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沫破裂后初创公司如何自处?听听8位顶级投资人怎么说

Eyan 2016-06-25 09:56 经验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前一段时间,太多的初创公司获得了太多的投资,而它们的估值却是难以为继的。但是它们获得这些投资的时候是有条件的,这些条件主要是为了保护最后阶段的投资者。

格利说,这些公司现在面临的选择不多了。它们无法再从私募市场筹集资金,因为最新一轮融资附带了太多十分苛刻的条件。它们也没法上市,因为它们的业绩不够好。

科斯拉创投(Khosla Ventures)的合伙人基斯·拉布伊斯(Keith Rabois)称:“在棒球的类固醇时代,很多人都能打出30次全垒打,感觉全垒打并不是那么难。但是现实是,几乎没有人能够在不使用特殊药物的情况下打出30次全垒打。对于初创公司来说,情况也是如此。当你拿走类固醇的时候,几乎没有人能够创办起估值数十亿美元的改革型和创新型公司。”

那么以后会发生什么样的事?

BusinessInsider咨询了8名顶级风投资本家的意见,他们畅谈了对技术行业和初创公司未来发展方向的看法,其中也包括初创公司的创始人、员工以及投资者将在未来几年里不得不承受的痛苦。

1、 有些创始人会发现支持他们的初创公司的人没有以前多了

在过去的几年里,融资在硅谷是一件很容易的事。风投资本家们一直在筹集和分配资金。但是现在,初创公司的私营期比以前更长了,投资者们面临着艰难的抉择:是投入更多的钱让现有的公司继续苟延残喘,还是把这些钱投入到新的公司呢?

科斯拉创投的基斯·拉布伊斯称:“我不想说融资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了,但是养分的价格确实提高了。”

Haystack的塞米尔·沙阿(Semil Shah)称:“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风投资本家们一直在说,‘我们对创始人是非常友好的,我们将一如既往地支持你们。’你应该也看到过很多不同的基金对创业的企业家说,‘你们下一轮融资时,我们会按比例参与投资,但是你们要坚持到那个时候。’”

Shasta Ventures的尼克希尔·巴苏·特里维迪(Nikhil Basu Trivedi)称:“也许我们感觉到消费者的痛苦是如此地巨大,爆炸式增长的概率也是很高的,我们也许忽略了单位经济效益。现在,我们已经把重点放在了单位经济效益和毛利率的问题上。”

红杉资本的阿尔弗雷德·林(Alfred Lin)称:“风投社区已经意识到,很多公司都是在远高于基本面的情况下融资,有些公司的基本面并没有那么好。”

Social Capital的玛门·哈米德(Mamoon Hamid)称:“像Facebook和Uber这样的公司取得的成功让风投界对硅谷的高成长性产生了迷恋的情绪,造成这样的情况,投资者要承担很大一部分责任。对一家初创公司过度输血会影响决策,因为掌握了太多的资金,初创公司就不需要按轻重缓急来优先安排重点事务了。”

2、 各项开支将被大幅削减,很多员工也将被裁掉

风投资本家一直在敦促初创公司削减开支,减慢烧钱的速度。虽然有些公司已经砍掉了部分可见的福利比如家庭保洁、免费食品等,但是削减开支更多地来自于裁员。

Haystack的塞米尔·沙阿称:“我了解到一个事实,我相信这是一种好的行为,很多很多公司在第一季度接到了投资者的警告。这些公司都削减了开支,我听有些初创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说,他们几乎把开支削减了60%到70%。”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硅谷投资者称:“我跟一家初创公司的高管提到过这个问题,我不想透露这家初创公司的名称,我们不是公司的投资者。这位高管来自其他行业,她曾在其他行业的一家大公司工作过,最近才被招募到初创公司从事人力资源管理工作。公司的创收模式并不奏效,公司现有员工350人。”

Shasta Ventures的尼克希尔·巴苏·特里维迪称:“如果你研究一下初创公司的开支情况,你就会发现更具影响力的决策与日常饮食供应无关,而是跟人有关。因此你会开始考虑从哪里着手削减开支,公司的哪一部分组织过于臃肿,你首先要做的就是减肥。在某些情况下,要想让公司正常运作,你就必须深入肌理,直达骨头。”

