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光创投严彬:穿西装、看韩剧、坐公交背后的八字投资原则丨前线投资人访谈录

琥珀 2016-07-08 07:50 攻略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置身在中关村写字楼里各式各样硅谷气息的裤衩儿和拖鞋中,你很轻易地就能发现在37度的高温里仍然坚持穿全套西装的严彬。而让他如此例外的原因就是两个字——“礼貌”。严彬还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因为下午要出席一个活动进行演讲,人家请你过去,就要认真对待嘛。”而另外的一个他没有说的原因,就是“习惯”。毕竟投资人之前,严彬曾是10年的投行人。职业让分明微胖的他习惯到也不觉得热。

入行丨一个真正的投资人全垒打

严彬上大学时正逢99年创业热,大学里也多了很多创业相关的活动。“像南京地区的很多创业赛事的推广,我们科协都会参与,”这些活动让身为东南大学建筑工程专业学生的严彬第一次接触到了创投领域,他说,“当时我们觉得这些活动都还挺有意思的,就在学校发起了一个创业者协会,希望为创业者提供帮助。”同时,这个“创业者协会”也让严彬交到了林嘉喜这个朋友。

2001年4月28日,大学毕业的严彬放弃了建筑专业,与林嘉喜一起创立了国金投资做财务顾问,就是现在大家熟知的新型投行。虽然现在的国金投资在一些垂直领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据严彬回忆,“我们刚开始时也遇到过账上没钱的时候,通过帮别人写过商业计划书来赚钱。”后来公司走上正轨,我们后面自己也尝试做些天使投资,可大部分投资都不成功。

“复盘时发现,很可能是因为我们没有一个很系统的打法。”严彬笑了笑,“赔的都是我们自己赚的钱,所以当我跟嘉喜说,想出来学习如何专业系统化的做投资,他也非常支持。”

2010年10月18日,从顾问转型做投资的严彬加入了盛大网络。“盛大的经历是一段非常宝贵的财富。”他表示。进入盛大之后,参与了将盛大网络投资中心从部门到公司化(即盛大资本)的整个过程。严彬在盛大资本前前后后4年的时间里,终于如愿以偿,经历了基金的整个过程:从一个投资部到一个公司的过程;从开始100%是盛大的钱,到后来的独立募资等。同时,严彬自己也参与了很多项目比如豆果美食、美食杰、宜搜网络、格瓦拉等,完成了一个真正的投资人全垒打:募、投、管、退。

2015年1月14日,33岁的严彬再次重启事业,加入了当时已有10年投资行业沉淀的北极光创投, 在他的心目中北极光是一个有自己独立判断、独立思考的优秀基金,他把这里作为一次全新的开始。

屏幕快照 2016-07-07 下午1.32.28.png

投资丨八字原则:合理合法,不择手段

1、做FA与做投资人最大的区别是什么?闪电战和持久战

“FA是代表项目方,主要考虑的就是如何去销售项目,虽然在服务过程中和创业者都能够成为很好的朋友,但毕竟还是交易导向。”严彬说,“但是做投资人就不是这么简单了,从钱投进去的那一刻起,就意味着至少有几年的时间是要一起走过的,要参与的可能也会更多。尤其是早期的时候,就真的有种联合创始人的感觉。”

他表示,“投资人其实还有另一个作用——陪伴和倾听,毕竟创业者其实也是孤独的。比如,他们遇到困难需要倾诉时,总不能和家人、员工说吧?所以我认为,投资相比做FA,实际上是一个持久战和闪电战的区别。

2、投资的方法?看清项目的四个周期节点。

严彬显然不爱投机取巧,他也不是那种当场就直接拍板的风格。当他真正的去投一个项目时,首先会从一个行业的角度出发,严彬说,“看这个行业是不是一个快速增长且规模足够大的行业;有了行业的判断之后再去筛选具体的项目,具体的团队,看哪个项目和哪个团队的成长更为快速且更有持续性;最后,还有一个非常值得注意的就是看清项目的四个周期节点。”即初创期、成长期、成熟期、衰退期。投资人要考虑的就是判断项目所处的时期,然后决定在哪个时期进入与退出。当然,这是一个大方向上的比较普遍的、基本的投资逻辑,到个不同的项目时也要有具体的分析。

