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创业当成是一场摇滚演出,果酱音乐想认认真真专注音乐产业

覃晃晃 2016-04-25 08:02 故事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摇滚在国外就是主流文化,在中国还是属于小众文化,”果酱音乐市场总监药棍单耳耳环,半截花臂,黑T,下午见到他的时候,他正在跟一“玩儿乐队的朋友”聊天。“虽然摇滚跟变现扯到一块儿味道变了些,但我们并不排斥。毕竟商业和情怀是两个事情。”

1、“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因为各大音乐节和线下活动的合作,药棍像赶通告似的在各个城市轮转。

即将袭来的一票音乐节里,果酱和长江音乐节看对眼,成为其媒体合作方。长江音乐节崔健、许巍、好妹妹、万能青年旅店的可期待阵容,让专注独立音乐的果酱又有了吸纳新一波迷妹的契机。

不同于乐童CEO马客拿着黑胶先搭建“资金众筹、演出票务、个人巡演等系列性资源整合链”,再向用户靠拢的走法。果酱音乐希望自己一开始就从最基础的娃娃群众抓起。

业务上,果酱音乐跨界对标36Kr,想成为音乐领域的36氪。除了网页排版相似,团队也参照36氪样本来构建音乐“服务生态”。就连启动方式都同样、选择了低成本但容易聚焦的媒体:提供海内外的报道咨询,积累可观用户数后,转而切到创业者/音乐人最核心的需求。

至于想做的事,药棍说,就是扎根于大众的音乐媒体。“我不是社会主义也不是资本主义,而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2、“荷尔蒙”

5月的网易云音乐,果酱音乐旗下海盗电台在播着“不只有眼前的交配,还有春光明媚。”

果酱音乐定位是国内领先的音乐新媒体,里面的内容确实有一股子荷尔蒙的气息在。和旗下20几个发布渠道一起,倾向于“服务音乐人”:以报道等形式为“不同层次的”音乐创作人做宣传;

旗下公众号“摇滚客”,现在已经独立出来做自媒体;

海盗电台是国内知名的电台博客,订阅量和单期收听量都是数万级别;

“开放日”作为果酱音乐的线下音乐发布会,截止发稿已走过上海、杭州等6个城市。线下活动首站是去年8月在南京,参与人数100多;等到今年3月26日再战南京,400人的剧场满场。从地点、形式上团队也在进行不同规格的玩法调整。

这种线下活动,看起来也有些像创业“路演”:找到当地城市的地标性的livehouse,再找知名度较高的音乐人以及小众音乐人,将自己的音乐作品以推产品的模式往外推广。

开放日跟普通音乐演出的不同在于把自己音乐作品的意义以及创作态度放出来,“我和我的音乐是这样的,你也可以自己想象。”

“成都站还有山东过来的年龄很大的乐队,他们觉得说在山东站办的活动错过觉得挺遗憾的。就靠着来演出这个契机来成都玩儿。我们还是感触了下。”团队的计划是,在不出意外的情况下一个月走一个省会级城市,5月西安,6月北京,7月台北。慢慢把独立日当做一个品牌做起来。往更商业化的路径上靠。

3、“音乐人孵化器”

“开放日”嘉宾有较分明层次,大牌音乐人是已经被市场验证的欲望投射体,做推广没难度(或者说,其实是互相助力推广);如果是更为小众知名度低的音乐人,果酱音乐就会在开放日之前,征集观众的表单,根据作品和现场表现力择优。根据现场报道下的迷妹反馈,“到更多城市办吧”的呼声力压众评。

药棍说,“年底可能会深度合作一批小众音乐人。”

“多了一重经纪人角色?”

“如果非要说一个概念的话,可能更像是湖南卫视。”

其实,这一点,果酱音乐在拉勾的招聘里写得更清楚:“未来将以音乐宣发为核心,将拓展至艺人经纪、唱片制作、渠道发行、媒体曝光等一站式独立音乐发行服务。”

可以理解为针对音乐人的孵化器?

“大家可能觉得说湖南卫视烂大街喜闻乐见的,但是他们做的事儿认真专业,做的是很极致的东西。我们拿这种态度来专注做音乐。主流音乐我们也不排斥,但是我们可能有侧重亚文化的版块。”

药棍觉得做这音乐一行有很多“不认真”的人,“我是搞艺术的”这种想法驱使下的就没把它当做一种职业来对待。但这并不是音乐人应该有的摇滚态度。果酱音乐希望自己能在商业和摇滚之间把握好。比如,虽然要弄很多国内外“滚圈”图文视频资讯等“保持跟同行竞争”的内容,但果酱团队在线下也开始侧重“不写大情怀赚流量,就写小众音乐人”。

——想起前几天老道消息《创业是我们这一代的摇滚》,莫名有点燃。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