。

问题来了。在重庆高温高湿的天气下,每天产出的几千只鸡蛋如果不能尽快销售出去,将全部砸在手里。

他们反思,自家养鸡采用五谷杂粮喂养,环境优良,保证了鸡蛋的品质,但却没人知道这些。如何把这种养殖环境和喂养方式更加直观地展示给消费者,让他们产生信任呢?

以小见大,销售从来就不是一家企业遇到的问题,而是整个行业的切肤之痛。

伴随着销售难,农民还面临着资金难的窘境。饶晓宇家里是做养殖的,养过猪。经过近10年的经验总结,他发现广州地区养猪虽在7月、11月有钱赚——但最终还是没赚到钱,因为缺少资金扩大生产规模。

“农业是个无底洞。”在资金难、销售难的循环之下,农民想赚钱,难上加难。

解决资金难、销售难

资金和销售难舍难分,饶晓宇和团队就先从这两方面寻找突破口。2015年下半年,团队另外成立了技术公司“新蜀道”,开始研发销售系统IAcms。

IAcms想直连生产端与消费者,既解决农产品的销售问题,又能帮助农场筹备资金。

团队提出联合种养计划。以樱桃种植为例,消费者先认领某农场中的一颗或几颗樱桃树,农场负责栽培樱桃,并在采摘季节把果实寄给消费者。农场还可定期举办活动,比如线上抽红包、线下农场参观、现场采摘等活动,增加消费者黏性。

这样一来,农场通过众筹获得了一笔发展资金,同时也找到了产品销路,一举两得。

去年年初,IAcms研发完成并进入全国推广阶段。除去自家“此山中”基地使用外,北京的一家农场很快在网上发现了“新蜀道”,并购入一套系统。

饶晓宇介绍,农场可买断或租用系统。买断价格较高,需要约10万元。平均来看,农场使用系统的平均成本在一两万元左右。

目前,全国有约100家农场使用IAcms系统,分布于河南、河北、山东、新疆、北京等地。以客户鸿辉牧业推出的“养羊啦”产品为例,今年4月,购羊款合计6050.7万元,年销售额5亿元。

农业整体解决方案

系统能够做到让农场直面消费者,但如何让消费者先掏钱,则涉及信任问题。

就像饶晓宇介绍自家的土鸡——按照纯天然标准饲养:放养、喂食谷物。“但自己说了没用,得用摄像头把这些过程放到网上,别人才信你。”

时间拉回至2015年年底,销售系统之后,技术团队继续开发智慧农业生产管理系统。系统包括摄像头、传感器等硬件与软件部分。通过硬件,系统可以获取农场内生产、养殖的实时视频,以及温度、湿度、光照时长等参数。

结合农民的使用习惯,智慧农业生产管理系统系统基于微信端开发。农民可以利用公众号的H5界面实时管理生产状况,视频接入销售系统后,相当于为农产品做背书。

然而这不仅仅是为了解决销售中的信任问题——“农业面对的问题是综合性的”。除了资金和销售,生产和流通环节也并非一帆风顺,所以团队也希望IAcms系统能帮助农民优化生产过程。

◆ “养羊啦”使用IAcms系统的其中一个板块。

研发中,硬件成了最大的问题。市面上摄像头、传感器等设备等功能相似,差别在于稳定性,比如有的硬件不稳定,数据传不到系统中。

起初,研发团队采购硬件再组装,这就导致质量参差不齐。之后,硬件要进行批量测试,在各种不同环境下检测其稳定性——结果差强人意。

无奈之下,团队于去年年底着手自主研发硬件。短期内,研发成本较高,但饶晓宇觉得这样的做法能够在未来减轻售后的压力。

一套智慧农业管理系统的成本在5000元左右。团队希望尽可能降低研发成本的同时,也能与政府合作,让更多农场用上这套系统。目前,生产管理系统处于测试阶段,尚未大规模推广。

加上农产品溯源模块,“新蜀道”已经形成了从生产管理、流通到销售、资金的整套解决方案。这种业务模式,市面上并不少见。饶晓宇反复强调,这是因为农业的问题是综合性问题,因此更需要综合性解决方案,“从某一点上找到差异不太现实”。

未来,他希望农场在系统的指导下,能够让生产达到“以销定采”的水平,这或许是农业生产的理想效果。

这也是政府的目标,它们需要对当地的农业进行宏观指导。接下来,“新蜀道”计划与政府合作,为它们提供农业大数据。

因此,饶晓宇并不担心有多少家公司来分食这块“蛋糕”——先打磨、再推广产品,“国内有数不清的农场,(现在合作了)几千家农场算什么呢?”

据悉,团队已投入200多万用于养殖基地与“新蜀道”的技术研发,除去研发费用,已实现盈利。饶晓宇表示,公司并不急于融资,但仍希望有农业资源的投资方“锦上添花”。

不过,这位年龄并不大的创业者在采访尾声表示,做了这么久的农业,他还没接触到“核心问题”。而面对最古老的行业之一,未来道阻且长。

/The End/

编辑   孙  娇     校对   石  伟

如需转载文章请联系铅笔道微信客服号(id:pencil-news)获取授权资质,否则我们将依法追究相关责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