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马云的台子,却唱刘强东的戏,音悦台到底怎样玩“粉丝经济”

琥珀 2016-05-09 08:00 攻略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熟知音悦台,是因2014年4月15日微博上刷屏了TFboys获得了音悦台V榜第一名的消息,这一天也被纪念为中国第一个 Internet Star——TFboys出道的日子。当然你可能不知道的是,那年的V榜也同时还送出了李荣浩音乐生涯的第一个奖;而近期的音悦台又因为“秒”了鹿晗专辑礼包以及演唱会周边,“圈粉”集中营,被投资人频频拜访。

“你觉得有哪些公司是真正在20年以后还能够存在的?”刚见到思达派(Startup-Partner.com)小编,张斗先抛出了他的问题。这位音悦台的创始人边问边端起星巴克特有的打包纸杯,抿了一小口,里面却是碧螺春。专访就这样开始了。

一、看好“两类半”公司

在张斗看来,20年后还存在的公司有“两类半”。先说那“半类”,就是技术相关的公司,比如做VR领域或者做音响等硬件公司;第一类是像迪斯尼这样的公司,它不止是简单的生产出一部好作品,而是可以生产这个IP的同时,还能围绕着这个IP并把它做成“百年老店”;第二类,就是平台类的公司,因为平台型的产品垄断性、资源的稀缺性以及它构置的壁垒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慢慢增长。

基于此,就不难理解音悦台要做的事——在泛娱乐产业领域去构建一个平台。张斗表示,在中国物质经济的发展里,就算消费如何升级,都不可能再出现当年全国人民从用肥皂水洗头发到用洗发水洗头发的转变。但我们认为在文化领域却是有这种可能性的,它完全可以形成一个独立壮大的平台,而这个平台是完全可以和马云的平台等量齐观的。

对标阿里巴巴,音悦台在文化创意产业面临的局面和当年阿里巴巴崛起时面临的确实极其相似。

10年前,中国的生产制造业里有大量中小型“作坊”,它们亟需通过一个平台来做生意,这是当时淘宝诞生的逻辑,它通过提供服务来满足了生产者的需求;同时,当年淘宝模式之所以打败易趣的根本原因是因为当时中国的人均GDP低,消费质量不高,但淘宝满足了消费者的需求。

张斗说,“这说明,如果一个东西不能解释它的被需要,很可能一场空。”所以结合国情,对标阿里,张斗开始用GDP的逻辑玩起了“中国式粉丝经济”。

“很多人都没看明白,为什么要在这个时点做文化创业产业。”相比只瞄准眼前风口的创业者,张斗更愿意从宏观角度去分析行业,他说,“根本逻辑,即:人均GDP突破一万美金以后文化创意产业才有了最基础的发展潜力,在全世界都是如此。”

他一语道破了GDP与音乐产业的关系,“举个例子,韩国HOT组合在1997年-1999年火爆的根本逻辑是1996年时韩国的人均GDP突破一万美金。”张斗说。且据了解,现在中国的文化创意产业在人均国民生产总值的占比在3%左右,而韩国、日本、美国都在30%左右,所以这本身就暗藏一个10倍以上的增长。

当然,除了从对GDP的对比,张斗还表明,“虽然全世界的音乐产业都没有做平台,但是[平台]路子在中国是绝对走得通的。”

首先,就像10年前阿里面临的“作坊”缺少平台销售一样,目前在中国的经纪公司里大约是40个人来服务7个艺人,而在韩国则是50:1。所以中国艺人纷纷成立工作室,但仍亟需一个服务平台来对接下游的粉丝服务。

其次,粉丝也缺少一个专业的平台来满足其对偶像的情感溢价消费。大多数人都忽略了在音乐产业里,除了满足生产需求之外,还要满足消费需求。所以[搭马云的台子]在这里显得尤为重要。

二、音悦台的商业逻辑是“搭马云的台子,唱刘强东的戏”

音悦台是一个基于8年时间去做粉丝服务的音乐产业平台,包括音乐媒体平台和音乐社区平台以及榜单。而后面,张斗告诉思达派(Startup-Partner.com)音悦台将开始用“京东模式”,“自营”做音乐产业平台,并且坚持“零售”,靠专业的人才来构架壁垒。

