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前,也恨极了大棚……

农湾 2017-06-26 19:11 新农业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我以前,也像许多普通食客似的,恨极了大棚。

作为山东人,自小生长在孔孟之乡、礼仪之邦,两千多年的重农思想一脉相承,也刻印了一份对于土地的特殊敬畏。这份敬畏中包含了遵从自然的朴素唯物主义思想,尤重顺应时节。然而略显讽刺的是,正是在这片土地上,不少农民们以“人定胜天”的坚定信念,建起了无边无垠的温室大棚。

对于大棚蔬菜,我曾颇有不屑。就单说吃黄瓜这件小事,在我看来,此物就应在烈日炎炎之下,品一份清凉,而在冬季吃大棚黄瓜,虽也有爽脆多汁的口感,却少了一份清凉和甘甜,更缺失了一份夏日的情趣。一如孔子所说:“不时,不食”,即使在两千年后也得到了现实印证。

当然,过了这么些年回头看看,当时确有些“前朝遗老”的既视感。如今恨意已弥散了不少,倒不是缺失了对生活品质地追求(我现在仍会时常以大棚蔬菜口味为契机,追忆往昔的纯正美味)。只是多少见过些世面,回头看,明白了一点。

大棚是我们平民的福利

其实在西汉时期,我国就有温室大棚历史记载了,只不过当时是权贵阶级的特权,乃至是皇室特权。《汉书》循吏传载,“太官园种冬生葱韭菜菇,覆以屋庞,昼夜燃温火”。说白了就是管理宫中菜园的官员搭建起一些简易的设施,并用火为建筑内加温,培植反季节作物生长来供皇室成员享用。欧洲温室发源同样要感谢皇室的“吃货”属性。公元3世纪,古罗马皇帝提比略因酷爱一种原产于热带、喜欢高温多湿环境的蛇瓜,便在其正常生长季节结束之后,用装有土壤的木箱种植蛇瓜,并将木箱放在一个房间里,并为房间装上云母薄片,既能使阳光透进室内,让蛇瓜吸收太阳的光热,又能保持室内的温度。

在大棚的历史进程中,从罗马人的地下暖气管道,到法国人的燃烧粪便加热房间,再到英国威廉三世的取消窗税之后,玻璃温室大规模应用……温室以越发亲民的形式与民主政治进程步调一致地走进了大众生活。

如果是仅以种植角度而言,大棚确实扭曲了生物的自然发展历程。但因为负载了平民生活品质提升的因素,温室大棚已经是不可多得的平民福利了,当旧时皇室才能享受的温室蔬菜已“飞入寻常百姓家”,又还能恨什么呢?

我以前,也像许多农民似的,恨极了大棚。

这份恨意,源自大棚工作的艰苦环境。

为了保证蔬菜生长所需的温度和光照,大棚里需长期保持高温。冬季尚好,可夏季实在难以坚持。北方的夏天本就难熬,大棚内的温度更是动辄四五十度,加上高湿的环境,普通人呼吸都困难更不要说从事体力活动了。而除了闷热之外,棚内污浊的空气更一言难尽。有机肥料散发的气味令整个大棚弥漫一种腐败的腥臭,更为棚内空气增加了一份凝固的质感。我曾数次看到来到大棚体验生活城市青年兴奋的神情在进入大棚的一瞬间凝固,而后匆匆败兴而归。对于温室农民来说来讲,在这样高温湿臭的环境下每天工作8个小时甚至更长是最为平常不过的了。

当然,过了这么些年回头看看,如今恨意完全消散了。随着时代科技的进步,新时代大棚工作环境已经完全改善。

高效设施农业大棚的发展提升了大棚的温控优势,现在种植的光伏大棚内拥有完善的实时监控智能调节系统,棚内的温度、湿度、光照都能得到实时监控并通过风机、卷帘、灯光等设备实时调节,在实现作物生长过程精确控制,提高种植效率的同时改善了棚内环境。

大棚是农民的福音。

农家有句话说“一亩园,十亩田”,说白了就是说菜园子收入高,一亩得上十亩大田作物的收入,大棚的收入更高于菜园。在大棚里种植蔬菜,因为温度、光照等条件的可控,既可以选择在大批量的蔬菜下来之前,早一个季度上市,也可以在晚一个季度之后继续种植,这样就可以保持在蔬菜生产的淡季里卖一个好价钱,很大程度上提高了收入。农民在土地上辛苦劳作,获得土地的馈赠,无非是为了一份宁静安稳的生活。以更多付出获得更好回报,提升生活质量,何乐而不为。

我以前,也像有些新农人似的,恨极了大棚。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关于从城市回归故乡的缘由,相比于谈那些沉重的情怀,艾青这首《我爱这土地》才是最贴合的回答。

中国人讲“安土重迁”,也讲“背井离乡”。每当在城市冰冷的钢铁丛林中摇摆不定时,总会怀念土地的厚重包容。我爱土地上的烈日微风,也爱田间的虫吟鸟鸣。可遍地的大棚占据了曾经的土地,将田间的乐趣变成了机械生产,也入侵了的我心中柔软的故土。

然而过了这么些年回头看看,如今恨意已变成了爱意。倒不是改变了对土地的眷恋,而是经历风雨后,回头看,明白了土地的内涵。

大棚是土地的再次进化。

从狩猎到农耕,土地包容了人类与动物的和谐统一;从刀耕火种到精耕细作,土地承载了人类的自我成长;从个体经营到机械化生产,土地见证了人类的发展进步……

每一次农业生产力的提高都是土地的再升级,土地用它的包容承载了一次又次的人类进步,向人们展示着自己无尽的生机和潜力。大棚也是如此,与其说大棚侵占了土地,不如说大棚开发了土地的潜能。

所谓“仁者乐山”,土地亦如大山,我所爱的不是土地上劳作的“皮相”,而是土地温暖与包容的精神内核。真正爱土地的人,不应该“自私”地将其限定为自己心中的模样,而应“大方”地发挥其更大潜力,实现土地资源的最大利用。一如大棚,虽改变了土地的“外在”,却保留了其内核,成全了其进化。如今我也深沉地爱着大棚这一土地的延伸。

从实际看来,大棚不仅完成了土地的“深入”发掘还拓展了“立体”领域。如今的光伏大棚不仅在做到了物理空间的充分利用,还在一定程度上激活了土地系统潜能,利用光伏与土地结合的方式,搭建土地与金融的桥梁,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新农人的投融资难题。

建立在现代光伏大棚中的农湾公司,借助昌盛集团一流的光伏农业园区规划、设计、管理能力和经验,可根据不同区域、不同植物对光照、温度的不同需求,科学配置棚型,实现光伏发电与农业种植的完美结合。不仅如此,农湾还充分利用资源,沟通了金融与新农人,搭建了一系列立体化服务体系。作为农业垂直领域创新创业孵化平台运营机构,农湾专注于农企孵化、农业投资、农业产业链整合行业,以“让新农人更容易赚钱!”为使命,以“农人湖畔·创业湾谷”为愿景,打通“把有‘品’的农产品卖给有‘品’的消费者”的路径;依托集团公司全国已布局的百余个光伏农业现代产业园区、10万余亩的设施化土地,在全国范围内已布局并打造了20个农业创客空间、10亿规模的农业产业基金、农湾云服务平台以及农湾系服务提供商集群,可为新农人提供金融服务、技术支持、电商物流、品牌运营、知识产权等全面服务支持。同为创业者,新农人应享受与互联网创业者同样的服务,农湾就是新农人的“孵化器”。

欢迎新农人,来到这“农湾”这个我深爱着的温馨“大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