萄牙队1比0胜法国:如何用全球化、互联网和资本再造冠军?

Eyan 2016-07-12 15:24 经验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萄牙队1比0胜法国:如何用全球化、互联网和资本再造冠军?

举世瞩目的欧洲杯即将打响,在法兰西蓝色的天空下,谁将问鼎足球江湖照亮埃菲尔铁塔让人关注。欧洲大陆这片经历了英国脱欧和难民危机的大陆太需要一次情绪的宣泄了。正如同只有台湾作家陈文茜的《只剩一个繁荣的角落》而言,我们都在经历一个史无前例的时代。全球化和资本战争的影响力无处不在,那个传统的欧洲梦似乎正在渐行渐远。

在欧洲杯上,我们见证了格里兹曼和帕耶的眼泪,见证了布冯的老骥伏枥和壮志未酬,这一切都是用球迷的唏嘘和感叹作为注脚,在庞大球场和疯狂球迷的见证下,一切犹如一个庞大的戏剧。而在严谨的德国战车 志大才疏的英格兰和少年意气的威尔士不断折戟后,终于看到了浪漫的法兰西和运气爆棚的葡萄牙站到了决赛赛场上。

而对于80后球迷而言,这届世界杯似乎在见证者很多少年英雄的离开,比如布冯,比如罗西基,我们希望他们如同歌曲FOREVER   YOUING一样永远不会老,希望他们像彼得潘一样从此尽情飞翔,可惜人事易散,李广难封。年轻时候的歌曲旋律终会消散。哪怕就是C罗﹑萨尼亚﹑埃弗拉这些球员 ,见证他们在大赛的时候也不多了,而以格里兹曼﹑桑切斯和博格巴这样的球星则如同市场正火的小鲜肉,在岁月这片金黄的麦田上,改变正在不断的发生。

而足球本身也在变化,随着欧洲杯的进行,我们看到了越来越多的资本交易﹑全球化和互联网对于足球的影响。如果说过去的足球如同足球书籍《极度狂热》和《足球往事》说的一样,过去踢的是一种传统的足球,而足球如同生活,生活正在资本﹑全球化和互联网疯狂的改变,而在欧洲杯上,我们可以看到越来越多的变化迹象。

这届欧洲杯上,AC米兰俱乐部无疑是失落的,这家正在易主的俱乐部没有贡献多少国脚,而中国资本即将入主这家富有传统的俱乐部,在此之前,不景气的意大利经济使得中国资本已经入主了国际米兰俱乐部。而在英国,主持英国俱乐部的早已经变成了美国和俄罗斯的资本,资本是追求快进快出的。金融手段正在越来越多的用到足球当中,于是我们可以看到球星的收入越来越高;另一方面那种传统的球星对于足球俱乐部的依赖再减弱,那种择一城终老的故事越来越难于持续。巴蒂斯图塔对佛罗伦萨的虔诚,曼联92班的传奇都已经成为了过去的老歌。在西班牙,拉斯帕尔马斯队的足球元老40岁的贝莱隆还在奔跑,远古得像一个远古得神话。资本要求球星价值的迅速放大,因此皇家马德里和曼联这样的俱乐部要求从全球收集顶级人才,快速的挖掘价值,一旦不能够挖掘价值,就会迅速的丢弃,而这些俱乐部可以通过商业经营和金融手段,获得相当高的营收。可以说足球俱乐部,已经变成了一门相当好的生意。看看俱乐部的市值:皇马有32.6亿美元、巴萨达到31.6亿美元,近年状况不佳的曼联也有23.5亿美元。而在世界知名的德勤会计师事务所最新公布的2014/15赛季世界足球俱乐部收入排行榜中,西甲豪门皇家马德里以5.77亿欧元连续第11年霸占头名位置。另外一家西甲豪门巴萨以5.608亿排名第二,英超豪门曼联则以5.195亿位列第三。而足球俱乐部从来不像今天这样擅长利用金融杠杆和交易,足球经纪人和金融专业人士越来越为足球而奔忙,也赚取了更多的金钱。