“说白了,我们就是在文化创意产业里做15年以前马云在经济领域做的事情。”张斗强调着说,“但我们要用的是刘强东的办法。”

以音悦台与鹿晗的合作为例:和鹿晗的合约是音悦台自己签下来的,之后音悦台也会独立组织人力生产等来为服务鹿晗的粉丝。“这就像当年刘强东3C产品自己做一样”,张斗表示并不赞同“阿里音乐”的逻辑,他说,“[大而全]的平台不能解决音乐产业的特殊性。”他进一步解释:

1)文化创意产业是一个绝对的非标产品,是情感类消费。服务标准化本身是没有问题的,但艺人需要的是个性化的东西,用淘宝的逻辑就完全反的了。而且每个艺人都有固定的创作团队,在这个状态下,行业里的“信任”是交易的根本,这个“信任”是极不可能在短期内形成的。

2)今天的文化创意产业是绝对的两极分化,可能只有10%的艺人占据着这个市场90%的资源和销售收入。所以现在的艺人缺的不是流量,而是个性化的服务去满足粉丝。

3)要清楚的知道产品是以谁为核心做的。是粉丝还是艺人,这是一个商业上的逻辑。做产品要看准“需求”再下手,什么都做的“散养式产品”容易人格分裂。

三、在一个蛮荒的时代,最核心的是立标准

但毕竟基于文化创意产业的消费还是少有人走的开荒路,而就像淘宝在没有支付信任的情况下“立”[星和钻]的标准一样,张斗选择了榜单。

“音悦台在6年前就开始立标准,做基于互联网的粉丝榜单——V Chart,”张斗说,“这是一个100%基于用户投票产生的榜单,后来和Billboard(中文译名公告牌,可以说是欧美流行乐坛最具权威的民选奖项)战略合作。”

把决定权交给用户,选出来的东西也许不被专业的人看好,但是它代表了真正的消费。张斗说,“我们认为这是值得被尊重的。音悦台一直在真正的服务用户,做榜单、立规矩,打通生意体系。而且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相信,这个[标准]的价值会一天一天的在累积。”

基于经验以及对“粉丝”的了解,音悦台在今年下半年也将推出“专辑排行榜”。

35694-160410215K31Z.jpg

4月9日音悦台宣布联合各大音乐平台成立中国专辑榜发布会现场

“一个歌手的专辑不应该被MP3所取代,因为粉丝买专辑是想要得到情感溢价的[回报]”。张斗进一步解释,以鹿晗的专辑“被秒抢”为例,这个“回报”可能就包括:榜单的第一名、鹿晗专辑得到PWC在中国的第一个认可、拿国际唱片业协会颁发的白金唱片的认证。

从经济学角度来讲,粉丝是真正付出情感溢价的消费者。如果懂这个逻辑的话,产品就应该为了粉丝去提供各种各样的服务,而这个服务就是产业发展的必备,这个必备如果被音悦台做出来了,三五年以后形成国内的绝对第一的话,那音悦台的平台价值一定是不可或缺的了。”张斗说。“而且更重要的是,如果10年内中国的人均GDP从8千美元涨到1.5万美元的话,落在音乐产业里的增长可能就是上百倍了。”

35694-160410215911328.jpg

数据来源于音悦台联合艾瑞咨询发布的《2015年中国音乐粉丝白皮书》

首先是基于情感溢价的专辑消费。仅1.2亿人口的日本,它的专辑还可以买1.5亿张左右。所以张斗认为未来10年以内中国的专辑应该会卖出1亿张,会有大几十亿的营收。

其次,是音乐周边。音悦台认为在未来周边商品和专辑的消费比值可能在2:1,甚至是3:1。这个逻辑是基本成立的;

最后,就是粉丝基于互联网的虚拟消费。比如映客等视频直播的打赏消费市场很大,但基于偶像的情感类的虚拟消费还没有开始。

不知是天生对数字敏感,还是这些数字已经在心中盘算8年,张斗兴奋地计算着他的市场,“再加上广告以及以后会切入的演唱会市场,所以我们认为,音悦台未来至少是一个几百亿美金的公司,至少有一个几亿美金的利润。”

思达派(Startup-Partner.com)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链接及出处;本文作者:琥珀;微信:weimic;联系方式:chenhongwei@startup-partner.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