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银资本王煜全:创业者要破除对硅谷创新的盲目崇拜

思达派创小二 2016-04-06 15:24 看法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4月3日,混沌研习社《硅谷专场:爆发式增长的引擎》课程中,海银资本合伙创始人王煜全为大家带来《硅谷科技+中国应用:积木式创新带来的全球机遇》分享。

王煜全说,硅谷创新文化长期重软轻硬,苦于硬件制造能力缺失。在协同创新时代,中国制造企业应该学会用自己的优势加速对接,完成积木式创新升级。以下为王煜全分享内容,思达派(Startup-Partner.com)略有编辑:

PayPal创始人彼得·蒂尔在硅谷说过一句非常有名的话:“我们想要一辆会飞的汽车,但是我们却得到了140个字符”。

什么意思呢?彼得·蒂尔用这句话来讽刺硅谷的VC(风险投资)特别不愿意投资硬件公司。

硬件没有快速迭代的概念,做出来一批,错了就只能扔了, 风险成本太高。但是软件不一样,只要几个人在那里编程就可以了。

所以硅谷的风投更愿意投资软件。但是大家都清楚,真正改变世界的只能是硬件,硬件才是世界经济的真正支撑。

所以这句话让我们学会用全景式角度看待硅谷文化,一方面我们肯定硅谷的创新文化是有价值的,但是另一方面它也有我们一直忽视的弱点。

我们应该学会全景式角度看待硅谷文化,硅谷的创新文化是有价值的,但它也有我们一直忽视的弱点。

1、破除对硅谷创新的盲目崇拜

我的第一个观点是要破除对硅谷创新的盲目崇拜。

我们现在对如何创新的认知有一定的偏差。很多人都觉得异想天开,灵光一闪,想到一个好点子就叫创新。

其实当下的创新更像是在一个紧密结合的社会网络中,不同专长的人在一起的协作。

基于这种理解我认为创新就是高效协作,高效协作的前提就是每个都有独特的优势。这些优势能够高度地协同,做到别人做不到的事情。

到处正在发生的创新应该是一群有能力的人高度的协同。中国企业应当要参与其中。中国可能支持不到Facebook的创新,软件类的不需要我们,但我们可以支持到所有的硬件创新。

就像彼得·蒂尔说的,人们需要的是会飞的汽车,却得到了140个字符。但是中国人可以帮忙做出会飞的汽车,我们的背后有中国制造业的支撑。

可能很快你就会看到飞行汽车在中国生产出来,卖到全世界去,中国可能还卖不了,但是可以卖到美国去。全球经济一体化,各个领域高度协作的过程中,中国是有一席之地的。

很快就会看到飞行汽车会在中国生产出来,卖到国外去。

2、硅谷最缺硬件制造能力,用中国优势对接硅谷科技 

中国的制造业是全世界最好的,尤其加三个定语之后,大规模的,复杂产品的,开放制造能力,这三个方面具备的,只有中国能做到。而这三项,美国的这3万家企业都需要。

这3万家做的科研都是复杂产品,那么先进、那么复杂,又投了上千万的投入了,他做产品一定希望要全球量产,这样把成本摊到极薄,这个市场占住了他就赢了,那就只有一个选择,就是找到中国,所以在硬件上中美极其吻合。

但是双方的软件差异非常大。我们去年找了一帮企业到中国来,基本上中国的企业都说,我有市场,我有销售队伍,我还可以谈各种便利条件。老美就问一句话,我是小公司,知识产权怎么保护?大家没有共同语言。

所以我希望如果你拥有一个工厂,你要学会跟别人谈判,因为这个工厂就已经是你的筹码了,只要你会谈,你就有很大的机会,没必要自己成为谷歌,你如果是谷歌的二股东也很不错。

如果你没有一家工厂,你可以找到一个能够被你说服的工厂,也可以一样作为你的条件去跟老外对接,因为那里有3万家企业等着我们,都是世界第一流的。

所以这是美国的一个新趋势,这个在硅谷也有份,大量硅谷的企业也是这样的企业,硅谷的电子,甚至包括医疗器械、机器人,都需要硬件,很多都是这种类型的。但是不止是在硅谷,全美都有这样的企业。

为什么他们要做到这样的事情?是因为他们的协同。协同的原则就是拼积木,缺什么就找外面的人来跟我们合作什么,所以我们叫积木式创新。

积木式创新的核心就是双方各有特别强的优势,我们把它叫双长制,一个特别牛的想法和一个特别牛的实践者。我没有好的想法,但是我能和这个创新者配套,我一样能赚钱,因为他们会赚钱。

一个例子就是日本软银的孙正义。当时苹果iPhone进入日本市场,是孙正义主动找到iPhone。孙正义说,你开条件,我都答应,只要让我做iPhone的独家运营代理商。

日本软银(Softbank)在很长一段时间独家代理iPhone,只要买iPhone就只能通过他的运营公司。孙正义通过代理iPhone这件事情将当时日本最末流的通信运营改造成日本今天最大的通信运营商。

孙正义有一句名言,iPhone是明治维新时期的火枪,只要你拥有了火枪,你就能突破困境,改变时代。所以企业家找对方向找对伙伴,一样可以协同升级。

如果我没有好的想法,但是我能和一个特别牛的创新者配套,我一样能赚钱,因为他们会赚钱。

3、积木合作的隐患是容易被替换,能否成功对接先进科技是关键

在这样的积木式机遇里面,我们必须要小心一点,因为积木式创新是长板和长板的合作,中国之所以有这个机遇,是因为我们有开放的大规模的复杂制造产业的能力。

当双方的合作没有那么顺利的时候,对方可能会做一块新的板来替代你。

我有很多在美国做硬件的朋友说,和中国的硬件制造商合作是一部血泪史。大家可以想想有没有这样的情况,收到一个外国公司的订单,问这样的产品能不能加工。如果是美国人一定客观评估能不能做,多长时间能做出来。

中国人一般怎么说?能做,先交定金。然后能不能做再说,反正定金已经拿到手了。

所以美国人说,我们和中国企业合作,都不是遇到真正的骗子被骗了,就是非常正规的合作也会遇到这样的情况。长此以往,那美国公司肯定要想办法替代你。

怎么替代?高科技就可以改变。所以不要认为中国的制造业优势高枕无忧。我认为我们制造业的优势还有10年的窗口期,如果这10年我们学会和世界先进科技对接,我们可以把优势延续得更久,如果没有对接成功,这个优势将逐步消失。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