而今天的足球运动员,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接近成为一个资本和金钱塑造的偶像。他们一方面擅长使用互联网,C罗和梅西这样的顶级足球运动员有着专门的团队为他们服务,球员的生活似乎可以球迷一样近距离接触,球员的时间变得更加碎片化,这也使得足球运动员的成材变成一件更加有难度的事情,毕竟,不能保证每个足球运动都有着良好的意志力。而随着世界的全球化和城市化的推行,那种传统的球星培养模式已经难以次序,比如有足球名宿指出现在球星难以出现是因为缺少土壤,那种街头踢球的环境已经被日益推进的城市化所埋葬。而球星的风格越来越像,因为他们要出头必须要模仿越来越崇尚集体的打法,欧洲的足球风格席卷全球,巴西是这种趋势的受害者,他们在坚持自身风格还是模仿欧洲的矛盾中不可自拔,而那种类似里克尔梅或者里瓦尔多的踢球方式已经不再被崇尚,因为他们不够全攻全守不够快,慢得如同近年巴西的GDP增长速度。而中国的80后则感叹一片:类似2000年左右球星井喷的繁荣再也不看到,只能看到梅西和C罗的绝代双骄。

从全世界来看,产业分工的结构正在调整,《与机器人赛跑》或者《二十一世纪资本论》正说明了收入差距越来越大的趋势,具有特殊技能的人将他们的技能进行最大程度的变现由于传播媒介的发达,正在以远远超过平均增长速度的趋势拉开他人,精英和屌丝的鸿沟可能越来越大。体育精英这样不从事物质生产产业的精英人才,收入在大幅度上升。未来的足球明星,收入将会因为互联网 全球化和资本化与普通人生活越来越远,而美丽足球和劳工足球将成为往事。在英国足球中,不同的俱乐部代表了不同的球迷社群,比如伦敦的富人区都喜欢看切尔西的球赛,而劳工阶层则是阿森纳的球迷,而未来这样的分野可能越来越看到,足球不再属于劳工。

社交媒体让球员身价进一步提高

社交媒体的出现也改变了整个足球世界。社交媒体既可以帮助俱乐部发布有关球队的很多新闻,比如吸引众多球迷关注的引援信息,而且也给了球迷与俱乐部、球员和教练亲密交流的机会。随着社交媒体的兴起,年轻的球迷朋友可以更有效地和他们喜欢的俱乐部和球员保持紧密的联系。16-24岁社交媒体用户中有超过82%经常活跃于各种社交媒体中,因此足球俱乐部们可以利用这个契机发展自己的年轻球迷群体。社交媒体也给球迷们创造了一个在看球时尽情发表对球队表现的看法的平台。近期来访中国的沙尔克04队一下子就注册了20多个社交媒体平台,和自媒体人一样注重媒体平台的全面性,而粉丝一下子也达到了几十万人。

在世界上拥有最多脸书粉丝的百名运动员中,梅西、贝克汉姆和内马尔等著名足球运动员还是轻松地占据着这个排名的前排,非足球运动员的明星中也只有道恩-强森(The Rock)和约翰-塞纳两位摔跤超级巨星能够跻身到前十之列。

在社交媒体上最成功的体育明星同时也是世界足坛中最成功的球员之一。在2009年的时候,脸书的工作人员直接接触到了C罗的管理团队,并且建议他们尽快为这名球星在脸书建立粉丝专区,当时他们给出了一个极好的理由:“C罗有获得1000万粉丝的潜力。”

时至今日,C罗在脸书的粉丝已经超过了1.1亿人,加上4100万推特好友以及5160万Instagram粉丝,这名皇马球星绝对是社交媒体中最受欢迎的运动员,而且他的粉丝数量每一秒都在增加。C罗也会利用社交媒体推广自己的赞助商,比如耐克、豪雅和康宝莱等,这也让C罗本已天价的年薪进一步攀升。

通过社交媒体获利的当然并非只有球员。曼联最近被称为社交媒体中最受欢迎的俱乐部。他们在脸书拥有6800万粉丝,推特粉丝也超过了700万。这足以说明曼联的确是最会赚钱的英国俱乐部,前一个财年曼联公布的年收入达到了4.33亿英镑。

而在中国,互联网企业热衷于和足球结合,苏宁投资了国际米兰和江苏足球队,乐视赞助了北京国安,阿里巴巴投资了广州恒大,他们可不是为了情怀而来。互联网也放大了足球运动员的明星效应,现在的足球运动员可以面对全世界十亿球迷踢球,明星效应的扩大可以让他们获得更大的收入。足球运动员的价值也可以通过互联网进行深度的延伸开发,比如可以通过游戏 动漫和广告通过互联网进行深度的变现。

大数据改变足球

今时今日,足球俱乐部也像是一家互联网技术公司。技术人员的数量在疯狂增长,全世界的顶级俱乐部在视频结合的比赛分析软件上大把烧钱。专业的技术球探在购买球员签约之前会挖掘各种参考数据。

