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万人围观papi酱直播的背后:排位、烧钱和平台暗战

Eyan 2016-07-14 14:44 经验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papi

7 月 11 日晚上 9 点,papi 酱终于完成自己的直播处子秀。1 小时 25 分钟的 直播 中,她在一直播、美拍、斗鱼直播、花椒直播、熊猫 TV、百度视频、优酷直播、今日头条 8 个平台收获了 2000 万人同时在线观看的记录,非官方的统计数据认为,打赏及礼物收入或超过 90 万元人民币。惊人的数据背后,一些故事值得仔细品味。

宣传暗战

“比赛”早在前期宣传时就开始了。

papi 酱自己在为直播首秀做广告时,特别注明几大直播平台“排名不分先后”。经纪人杨铭在接受动点科技采访时也很有默契地维持这种微妙平衡:“我们这次有八大平台同时直播,单独谈某一家,对其他家不是很公平。”

但具体到每一家直播软件的自身的宣传时,措辞都惊人的一致:“papi 酱在我家平台直播首秀”,丝毫没有提到其他几个“队友”。就  连这个赛道里名不见经传的选手“百度视频”都打出“papi 酱将通过百度视频 app、百度视频网站首次上直播”的广告语。差点就让人以为,百度重金砸下了 papi 酱的独播权,事后证明这只是个宣传噱头。

直播平台宣传语

赛后,一直播一点儿也不拐弯抹角晒出成绩,官方微信的文章标题的意思很明确:“秒杀众平台”。 美拍直播也了公布了数据,不过侧重点在“直播获得 1.26 亿赞、70.8 万条评论”上。而在一篇公关气息浓厚的文章中,着重提到“在众多平台中,papi 酱恰好把和粉丝互动的机会留给 YY LIVE”,直指 papi 酱签约 YY 的“几率最大”。

百度视频倒是没披露具体数据,看起来云淡风轻,官方微博分享了一篇大意是“百度视频直播借 papi 酱成功亮相”的文章,但文中大段的宣传和最后一句点睛之笔,还是暴露了其真实的野心—“作为全互联网最大的视频流量入口,百度视频以聚合模式大力进军 PGC 直播,无疑将掀起一波巨震。”

数据之争

每个人都试图从不同角度来解读数据,以证明自己的优势。

动点科技拿到的一份“各直播平台不同时段观众数”报告显示,8 大平台之间的差距非常明显。最高数据出现在“一直播”,422.7 的峰值,时间节点是晚上的 9:30,也就是 papi 酱(本人 9 点 12 分左右才开始直播)直播十多分钟之后。国民老公王思聪的熊猫 TV 垫了底,只有 51 万,两者差距超过 300 万。

统计表

从这份报告来来,一直播、花椒的成绩非常接近,峰值均超过 400 万,无疑属于第一梯队。不过奇怪的是,其他几家的数据基本会有波动,花椒的数据则是一条惹眼的上升线,到直播行将结束的时候达到峰值。

某直播平台的工作人员直言:“这就是作假,某些平台太可怕了。” 动点科技记者也将这个疑问发给了花椒直播相关工作人员,截止发稿前,并未收到回复。

另外,有观众评论说,一直播的在线人数在某个瞬间激增十几万,很可能存在刷榜行为。对此,一下科技(秒拍、小咖秀、一直播)副总裁何一回应说,因为在 papi 酱直播的时候,他们会给每个粉丝发一条推送,所以出现短时间内观众激增的现象。

数据

美拍直播官方微博晒出来的数据是:“1.26 亿赞、192.9w 观众在线观看、70.8w 条评论。“单就观看人数而言,美拍和第一梯队还有差距。不过他们显然并不认同”依据在线观看人数排位”的衡量标准。

“美拍的点赞数和聊天数(指直播时出现在屏幕上的弹幕)是最高的,说明粉丝粘性最高。聊天数是衡量直播热度最客观数据,它和直播内容直接相关,很难做假。至于其他平台的情况,我们不方便评论。”美拍方面称。

负责美拍的美图高级副总裁北够,此前在发布会上的一席话也颇值得玩味:“我们做直播的时候,看到有些直播平台上的观众人数多得吓人,结果再看看聊天人数根本没几个,我就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

