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场520万流量的“大佬微直播”抢了网红的风头?直播下一步是什么?

琥珀 2016-07-05 07:30 看法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可以说,如此“火爆”的“大佬微直播”完全是一个“厚积”的“巧合”。很庆幸,思达派(startup-partner.com)记者很早就在《大佬微直播》创始人陈荣深的群里,所以算是“目睹”了整个事情的经过。

一、《大佬微直播》是如何做起来的?

1、突然的“火爆”

关于“火爆”,想必没有什么比数据更具说服力:5月21日,酒仙网董事长郝鸿峰,观看人数超50万;5月28日,微播易CEO徐扬直播,观看人数超80万,收获 10万+花椒币,30万点赞数;6月6日,丰厚资本创始合伙人杨守彬直播,观看人数超520万,收获350万+花椒币,点赞喜欢40万;6月16日,红圈营销CEO刘学臣,观看人数也突破93万。

当然除了花椒直播的数据,还有微信群以及朋友圈等分享数据。目前直播的获客依然来自社交应用的链接分享,这里面的影响体量同样不容小觑。这样的成绩也让陈荣深在正值红利期的直播圈儿里炙手可热,用陈荣深自己的话说:“都说十年磨一剑,我们总算是磨出了点东西”。

2、从徒手拦大佬车的疯子到发不出工资的创业者

我不轻易用“厚积薄发”这个词,然而当我跟陈荣深聊完时,我不得不承认没有另一个词儿更适合他和他的核心团队。

求学期间,对商业十分感兴趣的陈荣深尝试了很多小生意,而且他还是新闻里说的“徒手拦企业家大佬车的疯子”。据陈荣深回忆,他大二时曾一个人坐火车来北京拜访企业家,“去了五道口很多写字楼,被保安赶出去,甚至被要求写检讨书保证再也不进这栋楼,那段时间保安和出租车司机都认得我了。”他依然是笑着,说,“后来有天一位出租车司机鼓励我进楼找柳传志、杨元庆,我就写了小纸条给前台,没想到她真的打电话给总裁办,最后辗转安排我见了人力资源部。后来为了见潘石屹,还曾人肉拦过他的车。”

2007年,对商业执着的陈荣深在大学毕业后没有像大多数人一样找份工作,而是选择去北大光华管理学院旁听,靠摆地摊赚取生活费,住一个月350块钱的6人间床位。一直到2010年,他联合12位清华北大的学生组建政府出资的公益项目,一年后项目结束,团队联合其他朋友一共42人凑钱创业。

第一个项目是以个人的技能和经验为切入点的分享经济社交产品。后来由于用户和盈利模式受阻,两年后他们将这个模式从学生群体转移到商业群体,意外收获了一个庞大的企业家人脉网络。但坚持做一件事很难,项目长期没有盈利,很长一段时间发不出工资,大家接私活儿一起扛房租,团队也因此从11个人减少到只有4个合伙人时,还一直坚持熬着。

3、周鸿祎安排与花椒谈了三个小时,确定合作方式

创业几年来,一方面,陈荣深团队坚持着做商会管理软件,另一方面他又在黑马会(全国最大的创业社群)担任执委。这为他线上线下积攒了数以万计的企业家人脉。为了打通他的人脉圈子,他便开始着手微信群的直播分享。

进入视频直播纯属巧合。据陈荣深回忆,当时他正在《合伙中国人》的发布会现场,见到了周鸿祎,“他觉得我们邀请的嘉宾还不错,提议说要我直接把嘉宾拉到花椒直播,并给予流量支持。”陈荣深说,“当天我就到了360总部,和花椒工作人员聊了三个小时之后,确定了合作方式。”

4、除了站对风口外,《大佬微直播》凭什么突起?