SAP Sports One是SAP Match Insights的进化版,后者曾在2014年巴西世界杯期间被德国国家队试用过。最终,德国队凭借实力赢得了世界杯冠军,并且在对手面前展现出了巨大的优势。SAP Match Insights充当的是一个多功能平台,它以足球领域的大数据概念为养分。由于已经存在能够记录大量比赛数据的高科技,这种能够对数字信息进行黏合、分类和阐释的程序才能发展。

这些数据是如何获取的呢?这就要通过传感器或运动员穿戴的内置GPS(全球定位系统)的装备,包括背心、手环、球鞋和护腿板,不过这些设备也可以安装在赛场的其他部分,比如球门或者球上。通过这种方式,可以记录不同的参数,包括跑动距离、平均速度和心率等。强大的数据内存引擎SAP HANA使SAP Sports One的存在成为了可能。前者具有强大的分析能力,能够接收并阐释从Prozone等外部软件获得的信息。Prozone是几乎所有英超联赛球队都在使用的软件,它以分布在整座球场的8个摄像头所记录的信息为基础,能够以0.1秒为间隔追踪每名球员的行动。

以持续的监测为出发点,Prozone会立刻对数据进行加工,其中包括跑动距离等一些基础数据,也包括其他更为复杂的数据,如某一名球员或球队全体队员的活动区域、对方控球时本队球员的站位等。然而,使教练组全体成员在比赛进行过程中获取大量来自比赛的数据,这种做法依然是一块禁区。2015年7月7日,国际足联批准将跟踪系统加入球员在正式比赛所穿的服装中,但也规定了一系列使用条件。

西班牙1d3a公司研发的分析软件Er1c可以用于对足球进行主观解析。在外部录像的基础上,Er1c允许分析师和教练员做批注,并创建标签,对他们希望本方和对方球队展现出的种种面貌进行分类。Er1c的用户可以把传感器和GPS捕获的数据输入系统。拥有这些信息不仅可以分析比赛的某一回合,还可以让教练组评估一名球员丢球是否是因为过度劳累。这也许是唯一能够同时提供数据和主观解析的平台。1d3a公司为包括巴塞罗那和西班牙人在内的多支西甲和西乙球队提供了他们的技术。这两支球队为适应这项技术带来的新需求,对人员结构做出了改变,但仍然没有到达英超的水准。在英格兰,一支乙级球队可能有5名数据分析人员,而在一支豪门球队中,可能有50人在进行这项工作。在西班牙,大数据现象正在以较慢的速度融入,但已经在所有职业队中不同程度地实现了。

如今,英超联赛的所有20家球会都有专门的技术分析人员来处理这些新的数据信息,其中,光曼城一家就聘请了11个这样的人。2012年,利物浦甚至专门创建了一个名为“研究总监”的新职务,把理论物理学博士伊安·格拉汉姆招至麾下。这些研究人员会参与赛前布置和赛后总结,他们会帮助管理层鉴别和选择转会目标,甚至还会给年轻球员提出营养建议。这场革命是如此令人震撼,以至于有英国媒体惊呼:“科技怪人已经入侵欧洲竞技体育世界!”

当然,在英超俱乐部里也有一些出色的数据处理大师,然而由于大多数球队都还比较保守,这些数字高手们往往都是Prozone这类数据服务提供商的俱乐部联络员。为了改变这种状况,曼城曾经在2012年8月进行过一次有趣的实验,他们开启了一个名为“MCFC分析论”的项目,大胆地公开了一大批OPTA采集的2011/12赛季曼城相关数据文档,并号召任何“热爱足球与数据”的人进行分析。

乌拉圭作家爱德华多·加莱亚诺去世,其在《足球往事》一书中深情写到:“经过这么多年后,我终于认清了我是谁——一个渴求美丽足球的乞丐。我走向这个世界伸开双手,来到体育场中乞求道:看在上帝的份上,请让我看到一次美妙的配合吧。”不管怎么说,足球就类似于生活的波澜起伏,那球场赛的灵光一瞬,就像是我们生活中期盼的一瞬间的灿烂光华,就让今晚的巴黎之战,让足球成为这个时代足球的注解,一个代表了社交媒体和资本的有世界最强运动员的C罗和未来之星的博格巴的对抗,让球迷的内心沸腾,让70后 80后和90后都在同一个旋律面前共振,足球仍然会滚动到它应该在的地方,如同我们的生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