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直播违法违规内容屡禁不止 如何走出灰色地带

思达派 2016-08-11 15:51 看法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自媒体时代,人人既是信息的发布者,又是信息的接收者,从微博到微信,公众已经对这一现象及其带来的舆论聚集和放大效应非常熟悉。然而,当在线直播进入人们的视野并得以迅速发展之时,人们依然为它给公共舆论、认知方式和社会精神状态等方面带来的影响感到震惊。有人说,在线直播标志着自媒体时代的又一次进阶,但是,难道人人都可以随手打开手机向他人展示私生活,也可以随时通过手机窥视他人私生活,真的代表着媒体进步的趋势吗?

信息爆炸还是趣味单一?

秀私生活和猎奇是在线直播的主流节目

网上流传着一个段子:“直播发于秀场,兴于网红,盛于明星,衰于广告,毁于色情。”这说出了在线直播行业当前面临的窘境——平台对内容生产者的掌控力极低,造成了对内容的监控成本极高、效率较低,低俗内容屡禁不止。

观看大部分直播视频,你会发觉,多数直播平台上的所谓网红,都在播放自己的私生活:聊天、穿衣、吃饭、化妆、敷面膜甚至上厕所,偶尔会有零星的才艺表演,诸如抚琴与绘画,但这类视频比较罕见,点击率往往也比较低。

《2016年中国在线直播行业专题研究》指出,目前许多直播平台存在内容质量偏低、低俗文化当道的问题。在第三方数据调查机构艾媒咨询的统计中,中国网民对在线直播平台的内容评价较低,77.1%的网民认为在线直播平台存在低俗内容,90.2%的网民认为在线直播平台的整体价值观导向为一般或偏低。 一些业内人士指出,虽然有关部门早已对一些在线直播平台进行整治,但许多平台仍未走出内容低俗化的怪圈,甚至陷入了“比贱模式”的竞争,导致其他企业想借在线直播的优势对接合作都难以找到合适的方式。

业内人士认为,这种病态的社会现象,并非仅存在于中国。只要在搜索引擎输入“直播”一词,便会出现大量诸如此类的信息:韩国美女主播视频直播吃饭,每天吃3小时月入9000美元;大叔直播吃烤串,获17万粉丝点赞;丹麦一家电视台直播长达数小时的乏善可陈的钓鱼节目,却收视率奇高……

“在线直播表面的信息爆炸之下,遮蔽的其实是信息的真正单一化。显然,在直播平台,秀私生活与展览奇迹是主流节目,才艺表演往往被排斥于边缘。就此,人性的猎奇与庸俗趣味,在直播平台,获得空前的胜利。”文化批评家马小盐说。

监控不力还是法不责众?

应加大对违法、违规平台和主播的处罚力度

低俗内容为何屡禁不止?究竟是管理监控不到位还是法不责众?

据了解,目前,相关管理部门已明确规定,任何人在任何直播平台获得主播权益都必须经过身份实名认证。此外,管理部门还对所有直播平台实施了“打通黑名单”的管理办法,即在一个平台因“触线”被封号的账号,就无法在其他任何一家直播平台进行直播。

那么,所谓“触线”的标准到底是什么?在线直播平台“映客”公关总监邓唐斐表示,当前管理部门对在线直播内容监管的政策是交由平台自审自查,各家平台审查标准都是一致的,即不能有反党反社会主义、露点、粗口、抽烟、盗版等内容出现,但至于什么是“低俗”,却并没有明确的定义。也正是因为这样,不少主播和平台才有机可乘,利用用户的猎奇心理实现利益变现。

除了涉黄是直播平台最为集中的问题之外,内容版权上同样面临问题。当前,一些主播在直播过程中直播电影、电视剧、演出等情况并不鲜见。“平台往往将视频中的侵权归结于个人行为,从而强调技术无罪,在客观上造成盗版行为的猖獗。”一位从业者说。

