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创始人:控制权自己要看好,一旦丢掉,找回来可就难了|总小编时间

思达派创小二 2016-06-28 07:30 看法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最近媒体都在秦致啊王石啊,甚至把乔布斯都搬出来了,好像兔死狐悲一样。原本热闹的创投圈、媒体圈,仿佛投资人一夜之间都不见了。

我其实就想说,这些事无论对错,都是咎由自取。创业准备不充分,过于相信人性而非制度同样带兵打仗,你打胜了(或者还没打胜,正在打);而另外一路将军兵败被砍头,和你有毛线关系?!我们能做的就是吸取教训,不要失败。如果又想胜又怕死,就别来创业这一行了。

好了,还是说说正事。其实这几件事的共同点就一个:控制权

一、到了这个时候,其实控制权早就不在自己手里了。

无论这个架现在打得怎么热闹,《门口的野蛮人》其实早就在屋里指挥部里坐着了。只是人家并没有干预。也就是说,控制权早就在别人手里,只不过,过去别人并没有动用这个指挥权。

我们再回头看看另外两个案例:傅胜周鸿祎公案,以及俏江南败北。

傅胜被老板周鸿祎赶走一度愤愤不平,后来自己做了老板,我听他讲话,似乎是对很多自己当时气不忿的地方表示了理解。——原因很简单啊,无论你做了什么,这都是我的公司。别说这些,就算是卸磨杀驴、兔死狗烹,这是我的企业,我有控制权的时候,就可以这么做。其他人可以吸取我的教训,更好的管理做成百年老店,但只要我的股东们满意,我就说了算。

俏江南更是如此,签署了对赌协议,当然就要愿赌服输。最后被“赶走”了吗?我看不是。只是没有赢下这一仗。

所以说,现在出现的问题,是很久以前就种下的因。当汽车之家当年把绝大部分股权交到澳洲电讯手里、当王石放弃了40%股权选择要“名”——做一个最好的职业经理人时,就应该知道结局是自己可以争取、但无法控制的。

王石和郁亮很早就担心的野蛮人,是媒体视角,而非公司视角,所以应对也是错误的。后来的补救措施,也并没有太多的价值。我非常认可王石和郁亮先生的万科,但是这次并非是“没有了王石和郁亮,万科是否还是万科?”;“万科管理层的核心价值?”之类的争执。这是控制权的争论,王石纵横捭阖时,手里的牌太少。

至于秦致,绝对控股的大股东,开除职业经理人都不需要给出理由。秦致连一丝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二、创业者从乔布斯那里学到了教训,中国创业者有底气复制吗?

乔布斯被踢出局的教训,让硅谷创业者学会了保护自己的控制权。谷歌设置了ABC三层股权架构,确保自己的股票具有10倍投票权;扎克伯格的股票也具有10倍投票权;马云用合伙人制度确保了自己的控制权;刘强东也是双层股权架构……这些制度上的设计,确保了公司的控制权不能旁落。

这样的企业,恐怕不会出现这样的新闻。

问题在于,出现这些问题的企业,当时都是没有议价权的。傅胜只能选择要不要全力以赴把工作做好(虽然扫地出门,但是这也是他后来成功的基础),俏江南为了把事业做大,只能拼死一搏。据说刘强东也是有对赌的,但是他赌赢了。有些人是天生野心勃勃,不甘平庸;有些人刚好时运不济;也有些人是自不量力……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愿赌服输。

当汽车之家的大股东旁落后,接受公司拥有者的任命,就是管理层的职业道德。

当万科的大股东们(相对控股而非绝对控股)决定要收回手中的控制权时,即便是万科的创始人,王石也不得不寻求足够票数支持,并且试图翻盘。

客观的说,因为万科股权分散,王石并非没有机会翻盘,只是在早期放弃控制权后,缺少制度保障、又过于看重“清名”的王石,没能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既然以职业经理人来要求自己,现在,难免又为了职业经理人团队而战,也确实辛苦了。

最后题外话,说一下我的预测:宝能的进是为了退;华润保住体面;深圳地方介入;王石和管理团队留任应该问题不大。毕竟资本市场上,大家拿万科是为了赚钱,真的团队出走,可能王石和管理团队会立刻获得投资和项目,而万科连壳都不值钱了。只是对于王石来说,这也算不上胜利。

思达派(Startup-Partner.com)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链接及出处。本文作者总小编,联系请戳lizhigang@startup-partner.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