科斯拉创投的基斯·拉布伊斯称:“对于大多数公司来说,最大的一笔开支总是人力资源方面的开支。员工薪酬是很难改变的,有时候也许员工的基本工资和现金奖励会下调,但是现在这却是很难实现的。第二笔大开支通常是房地产、办公场地方面的开支,这部分开支很容易受到短期市场行情的影响。海湾区的商业地产市场正在进行调整,但是它有可能再下跌30%到50%,对很多公司的开支造成巨大的影响。”

3、 有些初创公司会彻底失败

随着初创公司的经营重点从不惜一切代价地追逐成长性转向建立可持续的商业模式,有些公司会在残酷的市场竞争中被淘汰。如果它们不能展示出足够强的盈利能力,如果它们花掉了大量的现金也不能给它们争取到纠正错误所需的时间,那么它们必将在行业变革的大潮中死去。

Shasta Ventures的尼克希尔·巴苏·特里维迪称:“很多公司会因为无法在下一轮融资中筹集到资金而倒闭,它们都不是优秀的公司,它们将在竞争中失利,每笔订单都要亏钱。”

科斯拉创投的基斯·拉布伊斯称:“你可能没见过大批初创公司像雪崩一样倒闭,但我认为发生这种情况的概率越来越大。如果说现在有100家或者150家高估值的私营公司,我相信至少有一半的公司会惨淡收场,另一半公司也许会取得巨大的成功。一家公司的巨大成功足以抵消很多公司的失败。我想,这对于风险投资者来说不算什么事儿,只要他们投资的公司中有些公司取得了成功就行。也就是说,大多数投资者并不会因为大批初创公司倒闭而担忧。”

4、 如果一家初创公司的主要客户是其他初创公司,那么它很可能会陷入麻烦

眼下这个时候,初创公司真的需要搞清楚它们的客户到底是谁。有些公司采用的是单位经济模式,这在特定客户群中很有效。这些公司需要对客户群进行评估,看看它们是否足以支撑公司建立起可持续的商业模式。

但是另一些公司也许会发现,不管它们如何细分客户群,公司业务的经济效益都不足以支持公司持续发展。

如果有些初创公司发现它们大多数客户只是其他的初创公司,那可能会引发一个大问题。如果它们的客户倒闭了,那么它们就丧失了营收保障。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风投资本家称:“在我们的投资组合中,我们跟所有初创公司的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都讨论过公司有多少营收来自风投资本支持的其他初创公司这个问题。如果这个比例太高,你打算如何改变这种状况?甚至连Facebook也面临着这个问题,第四季度围绕着这个问题谈了很多,他们最大的广告商是Wish。”

Shasta Ventures的尼克希尔·巴苏·特里维迪称:“有很多优秀的公司都是以中小型企业和初创公司为目标客户,那都是经常性的营收,你不能仅仅通过下调员工薪酬或削减员工福利来削减开支。我们很看重这些公司,如果它们的客户是初创公司,不管这些初创公司是不是核心客户,它们都是必不可少的。”

5、 大公司也许会趁虚而入,但只有在它们战略上有此需求并且收购价格比较低的时候它们才会出手

不要期待着大公司来拯救垂死挣扎的初创公司,除非这些初创公司非常符合大公司的战略并且大公司能够拿到一个非常低廉的价格。

科斯拉创投的基斯·拉布伊斯称:“微软都是从战略角度来考虑收购交易的。在母公司的新组织结构下,谷歌(微博)大幅精简了收购来的资产。Facebook、特斯拉和苹果在收购其他公司时也都考虑到了目标公司是否与自己的战略相匹配。”

亿万富豪马克·库班(Mark Cuban)称,企业不上市只会破坏整个生态系统,因为它们想出售。他说:“当企业不上市的时候,风投资本家们仍然需要它们存在。这样它们才能把公司卖给规模更大的、已经上市的竞争对手。这会造成很多人失业,更糟糕的是妨碍市场的公平竞争。”

6、 有些初创公司会因为贬值融资而出现“脑损伤”

格利称,对很多公司来说,除了破产之外的唯一出路是进行贬值融资。所谓贬值融资,指的是初创公司在融资时的估值比前一次融资时的估值更低。据市场研究公司CB Insights称,自2015年第四季度以来,进行贬值融资的初创公司数量比新生的独角兽公司还要多。

