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晃晃吐槽】A站的动荡就像渐远渐缓的脉搏,再折腾就折腾没了

覃晃晃 2016-07-09 07:10 经验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大公司管理层内部动荡,最近引发媒体关注和曝光的频次有点高,如宝能系和万科,平安信托与汽车之家,阿里于豌豆荚,奥飞动漫与A站——心疼的是对于A站这样三天两头打闹的创业公司,故事已经不足以把看热闹的一批强聚拢过来了,虽然于情于理,他们对于“消声”的想法都可能更为饥渴一些。

这次A站在知乎“再次更换CEO”的41个回答,和5月上旬的“AB站大规模裁员是否属实”的271回答形成数据反差。根据匿名网友提供消息:A站2016年3月进行工商变更,陈德荣为奥飞娱乐副总裁,蔡东青为奥飞娱乐董事长,刘天民代表中国软银,邵峻代表合一集团(优土)。工商变更后,董事会6名成员中资方的董事达到4名,其他两名为代表管理层的莫然和刘炎焱。

A站局势如图:

e2d1a38d0da7f81128497ff09354b5f9_b.png

如果大家根据变更信息的猜测是真,决定A站未来走向的是资本,那么撇开媒体口中一言不合就“东方迪斯尼”“泛娱乐帝国”的奥飞娱乐,我们或许可以思考一些别的:利益和资源是决定公司管理层内部构造的核心要素吗?

或许是的,《中国合伙人》里喊:“千万不要和最好的朋友开公司”。大多数合伙人以散场收尾,都是为了保护既得利益,或者进行新利益的重新分配。如2014年中旬的罗胖申音分家,2015年底的自媒体“首席娱乐官”邹玲和陈妍妍因股权分配问题开撕。做出一定成果的公司,根据事实来看,由利害冲突分成派系、阵营,内斗是常态化事情。

在电影《The Devil wears Parada》里,Miranda为了保住自己主编地位将Nigel等了数十年的机会转送掉,Nigel对Andy说她(Miranda)会补偿我的,顿了下,maybe。这样的事儿还原到生活中更现实更恶心频次也更高了,毕竟:

屏幕快照 2016-07-05 下午4.26.46.png

或许又不是?YouTube的联合创始人查德·赫尔利(Chad Hurley)与陈士骏(Steve Chen)在长期合作之后分开,一个继续掌控双方共同创建的新移动平台MixBit,一个加盟了谷歌风投公司。赫尔利一直梦想使用创办YouTube的方式来打造一款移动视频平台,他做出了MixBit。他们的“分手”也许只是去完成自己想要却未完成的事。

那么管理层的变动对用户能有什么影响?

和A站走马式的CEO相比,B站bishi形式上是没有换过,但作为B站董事长的陈睿架空了bishi的话语权。逸斯兰早亡,现在是睿国。在外界看来B站的发展,在这位“进B站之前是一个正常人”的猎豹联合创始人梳理下,显然要比A站将“拒绝黄赌毒”的KTV曲目右上置顶N天的玩法更“Acer的自我修养”的多。

结果是,A站一边打着“真正二次元”的旗号来鄙视B站的泛化,一边又在心心念念的效仿。2015年愚人节的傲娇受A站:

最后B站又更动漫版面,A站改了个全黑白的,上面写着:xx你xxx(认真你就输了)。

这样的死缠烂打玩多了就没意思了,毕竟产品的bug还在,用户还在流失。A站虽然多次易主,一心未名湖波的猴子们仍旧对旧的一批管理层传递着源源不断的深情,正如那句最近流传度可观的话:“A站更像是一座埋葬早期二次元深度用户中二情怀的坟墓,他们在文章区混迹,然后打开B站看视频。”

可能在多次管理层的大换血中,产品的不作为让资深不资深的两拨用户都将讨论停滞在“将A站内部撕逼当甄嬛传看”的境界里,当砸锅卖铁想要留住的用户都不再关心你们产品的时候,难道是要联合媒体和公关公司建个剧组,上演管理层月播的情景剧吗?

毕竟管理层动荡说到底,和用户并没有多大干系。传递给他们最为直接也最为爽快的还是产品。不能说A站背后的奥飞优土职业经理人,与陈睿团队对于产品的理解相差了几个段位和量级,但有这么几年的时间去问责和三天两头演出戏,也应该做出一个有自己容貌和特质的产品了吧?而不是守着“中国第一弹幕网站”的名号去指望着能在这个夏天炸出桶欢乐爆米花。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乔布斯违背了所有管理手册里的教条,独裁越权,但他的天才和能力在他退休后使世界为之心碎。马爸爸说话任性又傲娇,但知乎上对于“马云缺陷”的最高票还是“马先生的字卖萌”。没人说苹果得衰,阿里不行,但A站,吃枣药丸。

思达派(Startup-Partner.com)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链接及出处;作者:覃晃晃,联系请戳:646103919#qq.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