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平:我不做秃鹰式投资人

思达派 2016-08-17 15:29 经验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有人说VC(Venture Capital风险投资)是秃鹰,尖刻、贪婪、血盆大口,徐小平希望以一己之力改变这种形象,为中国创投界吹进一股公益和关爱之风。即使要付出收益减少的代价,他也不遗憾,作为一个自觉承担社会责任的投资人,他愿意用这样的方式对创投事业做贡献。

5月,中国最忙的明星投资人徐小平竟然抽出时间,以“创业导师”的身份出现在2016年的殿堂级创投电视节目《合伙中国人》。

• 拿到投资依旧难

2014年的早春3月,《合伙中国人》节目组向徐小平发出邀请,他看过这档节目的美国版——被誉为创投版《美国偶像》的美国ABC热门创投电视真人秀《Shark Tank鲨鱼缸》,于是答应了。节目组又去邀请其他创业导师,辗转到今年才开始录制。

乘着“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政策风口,徐小平和熊晓鸽、姚劲波、李国庆、龙宇5位总身价超过千亿的商界大佬,以投资人的身份来到《合伙中国人》,与创业者进行真实的商业融资谈判,对创业项目进行深度观察和自由提问。他们在现场争抢投资权,不仅为创业者提供项目启动资金,更作为创业导师,为创业者提供指导和建议。

就在这个舞台上,徐小平投资了一个他并不想投的项目。有一个女孩上台,讲述了自己父母下岗,摆地摊求生存、她自己去餐馆当服务员,后来学习记忆法、开始创业的故事。徐小平可以想象,这样的人历经了多少不堪回首的命运磨难,[C1]但看看项目,他真的不想投资,“因为这不是一个科学的方法论,她让我们记清朝十个皇帝的名字,有点低俗。”

但是,他最后决定了投资100万,“那个女生站在那儿,那种自强不息,那种向你挑战,那种奋斗,符合新东方的精神,符合我们这一辈子宣扬的那种人格力量,”徐小平说,“而且,在那个瞬间,我知道观众会期待她能拿到这笔钱,也要对得起创业的灵魂、创业者的心灵。坦率地说,我愿意送她一笔天使般的资金。”

节目中只有“退出”和“投资”两种选择,现实中,投资人有更多处理方式,有时候会降低投资额度,有时候会将创业者推荐给其他投资人,有时候让创业者对项目进行一些调整,一段时间后再拿着成绩单来谈投资。“其实投资远没有那么简单,”徐小平说,“在给钱与不给钱之间,有N种选择。”

他看到《Shark Tank鲨鱼缸》里的投资人会像在台下一样谈条件,比如一个项目估值大约两千万,投资人直接说“一千万比较合理”,或者一个项目需要50万美元,给投资人10%的份额,投资人会要求提高到35%。这是真实的商业投资谈判中常见的局面,但徐小平在现场那个感觉下难以这样做,“这不是我倡导的投资方法。”

对于很多在线下未必会投资的项目,徐小平在节目中会倾向于选择“投资”。在那个记忆法的项目中,他的投资只有百分之三四十是因为项目本身。坐在舞台上,他认为自己不是投资人,而是一个“创业扶植者”,“有些人其实并不能够得到钱,或者今天不能得到,也许三个月、六个月以后能得到,但是在那个现场,我想让他们建立信心。当我说‘投资’的时候,我是对创业精神的表决。”

他不希望《合伙中国人》像美国的《Shark Tank鲨鱼缸》那样成为一档“纯粹的投资节目”,“咱们这个节目更多是一个‘创业精神的大展’。可能因为我的存在,掩盖了一点点创投的严酷性,让人们觉得创业拿钱没那么难,其实还是那么难的。”

• 创业需要战略家

在《合伙中国人》,有一个创业者把一辆大卡车和一个大棺材带到现场,这是最复杂、最惊奇的道具展示,但是,这个创业者和项目在徐小平看来,“是最没意思的”。另一个创业者,没有任何包装和道具,却成为唯一的被5位创业导师想要投资的创业者。