Shasta Ventures的尼克希尔·巴苏·特里维迪称:“我听说不少公司在最新一轮融资中的估值已经从上一次融资时的数千万美元到数亿美元下降到数百万美元。”

红杉资本的阿尔弗雷德·林称:“如果你和你的员工无法接受贬值融资,那么你就有大麻烦了,因为你的员工并不是因为钱来初创公司工作,更多地是因为使命。如果他们不是因为使命而来初创公司工作,他们就不能接受贬值融资。这会剔除掉所谓的‘游客型员工’,他们四处游走,在哪儿都呆不久。”

7、 有些初创公司将彻底重组他们的股份,清除掉早期投资者和部分员工

有些初创公司在进行贬值融资的时候,估值会发生巨大的变化,公司的账面价值会大幅缩水。

股份重组很复杂也很麻烦。如果情况比较糟糕,公司股份的价值将大幅缩水,持有股票期权或早期股票的人会眼睁睁地看着手中的股票变成一堆废纸。

早期投资者非常憎恨他们,因为他们在融资中被清理出局了。在融资之前离开公司的员工是用自己的现金来购买股票期权的,并且他们还缴纳了税款,但是现在一切都化为乌有了。

剩下的员工只能眼看着股份的价值渐渐消失,他们需要更多的理由才能坚持下去。

General Catalyst的赫曼特·塔内加(Hemant Taneja)称:“他们想确定他们还有商机,就像他们当初刚刚加入公司时那样。如果商机不在了,那么后来加入公司的员工就会开始质疑自己为什么要加入公司。”

红杉资本的阿尔弗雷德·林称:“如果初创公司感觉到自己的估值大幅下降,它们就会做一些事比如给股票期权重新定价,而且很多初创公司也确实正在这么做。在调整的过程中,它们会关心那些在危难关头仍与公司共进退的人。”

8、 员工们将吸取到重要教训

这一次的经济泡沫与十多年前的那次经济泡沫有一个很大的区别,那就是大多数流动性仍然与私营市场紧密相关。初创公司、投资者和公司员工都获得了大量的账面收益,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什么,除非他们可以套现。

亿万富豪马克·库班称:“对于员工和投资者来说,他们只是运气欠佳而已。只有当初创公司上市之后,他们才会安心。如果初创公司不上市,员工们的梦想就破灭了。”

红杉资本的阿尔弗雷德·林称:“在新千年初期的时候,很多初创公司都上市了,它们的价值在公开市场上得到了体现。很多公司上市了,但是后来它们的价值蒸发了90%,甚至连公司都破产了。但在过渡时期,员工们还是从公开市场上获得了一定的收益。这里没有流动性。”

Social Capital的玛门·哈米德称:“这一切对员工们意味着什么?我想,他们以后会更怀疑公司的估值,然后去寻找正在建立可持续业务、能够解决他们关心的问题的公司。虽然这段时期对于很多人来说将会是痛苦的,但我相信,不惜一切代价地追求高成长性对公司长期发展更有利。”

9、 记住:这一切不过是为了回归正轨

别忘了:失败对于初创公司来说就像家常便饭一样普遍,虽然未来的几年也许会很痛苦,但是技术比以前更普遍了。

对于每一家失败的公司来说,都有可能被另一家公司收购。

General Catalyst的塔内加说:“像我们这样的投资者仍然在筹集资金,我们不打算坐以待毙。如果还有机会的话,我们肯定会采取积极的行动。随着价值趋于合理化,公司的发展前景将越来越好。”

红杉资本的林说:“总的来说,我并不认为以后的情况会变得比现在更糟,我认为更多的公司将会生存下来,因为它们筹集了大量的资金。我认为它们的期望值会比较有限,我认为破产的初创公司的数量跟2001年经济泡沫破灭时破产的初创公司数量差不多。”

这一切都是技术行业的自然波动。

科斯拉创投的拉布伊斯称:“这让一切回到了正轨。这是硅谷自然的衰落和流动,有一小部分初创公司成功了,它们是变革型公司,它们改变了全世界。很多初创公司失败了,虽然令人难过,但是优胜劣汰是最正常的自然法则。”

本文由思达派(startup-partner.com)转自创头条(ctoutiao.com)投资界企业号。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