正如你所见,当今时代文字语音领域已经被微博微信垄断,但媒体号称有300多家平台的直播领域还没有出现老大。“虽然映客和花椒比较领先,但在一年后必须出现一个老大。所以周鸿祎希望在直播领域投入资源,比如360导航、置顶、热门这些具有吸引力的资源提供给嘉宾。”陈荣深说。

说白了,花椒直播的意图就好比当初微博刚进入市场,需要很多大佬明星来推广,花椒这个时期也需要很多大佬进驻,沉淀内容。而《大佬微直播》作为其中一个账号源源不断让嘉宾进入,“我们的广告盈利是归我们的,”陈荣深说,“花椒和我们的分成是直播的打赏,这对我们有很大好处。”

据陈荣深分析,嘉宾上直播平台,除了分享经验传递正能量外,还有PR+销售的隐性需求,而满足的前提是有足够观众。《大佬微直播》观众的来源,首先是360和花椒的流量;另外是陈荣深团队背后的500个商会群和1000个创业群。这覆盖了一部分基础流量,确保二三十万人收看直播是没问题的;其次是参与活动的大佬们也会调用自己的资源,比如员工、经销商、合作伙伴、自己的用户等等,所有赞助商一起发力,也就获得了杨守彬最后500万+的流量。

“这几天每天基本睡三四个小时。”陈荣深说,“我们已经创业5年了,之前一直苦熬但没拿到投资,所以肯定是有兴奋感的。当然我们也知道目前我们比较幸运,踩到了上升期的风口,拿到投资后我们会组建更专业的团队,包括视频策划、媒体公关、商务拓展方面的人才。”

以上,我们不难看出《大佬微直播》的成功无他,就是“顺势”、“借势”以及“营销”。而关于“营销”,在迟忠波和徐志斌共同主笔的一篇文章里,他们把“杨守彬520万+流量”成功的“营销案例”定义为两个公式:

人品+创意+策划+执行+社群=520W

网红=游戏规则+反向打赏+商业品牌狂欢=520W

但除了“营销”层面,不可忽略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徐志斌在《社交红利》一书中提到的“廉价娱乐”的概念,即我要在最短的时间,我要不动脑子,来获得最愉悦的享受。实际上,营销可以拉新,但优质内容才是日活的核心。而关于如何做好内容,其实是老话题了,这里可以追溯一下传统媒体和新媒体的发展规律,你就会知道:不管媒体的介质如何改变,传播的核心变不了,所以优质内容覆盖性的势差也不会变。问题只是时间,是“头部账号”是谁。所以对于主播主而言,直播的下一步很明确是优质内容。

二、下一步是“直播+”?说好的社交呢?

首先我们先来看看“直播”到底是什么?花椒直播总裁吴云松曾强调:“花椒直播所理解的直播是一个强媒体属性的社交平台。”所以各大平台是把“直播”当成社交来做的,而不是“秀场”。虽然现在还是“秀场”,但我们要相信各个平台是怀抱着对“社交”的热忱在做的。

那么他们都是如何打算的?

先说花椒直播,他们想做一个“融”平台,也是半个月前刚说。这个“融”平台是个啥呢?所谓“融”平台是指花椒直播打破媒体与媒体间的界限,打造一个“融合性”平台,不仅仅局限于个人用户,企业用户同样可以通过直播平台催生出更多优质的内容与营销新玩法。并且三弹齐发,打造“直播+”生态圈。

然后再说映客,奉佑生在前两天的演讲里说了,“现在我们也尝试将直播与更多领域结合:直播+体育;直播+企业形象;直播+音乐人;直播+电商;直播+电视台、电台;直播+综艺;直播+文化传承。对,没错,也是“直播+”,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总之听完之后,我是完全蒙逼的,看不懂了,说好的社交呢?而且记者也还是听过另外一个完全背道的逻辑的,是把“直播”基于一个功能的模式:体育+直播;企业形象+直播;电商+直播;电视台、电台+直播;综艺+直播;文化传承+直播...

这里面有一个“主客体”的关系。“直播+”的主体是直播平台,是花椒、映客等等;而“+直播”的主体是把直播当作功能的各种“直播平台+”的领域的App,显然,“流量”最终花落谁手,还有待考量。所以“直播+”究竟是不是直播平台的出路?似乎也未可知。

思达派(Startup-Partner.com)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链接及出处。本文作者琥珀,联系请戳:chenhongwei@startup-partner.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