3、喜欢什么样子的创业者?亦正亦邪。

严彬表示,没有非常明确的画像。“虽然,当我主动去找创业者聊的时我已经做了很多工作,但我还是会去花时间去和创业者交流项目,主要是看基本的方向和价值观是不是认同。”

他说,“在谈判之前都是嘻嘻哈哈的,当一旦落实到签合同时,就会有一些本质暴露出来,让你进一步去判断这个创业者是不是有格局;团队里是不是既要有踏踏实实做事的人,还要有会去和投资人沟通的人。”

严彬表示,对一个CEO来讲,融资能力是非常重要的。且对于创业公司来说,都是需要做一些“野蛮生长”的,尤其是当移动互联网的红利已经过去的时候,并不是做一款好的产品就能起来,也并不是有用户就可以,如何去持续的做好用户运营和服务就非常重要,有时候有一个“亦正亦邪”的团队就很重要。

“我认为真正的把一个项目做成是最重要的,其他都是虚的。所以我投资有一个八字原则:合理合法,不择手段。当然[不择手段]不是没有底线,而是全力调动资源,不拘一格,总之就是不要给自己那么多条条框框。”严彬说。

4、偏爱的领域?吃喝玩乐。

“整体来讲就是生活服务行业,包括吃喝玩乐。”严彬解释,“首先这是一个最基本的需求,是生活必要的;其次是随着消费升级,用户需求也会发生变化。就像旅游领域,过去就是商旅,之后出现了跟团游,再后来有自由行,到城市周边休闲度假游、境外游等更丰富的、更个性化的旅游品类。”

但这里并不是说“模式创新”那么简单,而是不断地去做精细化的服务。“比如,我在北极光负责的三个项目:惠租车、优家园、WI-FI万能钥匙,”他说,“你会发现这三个项目所涉及的领域是完全不同的,但他们有一个共通的特点,就是都不止是一个工具,而是带有服务属性,更注重服务和精细化运营的产品,只有这样你才能更好的去服务于你的目标用户,让他们有更大的粘性,更愿意付费。

“所以回归商业的本质,围绕用户需求以及最终的变现来讲:一个项目模式上的创新,或者营销方式的创新,实际上只是一个引爆点。但当你能够真正持续化的竞争,不断的去累积和服务好用户,这个才是最核心的东西。”严彬说。

5、15年的经验会不会造成您投资时,变得比较保守?

“其实我在尽量避免,”严彬说,“毕竟世界变化太快,所以当我真的要去看一个创业团队的时候,会充分地去听,去想。实际上我会定期把自己清零,就像从FA转做投资人,也是在革自己的命。”

实际上,每个人都会有一定的方式去保持职业敏感,而严彬的方式再一次证明了“特立独行”这个词儿。“我之前看移动互联网的时候,就是要经常去跑一跑深圳的华强北”、“有时候就是要去坐坐公交车、地铁,去看看大家的变化,观察大家都在干什么,看什么,玩什么”、“我也会去看《伪装者》《翻译官》《好先生》、韩剧《信号》,研究刺青的文化等等”、以及“逢重大节假日包括周末,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我一定会把自己投过的项目的App都打开一遍”。这些听上去是跟投资八杆子打不着的行为都是这个80后青年投资人自我“保鲜”的方式。他说,“我会通过这些“点”去思考“面”,去看这个行业的趋势变化,以及跳进来的创业者的变化。”

如你所见,和大多数青年投资人群体一样,严彬是那种信奉踏踏实实做点事就可以的人,平时很少参与社交活动,更是很少接受采访,虽然从业时间很长,但是他把自己定义为投资新兵。而问到他从业15年来最大的成就感是什么时,他却回答得不那么踏实:“是目睹一个项目从生到死,从死到生,并且和团队一起成长的过程。”而这也正如从轮回里看万物脉络,无有穷尽。

思达派(Startup-Partner.com)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链接及出处。本文作者琥珀,联系请戳:chenhongwei@startup-partner.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