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投资人杨斯奇:让我彻夜难眠的焦虑是先知丨前线投资人访谈录

琥珀 2016-06-08 08:00 故事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今天要聊的青年投资人是泰岳梧桐资本的杨斯奇,其实在之前的3个月里,我已经和他前后见面聊了两次。直到某个周末的凌晨四点,我意外地收到了他的一条语音,他用依然残留兴奋的声音跟我说,“我已经连续谈判了14个小时,现在跟朋友去找个酒店洗个澡,然后9点继续谈判,估计要谈到下午4点”。

我听得出,这绝对不是在诉苦。所以在和他说完,我就觉得有必要和你聊聊——你可能不知道的青年投资人故事。

从产品经理到投资经理,增长的是内驱力丨入行

2014 年7月,泰岳集团成立基金,原本在集团里做战略的杨斯奇成了先头兵,被调去做了投资经理。适逢互联网金融元年,加之他又有在大唐做移动支付产品经理的经验,这让曾站在“清算”这一金融行业的制高点的他,更深刻地理解互联网金融最大的机会一定是对传统行业改造与升级。所以结合基金方向,杨斯奇选择了主投互联网金融和教育这两个领域。

刚入行的他,倒不至于被基金工作的流程和大的方向判断上难住,毕竟之前是有基础的。但是具体到项目价值判断以及谈判等,确实让他像个初学者,只能先跟着合伙人一起看项目,一起谈判,然后再慢慢地自己去做。

他淡写轻描着入行的过程,坐在那里,并没有印象里投资人的光鲜,抽一口烟,然后把烟灰掸到手边儿一个底部留有一口水的纸杯里,还疑惑是不是把杯子烫漏而低头查看,然后接着说,“之前做产品经理的时候,衡量工作的标准更多是以KPI为导向的。但投资人需要更多的是内驱力,不仅要对整个行业全面了解,还要提高对自己的要求,什么都要亲力亲为。”

VC确实是一个综合能力的汇总,包括行业的认知能力、思考能力、执行能力、决策能力等。而且,与一些投资机构在投前、投中、投后阶段都分专人负责的模式不同,在泰岳梧桐资本,投前、投中、投后都是一个人来连贯地负责,为的就是让投资人有始有终的投资与管理。

杨斯奇说,“所以,在最开始看项目的时候,可能会觉得这个项目好,那个项目也好,都想投。但慢慢的,就会变得很谨慎了,甚至投资前肯定是有几个晚上睡不着觉的,就是不断地去推翻自己要投的念头,再说服自己去投,慢慢地再去下定决心去投。”

当然,下决心之前必定是十拿九稳。据杨斯奇介绍,他们在投资前就会先想清楚,“我们为什么要投这个领域”。他说,“这个是大的命题,是要基于大的行业的判断,因为我们的出发点不是为了要赚钱,或者是赌赛道。我们是基于我们能做什么,有什么资源能给到创业者为投资导向的。”

而且,他们对标的的审核也是非常严格的。他私下里跟我说,在过去的一年时间里,单教育领域的项目,他就足足近900个,但却只投下了7、8个项目。有的领域甚至是看了300家只会挑出1个最好的投下去,繁忙之下的谨慎也是可想而知。

低概率下一定出精品吗?笔者也会说未必。但是在杨斯奇过去的这两年多时间里,投过的十多个项目中,确实无一失败。比如金融方面的爱学贷,教育领域的魔猴、创优翼,新材料方面的加州锂电等。

“那你有没有错过的项目?”我问他。

“当然,看过和错过一定是成正比的。”

“最遗憾的是哪家?”

