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兴资本包凡:割据、分裂,合并、统一,中国创投产业向何处去?

窦豆豆 2016-07-23 10:13 经验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为什么许多初创公司在推出一夜爆红的产品后,很快便偃旗息鼓?为什么寒冬过后,天使轮和 C 轮后融资难度加大,而 A/B 轮融资热度不减? 

近日,华兴资本创始人包凡先生和华兴阿尔法负责人周翔作客「真格大师讲堂」,为真格被投公司的 CEO 们上了一堂资本与人性的双修课。以下为主要内容。

华兴资本创始人包凡:技术创新会成为中国当前“破局”的关键


华兴资本创始人 包凡

1、中国当前的创业形势

中国的互联网真正发展起来应该是在 2005 年百度上市前后,这几年,处于头部的互联网公司越做越强,在中国有 BAT,美国有 FANG(F 是指 Facebook,A 是指Amazon,N 是指 Netflix,G 是指 Google)。不知道在座有没有对地缘政治感兴趣的朋友,我觉得这个形势有点像中国、美国、俄罗斯这些大国在角力,每个人都在划地盘,拉小弟,有些小弟干着干着也想取代大哥的地位。

初创企业应该弄清楚的是,不是说有了“超级大国”,自己的小国就发展不好,而是要认清楚形势,选择自己的方向。最近一波移动互联网浪潮里不也走出了不少厉害的公司么?像滴滴、新美大、京东、今日头条、携程、饿了么,各自也算一方霸主。它们是怎么冒出来的呢?重要的还是做了巨头们干不了的事,或者说是巨头们没有时间干的事。它们撕开一道口子,又善于利用巨头之间的矛盾,纵横捭阖,快速巩固了自己在市场的地位。

那么这种格局会不会变呢?我觉得是会的。过去的几波浪潮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技术创新驱动,而是商业模式的创新。商业模式怕就怕在,你只要被巨头摸清楚底细,你能干,它也能干,拼到最后就是拼资源,优势自然又回到了巨头手中。

我预感未来几年内,人工智能、大数据、包括生命科学和信息技术的发展,会使得技术创新真正成为中国当前“破局”的关键,这对于不管是创业者还是投资人都是好事。

2、境内外资本市场未来发展的差异

国内外的资本市场是不太一样的,在价值观、衡量标准上都有差异。

首先,中国的资本市场采取准入制,你的公司想去 A 股上市,需要经过相关机构批准。而在美国基本上只要符合资格就可以上市,有人买你的股票就行。这意味着国内 A 股公司的「壳」非常有价值,就像北上广深的户口一样。去年一度引发热议的注册制之所以很难实行,原因就在于此:如果户籍取消了,老北京老上海的人利益怎么办呢?这 3000 家 A 股上市公司,每家的壳都有 30 亿左右的价值,注册制牵扯到的利益面很大。

其次,中国的资本市场,八成左右是散户,而美国则有八成是机构投资人。打个比方,一桌十个人打牌,如果全都是专业选手,或者专业选手占了八个,那么这一桌牌只能靠本事吃饭。而如果只有两个专业选手带着八个业余选手,打法就不同了,这两个专业选手互相之间不会对着干,而是想办法串通在一起赚其余八个业余选手的钱。俗话叫割韭菜,割完一波歇一阵子,等着种起来再割一波。

当然国内资本市场还是有很多优点。资本市场无非就是为了两个目的,融资和套现。国内 A 股市场套现很方便,上市公司流动性比在美国方便许多,这是一些人希望看到的。对于创业者而言,你们需要看清楚自己的公司更适合在哪个市场发展,能让公司做到资源配置最优的市场才是好市场。

3、关于企业并购的那些事儿

近几年几乎所有著名的合并案件,华兴都有参与。

坦白说,如果谈判双方都想要同样的东西,合并就不会成功,针尖对麦芒肯定做不成交易。其实追问到灵魂深处,每个人想要的东西是不一样的。

有的人想要名,有的人想要利,想当皇帝,就要有向退出者割让股份、给够美金的气度。他们为了公司下一步的发展,所出让的股份和现金都是天价,但这确实是为了让公司走得更远的选择。当然,退出者虽然得到财务自由,心里也是五味杂陈,自己创办的公司,自然就像孩子一样难以割舍。但正是人们所追求的终极目的存在差异,才使得那些优秀的公司结束对抗、产生合并的可能。

华兴阿尔法负责人周翔:选择投资人不要盲目提高估值,战略更重要


华兴阿尔法负责人 周翔

1、当前市场的融资状况

目前看来,处于 A/B 轮的公司会比天使轮和 C 轮后的公司融资要容易一些。一方面是因为一些优秀的公司正在逐渐地成长起来;另一方面是专注于 A、B 轮的基金这几年获利颇丰,所以如今每个月市场公开的 A/B 轮融资项目大概有 150-200 个。相比之下,天使阶段和 C 轮要略微艰难,因为资本市场的周期和创业周期是对应的,大部分天使基金要忙着管理去年投的很多项目,而 C/D 轮的公司常常是在去年以很高的价格拿了一笔钱,结果今年公司的发展匹配不了上一轮的估值,所以没人敢接。

今年大家都在看文娱和媒体,而技术类的虚拟现实、人工智能、生命科学因为回报周期长、大众接受度低、商业模式较重等原因,短期内投资人还是持观望状况。所以下半年投资人依然会非常谨慎,如果诸位有机会融资,最好为过冬储备好足够的粮草弹药。在选择投资人的时候,应该更多地为公司长期的战略规划做准备,而不是盲目去抬高自己的估值。

2、财务顾问能为创业者提供什么?