排位比赛

意外的是,直播领域另外一个“大玩家”映客缺席了这次热闹的首秀,有映客工作人员这样告诉动点科技:“其实 papi 酱团队也找过我们,至于后面为什么没谈下来,具体情况我也不了解,我们这边独家直播的情况比较多。”

而在众多其他的竞争中,映客自然不会缺席。一直播签下宋仲基的全国见面会,映客也拿下 BIGBANG 2016 中国巡演的总冠名,花椒和柳岩玩起了 VR 直播,美拍则是请到了 TFBOYS 背书,颇有些争锋相对的意思。

当然,这些资源的价格不菲。何一透露,一下科技在宋仲基的见面会上的总体投入超过一亿元人民币:“整体费用,包含分众投放、校园投放等,宋仲基的见面会和 BIGBANG 一样多,整体超过 1 亿,映客同期投放也差不多。”

除了明星资源,排位方面的暗战也在悄然进行。不同版本的“行业第一”让人应接不暇。

7 月 5 日,《互联网周刊》发布“2016 上半年度中国 APP 分类排行”。报告显示,在泛娱乐直播 APP 领域,花椒直播名列第一,映客直播紧随其后排名第二;而在 7 月 6 日 QuestMobile 网络直播数据则显示,从网络直播 APP 行业 MAU 趋势看,第一梯队为映客、YY、斗鱼、等平台,花椒则被划分到第二梯队,QuestMobile 报告称“两个梯队的 MAU 基本拉开 300 万的差距;YY 娱乐最近则晒了一份“红米用户最偏爱 app 排行榜”,显示“YY 在国民最偏爱直播类 APP 中排名第一位。”

真金白银

回过头来说这次 papi 酱直播的“成色”。2000 万在线观看的数据无疑是漂亮的,不过如果看真金白银的收入,成绩并不耀眼。

非官方的统计数据显示是 90 万,扬铭对此也未回应。一直播给出的数据显示,站内打赏为 6318840 个金币,按照 100:1 的兑换标准,也就是 6 万多人民币,一直播称这个数据是全网最高打赏额。何一透露,papi 酱在 YY 的收入大概是 1 万多人民币,在花椒直播的收入大概是九千多人民币。如果按照这个标准来看,90 万人民币的数据显然是高了。而  单场直播 6 万元,和此前常见诸报端的“单场十几万”的秀场女孩相比,差距也不小。

此外,单场超 400 万在线人数的峰值,也并未创造直播平台的历史。美拍直播告诉动点科技,平台的数据峰值出现在 TFBOYS 直播首秀上:520 万聊天,道具所得将近 30 万人民币。一直播观看人数方面的峰值出现在张杰的直播上,615 万的纪录至今未有人打破。

杨铭对此很淡定,表示在收入上团队并没有期待:“就像我们对待微信账号的打赏一样,它是 papi 与她粉丝互动的一个环节,我们的收入不在于此。而且毕竟 papi 不是职业主播,这只是我们与粉丝互动交流的一个形式而已。”papi 酱团队方面对关键数据也有自己的看法:“我们认为不能用其他单一平台的量和我们这次单一平台的量来比较,毕竟这次我们有八个平台,直播也是面临着分流问题的。”

当然,对于首次尝试直播的 papi 酱来说,能够达到“狂甩一众一线明星”的成绩,其影响力还是不容忽视的。 至于收入方面成绩一般,也有客观原因:一方面可以看出 papi 酱并为完全适应直播这种新的形式,过程中她也是数次表示很紧张,开玩笑要请求“技术暂停”;另一方面,papi 酱也没有把重点放在打赏上,喊麦要求粉丝送礼物这种秀场主播常见的套路,基本在 papi 酱直播时没看到;此外,8 个平台分散了流量的情况客观存在,而单场十几万的收入毕竟是个例,何一就表示,这种动辄十几万的打赏不是常态。

papi 酱直播的下一步计划杨铭没有过多透露,只是表示直播不会像短视频一样成为一个周期性的事情,但是会继续探索。

无论如何,这次首秀只是 papi 酱直播尝试的开始。一个是顶级网红,一个是如火如荼的直播,这两个风口上的产业会碰撞怎样的火花,而这背后直播平台又将掀起怎样的暗战,都令人期待。

本文由思达派(startup-partner.com)转自创头条papi酱(ctoutiao.com)企业号。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