此外,各家平台对监管的投入也参差不齐。据邓唐斐介绍,“映客”目前采取的是机器监控和人工24小时监控双重监控审核方式,机器监控不仅可以识别图像,还可以识别声音是否“触线”,人工监控的规模则达1000人。但也有一些平台在内容监控上只是草草敷衍,在海量直播视频上传的过程中根本无法保证内容安全,更无从及时干预。

尤其应当注意的是,目前绝大部分在线直播的用户主要集中在二、三线城市,而且其中绝大部分是低收入群体和教育程度不高的年轻群体。专家指出,直播用户的这一结构特征极易与直播内容的低俗化形成相互促进的恶性循环。“在审丑趣味和窥视欲、猎奇心、性冲动等原始冲动的助推下,低俗内容的传播具有相当大的市场,倘若平台对此疏于管理、加以纵容,必将对社会风气和文化生态都造成严重负面影响。”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沈阳说。与此同时,这样的用户结构在一定程度上还决定了一些用户对社会谣言的辨识度也相对较低,增加了造谣、传谣的可能性,不利于社会稳定。

沈阳认为,加强在线直播行业监管必须从进一步明确内容标准入手。“低俗内容出现的根本原因在于市场的原始利益冲动。由于‘低俗’所指涉的具体行为并不明确,这就产生了大量的灰色地带。对在线直播行业的监管首先要做好违法、违规、低俗等不同行为之间的界定,从而真正做到执法监管有的放矢。”

此外,也有专家建议,应加大对违法、违规平台和主播的处罚力度,提高违法、违规成本。政府部门、主流媒体等力量也应持续介入,与在线直播的亚文化特征形成舆论对冲。政府部门之间要进一步明确责任,在交叉管理、综合执法等方面形成合力。

社交化还是媒体化?

在线直播应更注重公共领域而非私人领域

在已经拥有渠道优势之后,一些直播平台开始着力于内容生产,其媒体属性也得到进一步放大。高价赞助或生产优质综艺节目是直播平台进入内容生产的重要策略,如“映客”就拿到了2016年韩国音乐团体BIGBANG演唱会的全程独家总冠名,仅3场演唱会直播花絮的签约费就花了2000万元;一些平台还开始借用明星之力干预内容,增强平台自身节目研发能力,开发属于平台自身的内容品牌,如曾在央视任主持人的马东目前已经加入某直播平台制作一系列网络综艺真人秀直播。

国内几大互联网公司也紧跟投资在线直播的潮流。据了解,目前腾讯、爱奇艺等几家大型网站都准备进军直播领域,新浪微博也早就涉足直播领域。沈阳认为,无论从技术方面还是内容方面,大型门户网站和视频网站的加入对在线直播行业来说都是一种有益的纠偏。“一方面,门户网站的直播会更注重公共领域而非私人领域;另一方面,它们具有的节目制作和管理经验也会提升直播节目的美学诉求。”

此外,一些传统媒体也开始尝试新闻在线直播,从而将直播行业引入主流媒体领域。但也有不少人并不看好在线直播的媒体功能在未来的拓展。“一下科技”联合创始人雷涛就认为:“直播平台的第一特性是社交,用户在直播平台消费的主要诉求是娱乐,他们希望看到的是有魅力的主播,而不是有价值的新闻资讯。”

沈阳也指出,新闻资讯并不是在线直播的长项。在线直播的直观性、快捷性会导致大多数报道浮于浅表,无法深入,这是其与传统新闻报道的本质区别。“传统记者在做深度报道之前,必然要做大量的专业采访与幕后功课;而在线直播则走马观花,流于肤浅。”但他同时也认为,目前在线直播行业的发展还远未到达顶峰,其在媒体、电商、服务等领域的发展空间还很大,因此也不应对其一味否定,而是要通过市场、资本等手段,发挥其先天优势,为我所用,促进其向医疗问诊等行业化领域发展。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