作为华兴旗下专注服务早期创业公司的财务顾问(以下简称FA),华兴阿尔法在关注项目时主要看这三点:

1. 核心团队的能力。CEO 本身的背景、团队成员的协调度,以及大家先前的共事经历、执行力、战略决策能力等等;

2. 多多少少会看一点风口。比如 2014 年的 O2O、2015 年的供应链再到今年的文娱媒体等等。原因是这些领域本身前景很广,而且格局未定,机会相对而言比较大;

3. 商业、资源、技术方面的核心壁垒。那些跟风而行的公司,往往在 B 轮之后就没了声音,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投资人看不出他们的核心壁垒在哪里。

在企业融资的过程中,FA 公司在融资节奏控制、项目故事梳理、前期材料准备等等方面都可以给予比较专业的支持。融资不仅仅是去找投资人这么简单,前期准备的工作必不可少。市场上竞争对手都有谁?分别都融到了多少钱?哪家基金的投资?你的公司如何去讲故事?你准备花多少时间见投资人?用多长时间把这笔投资搞定?这些都需要梳理清楚。

2006 年我刚刚入行的时候,市面上的风投基金很少,两个星期拜访二三十家算是差不多了。可现在不一样,如果不经准备和筛选,三个月的时间都不能将市场上主要的风投基金拜访一遍,这毫无疑问会耽误公司的业务发展及融资进度,所以创投双方就需要 FA 公司来解决双方信息不对称的问题。

寻找投资,找对基金和人非常重要。举个例子,做 VR 项目的创业者,却找了一位主要关注医疗、教育项目的投资人,项目被拒绝的几率会大得多。而如果你被这位投资人拒绝了,那么你和这家投资公司基本上就没有后续发展了。同样,基金的投资领域也一直在变化。有些基金过去会涉猎很多领域,但行情变化之后,很多领域都不一定会再看,也有可能转向另外的方向。所以,哪怕他们有兴趣了解你的项目(更多地不过是想学习),和你接触,对你和你的公司而言只不过是浪费时间。甚至一些基金的风格、投资人的脾性,都要弄清楚。哪些投资人喜欢临阵跳单?哪些人比较守信用?怎样谈判才能多争取两个点的股份?隔在两者之间的信息鸿沟,往往就需要 FA 出来牵线搭桥,锦上添花。

真格基金联合创始人王强:发现那些伟大者的秘密基因


真格基金联合创始人王强

今天我听完包凡如此心平气和地讲述自己在浪潮中搏击后的心得,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扪心自问,最重要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当机会之门打开,只有抢到头班车的创业者才有可能实现梦想。老大永远只有一个,而老二、老三往往要面临被并购的抉择。这个时候,是坚持再拼一把呢,还是接受并购,选择合理的价码离开?这两个选择没有好坏之分。追问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如果内心有所回应,那就是恰当的选择。

我认识包凡多年,他非常酷,常常穿着皮衣、骑着摩托车出门。他带领华兴资本做到国内行业第一,见过最惊险、最复杂的商业故事,却依然古道热肠,常常和我探讨——怎么样才能为中国的商业文明、为新一代的中国企业家提供些什么。像他说的,我们创业、赚钱,赚多少才够?人心是贪得无厌的。你有了私人飞机、游艇、美国也买了几栋房子,许多人会说,wow,很棒!但若干年后,这些都不会留下任何意义。而我发现,那些走在行业顶端的人有一些共性——都是想得开、想得远、出手大,他们处理过非常复杂的商业案例,但依然能够对商业的本质保持一颗赤子之心,时刻思考着怎么用商业推动社会的发展。

所以,人生非常好玩。面对复杂的业务,你需要能够淡定地面对,而对于那些看似毫无意义、毫无价值的东西,更要把它当做成就你伟大性的机会来对待,这便是我在书里写过的“无用之物的有用性”。

现实中,许多人每一个毛孔都在贪婪地吮吸着“有用性”,其实,如果你能在内心和现实保持一点点距离,看得高一些、远一些、长久一些,可能就会发现那些伟大者的秘密基因。祝福包凡,希望创业者的事业也能像华兴两字所蕴含的内涵一样,代表着中国的复兴、人性的复兴、理想的复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