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果美食联合创始人朱虹或孕期内“被离职”

思达派快讯 2016-03-25 19:27 新闻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3月25日下午消息,豆果美食联合创始人兼公司副总裁朱虹近日发朋友圈称,自己因为管理上的分歧在孕期内收到了公司解除劳动协议的要求,并在公司制度上遭到故意构陷,于是在朋友圈公开向豆果美食CEO王宇翔喊话。截至发稿前,豆果美食官方尚未就此事公开回应。

朱虹称,去年年底开始和公司创始人兼CEO王宇翔出现管理理念上的分歧,当时得到董事会同意起草优先退股协议,可在未来一年半内优先退股,但实际上并未得到签署生效,却收到公司CEO以协议内容完成为由让她离开,当时朱虹已经怀孕1个月。

朱虹表示,自己在孕期受《劳动法》保护,公司不能单方面解除劳动合同,CEO王宇翔于是提出以4个月工资补偿一次性解除劳动关系,“说这已经是看在大家合作多年的份儿上……警告我说如果我继续留下,会把我工资降到很低,打劳动法官司公司方面也能赢。”

其后,朱虹在多次沟通CEO王宇翔未果的情况下,收到了停发工资的通知和公司委托律师的联系方式,正式通过法律途径沟通,但豆果公司律师表示,只能传话,没得到授权。之后便得到了公司制度性构陷,强行增加了之前明确要求不需要的“靠前打卡”。

朱虹自认为这是一场“家丑”和“闹剧”,但表示希望得到CEO王宇翔的公开回应。

截至发稿前,豆果美食尚未就此事发表公开回应。

以下为豆果美食联合创始人兼副总裁朱虹在朋友圈的实录:

周末开始,因为我朋友圈的内容给大家带来了困扰。很多朋友都发私信来关心,问我发生了什么。是的,的确发生了一些我不好意思去讲的事情,以我的处事原则,我是不愿意让“家丑”外传的。

这里熟悉我的人,一起见证过我每次的夜航回家,常年周末无休在全国各地跑线下活动,还有前年深冬豆果年度美食盛典搭建现场时,半夜掉进没腰深的冰窟窿里的场景。创业过程中因为过度疲劳诱发心脏病,腰椎间盘突出进行手术……对这个公司,我投入了太多的付出和情感。

也正是因为这样,一直顶着家里的压力,没考虑怀孕,总想着等豆果上了正轨后再说,这一拖就拖到了我38岁成为高危产妇。而万万没有想到,作为高龄产妇的我却遭到了闷头一击。

去年年底,因为与创始人(CEO)在经营和管理理念上有一些分歧,董事会同时同意起草有关我的优先退股协议,在未来一年半内允许我优先出让股份,但这份协议在春节前并没有签署生效。我当时已怀孕一个多月,正是孕吐剧烈的时候,突然收到CEO以协议内容完成为由向我提出让我离开的要求。说实话,当时卧床休养的我非常震惊。因为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职场桥段会在我的身上发生,而且是在我的孕期。

在我提出孕期妇女在孕期和哺乳期期间是受劳动法保护,不能单方面解除劳动合同后,CEO仅仅提出以4个月的工资一次性解除劳动关系,说这已经是看在大家合作多年的份儿上……警告我说如果我继续留下,会把我工资降到很低,打劳动法官司公司方面也能赢。

作为联合创始人我真的不愿意闹得这么大,我也没有想让公司声誉损失,但之后我试图多次沟通CEO,却只得到闪躲和回避,3月10日公司停发了我2月份的工资,而我没有收到任何形式的通知和确认,据说仅是CEO口头通知HR执行。我在3月10日当天曾向CEO询问,他没有回应,之后便是公司HR建了微信群给了我公司委托律师的联系方式。

上周五我和律师见了公司委托的王律师,王律师称他只是受委托来见面,没有得到授权,只能负责传话。我当时明确表达:豆果相当于我尽心养成的孩子,我希望公司一切都好。如果为了公司长远利益,大家坐下来愿意和解的话我会接受,但前提是公司要先停止在孕期停发薪资的违法行为,然后我们一切都是可谈的。

然而,之后的事情发生了急剧变化。

就在见面之后的当天,公司连夜群发邮件出台考勤新规,要求“全体员工包含副总监及以上管理层全部指纹打卡”。 而之前公司执行的考勤制度中规定“7。 以下员工可不需要考勤打卡:公司总监级及以上人员(不定时工作制,无任何加班费)。”

于是周一上班后,我请HR帮我录指纹,但被拒绝了,因为CEO没有授权她给我录指纹。

很清楚,CEO试图以旷工为名,在仲裁上得到证据。

按照律师的建议,在公司明显意图制造我旷工假证据的情况下,我必须拍照录像留存出勤证据,同时需要定位,于是才有了朋友圈不得已的打卡行为。

这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闹剧,作为高层我甚至觉得非常丢脸,我不知道这一切不得已的维权行为会带来什么,最坏的结果就如朋友好心“提醒”的,影响未来我在这个圈子里的形象。的确,全部的真相我很难全盘托出,毕竟我仍然顾忌着豆果的未来,无法说出更多真相。

王宇翔,到现在为止我都希望能和你直接沟通,有问题可以解决,多年合作的感情我甚至可以让步,请拿出一个创始人该有的态度和解决问题的方式。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