剥去电视节目需要的戏剧性和表演性,徐小平认为《合伙中国人》真实地展现了创业者的风采、喜怒哀乐、优秀与不足,以及投资人的投资套路,向观众普及了创业的基本规律和投资的基本方法。“总的来说,所有的创业者跟我们在台下见的几乎是一模一样,”他说,“要看在整个‘双创浪潮’中发生了什么,就看这个节目。”

他希望节目对中国的创业者和年轻一代有所启发,因而在节目中反复强调创业的基本原理。第一就是“务必专注”。很多创业者开餐厅的同时开花店,还想做一家蛋糕店,他会直接说:“你要做就做一件事,每个人只能有一个利益主体,不能这儿一个公司,另外又有一个公司,在这儿占70%,在那儿占40%,这是绝不可以的。”

第二要素就是“团队”,徐小平看过好几次这样的情景,一支命运与共的团队站在他面前,哪怕项目弱一点,他也选择了相信团队。对于团队,他的主要考察点是“气质”,“这不是说笑话啊,什么叫气质?”他说起前一天下午见到的四五支创业团队,其中一支团队的负责人是一个生物科技学女博士,“她往台上一站,你就知道她是那种极其能干的人,极其活跃,有吸引力,有自信心,敢于冲到马云那儿,让马云放弃阿里巴巴跟她干的那种人。这就是所谓的leadership,就是有领导者魅力的人。”另一支团队做得很认真,创始人也很实在,“但是跟他对话,看不到远大目光,看不到宏图大略,他关注眼下的东西过多。这样的人,可以做一个执行者,不能做一个领导者。”

“你要知道,创业需要的一定是战略家,”徐小平说,“再强大的执行者,如果没有战略眼光,我不投的。”在他看来,优秀的创业者应当像年轻时的比尔·盖茨,20岁的梦想就是“为天下的计算机写出能用的软件”。“好的创业者为什么稀有?因为既要有执行能力,又要有战略眼光。”

所以徐小平看人,主要看胸襟、眼界和嗅觉,“比如说,舍不舍得跟人家分享,是不是知道你这个行业全球范围内正在发生什么,除了中国、美国,是不是知道以色列、印度。”他以傅盛的创业经历为例,“猎豹在国内做不下去了,他又不懂英文,他怎么就看到一个国外的消息和市场,结果他做了,结果成功了。这就是眼界。”

“所以我说的‘主要看气质’呢,就是看创业者身上虚的东西,”他说,“虚的东西就是整体素质。”

• 惊涛拍岸的热点

从事天使投资10年来,徐小平亲历了中国创投领域的巨变。然而,万变不离其宗,今天的创业者最需要的其实还是资金,“创业者分为能够找到投资的创业者和找不到投资的创业者,一百个创业者里面,可能只有五个、十个人能拿到钱,”他说,“创业者的第一需求和第一百需求都还是钱。”

但是,他也看到,这个时代下的创业者越来越需要创业辅导教育,“比如说有人特别会做产品,但不会营销,或者有人会营销,但是不会管理,或者有人什么都会,就是不懂得分享,不懂得给股份,这样都做不好。所以创业者最需要的是钱,但是最终需要的是创业支持系统。”

今年6月,徐小平参投的网络英语教育软件51Talk逆势赴美上市,他感慨,这么快、这么出人意外地上市,主要是因为背后有投资人的帮助,“这也是一种生态,资本运作的生态。”

近年来,中国经历了一轮又一轮的创业热点的变迁,趋势在变化,风口也在变化。在徐小平看来,这就是创业的魅力所在,“今天如果再又人办纸媒,那就是找死,但是假如十年前办一个电子传媒,也挺难的。今天的媒体人创业做微信公众号,这个热点已经在今年上半年达到了高潮,虽然还会延续下去,但最佳的时期也过了。”

本文由思达派(startup-partner)转自芭莎男士。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