“这个保密,只能说当时他们赤裸裸的躺在我身边,我却无动于衷。其中包括一家教育领域的项目,现在的市场占有率在95%以上。但是哪有时间惋惜,只能向前。”

让我彻夜难眠的焦虑是,先知丨投资

见面的时候是下午3点,我已经是他那天见的第八个人了。细问之下才知道,他每天六点钟准时起床,一般8点之前肯定到公司了,并且他几乎是提前一周就敲定了下周的几点要见谁。

“怎么能有这么好的作息呢?你是从小就这么虐自己么?”日夜颠倒的记者不理解。

“当然不是,”杨斯奇笑笑,说,“我也是说过懒觉的人,但是毕竟VC本身就是一个高强度的工作,又赶上创业潮。我刚入行时,每天都是早上7点多就到公司,晚上12点才回家,自然而然就养成了早起晚睡的习惯。”但就这样,他的时间都不够用。只能白天聊项目,晚上做一些行业的研究、规划等。

他表示,作为VC,在面对一个新的项目时,在前期做很多功课去了解它是必然的。其次的要求就是对行业的判断了,就是要在所有人都看空的时候,一定要看多。

“有些行业可能所有人都看不好,但实际上它里面可能还有一些价值。”他进一步解释道,“拿互联网金融来说,可能现在对于大多数机构来说,可能还是保持一个看空的状态,但对我来说互联网金融其实还有很多的机会,每天都要思考这些机会是什么,我们的机会点在哪里,包括我们为什么会投这家公司,它将来会长成什么样子等等这些问题。所以其实这个行业很苦,压力特别大,失眠是常有的事。”

“失眠最大的压力来自于哪里?是恐惧吗?还是责任?”我问。

“最大的压力来自于自我怀疑,我经常会怀疑自己对价值的判断是不是正确的。”杨斯奇说,“你可以把VC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先知。”

比如,投资者必须提前一年甚至两年知道这个行业的爆发点,然后发现之后去不断验证。但是所有逻辑的前提是,判断正确。一旦判断失误,不管是金钱还是精力,都白搭了,所以投资者最怕的就是自己的判断出现问题。

而面对巨大的压力,他又说“矛盾”和“得失”的逻辑,“我们自己定义的投资,就是谈恋爱到结婚的逻辑——痛苦肯定是有的,但是每当看到之前投的只有几个人的小团队慢慢的拿到下一轮,看到他们不管是公司规模、市场占有率还是估值都更上一层楼的时候,就像是看着一个婴儿从小到大、从零到一,这个过程又是很开心的。”

如何帮助创业者与投资洁癖丨Q&A

Q:投资过程中,你最看重团队什么?什么样的项目你才会投?

A:对我来说,首先肯定是业务的熟悉程度,就是团队对这个领域是不是有很长的从业经验。其次是从团队的搭配来看,比如在互联网金融领域,我一定不会投一个只做金融出身的,或者是只做技术出身的。他一定是既是金融出身,又有技术背景,更有市场运营经验的,综合的团队。再有就是比较专注这个团队后期的执行力,我不关心他做了多久,我关心他是否可以在最短时间内跑出来。

Q:如何帮助被投企业?

A:我们首先会做的就是帮助被投企业和我们的相关资源进行对接、整合;其次是帮助被投企业战略分析、规划,为被投企业提供市场机会;最后会帮助被投企业在进行下一轮融资的时候快速进入角色,顺利进行融资。

Q:创业者该如何判断自己的估值?

A:首先,要看项目所在的市场领域如何、空间多大以及它将来的发展状况;其次看这个项目在整个垂直行业的排名;再次看团队的执行力,我们允许被投项目在垂直领域可能是倒数的,但是他们团队的执行力是不是可以在最短时间做到第一梯队;最后考虑的是财务状况和自造血能力。当然允许在扩张时期烧钱,但是我们看重的是烧完钱后能不能继续保持高速增长。

Q:有没有什么投资洁癖?

A:首先,我很看重创始团队的信任关系,这种信任关系是陌生人无法给予的。当然,团队搭配这方面我也是很看重的,像业务、市场、运营、技术等等必要因素缺一,我也不会投。但是,创始人的融资能力强是加分项;其次,创始人是女性的项目会更慎重地投,从根本来讲,就是生理的不同决定思维方式的不同,思维的不同导致执行力的不同。

思达派(Startup-Partner.com)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链接及出处;本文作者:琥珀;微信:weimic;联系方式:chenhongwei@startup-partner.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