愉悦资本戴汨:流量不再为王,欢迎回归商业本质

戴汨 2016-08-18 17:33 经验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在由氪空间和华兴ALPHA联合举办的“影响力投资峰会”上,愉悦资本创始合伙人戴汨做了题为“后移动时代的创新”的主题演讲。以下是戴汨演讲的全文,思达派(Startup-Partner.com)略有编辑,与各位创业者分享:

2012年,我接到了一个关于“什么叫互联网思维”的命题,研究之后,在汇报的第一页我写了个事:250年前蒸汽机发明的档口也是相当轰动的一件事,但过了一段时间蒸汽机就变成了基础设施;150年前发明电的时候,也是过一段时间电就变成了基础设施;七十年前电脑发明,没多长时间电脑就变成了基础设施;15年前发明了互联网,我们说估计也要不了多久互联网就变成基础设施。

尽管今天峰会的气氛有点像VC界的反思大会,比较低沉,但我认为一个东西来了以后,不要那么的兴奋,但是也不要那么的悲观。今天跟大家分享愉悦资本做投资的心得,因为我们一直坚持在互联网跟实体经济交叉融合的领域做投资。

后移动时代为什么大家这么悲观

首先从2015年的第一季度开始,中国的手机出货量已经不再增长了,直接导致手机新用户的增长变的越来越少;

第二是BAT又回来了,以前大家以为流量不再以浏览器和搜索作为主要的入口,会变得分散化,也就是三年时间左右,BAT又掌握了71%上网的时间。所以在这样的空间里要去做创新,因为互联网本质流量是入口,还是非常难受的一个事情;

第三个事情是资本,大家老说资本很冲动,但是你见过不冲动的资本吗?美林有一个著名的资本钟:什么是资本市场,就是钟摆效应,一会儿很兴奋,一会儿很悲观,大家都知道平常心,但有几个能做到平常心?

2015年,美元新上市公司数量较前一年下降了一半,上市的公司基本上大部分都不挣钱,十几亿美金的公司都不赚钱。你发现私有市场越来越把不挣钱的公司推向IPO,大家觉得IPO都是来骗钱的,2015年整体的市场进入很悲观的情绪。

2016年上半年科技公司上市四家公司,最大的是市值已经突破20亿美元的Twilio,剩下的都很小,都是医疗健康行业的公司,所以你看到整体二级市场对前端VC的看法,直接影响了VC市场,因为没人给钱了,没人买单了,都是库存,手上一堆库存,自然会对这个市场悲观。

另外一个问题,其实互联网本身只触及了实体经济、传统经济里很小的部分,全球经济也非常悲观。为什么悲观呢?2015年全球增长不到3%,这是35年来的历史最低,低于35年来的平均数。所以你可以知道,大家都在找增长的点。

而原来全球增长好多的话题,现在都找不到了,包括我们讲的互联网科技效应的减弱现在没了,人口的老龄化变成非常严重的现象。以前说金砖四国概念也几乎消失了。每个国家都是债务高起,中国的企业债务已经基本上达到了全球最高,中国企业债务大概是158%,中国企业的杠杆率,全球基本上最高,已经到达了警戒线,IMF已经连续几次对中国进行警告。 

这是我觉得从技术也好,从实体也好,从资本也好,为什么大家感觉到说市场比较冷,信心比较不足很重要的原因,这也是我们讲可能现在是比较悲惨的时候。但是我们做投资的人,如果都是悲观的心态,那投资者没法做了,因为我们在一定程度还是靠着想象力在做投资。

我对于乐观的思考

做投资还是看长期,我们很少做两、三年,三、四年的投资,我们一般是做十年。今天都说愉悦在汽车行业投得还不错,其实我们在2003年左右就开始在汽车行业里找公司,坦率地讲我们现在已经不投”汽车“了,我们在投下一代”智能汽车“,新的产业结构带来很多新机会。所以很多事情还是要长期看。

巴菲特在股东大会上都在说,今年的年报里说虽然经济不太好,但是我对美国始终很乐观,为什么呢?因为美国的创新机制是全球最好的。

我自己对中国也抱有乐观的态度,我们每次去融资的时候都会被问到“对中国的未来怎么看”,中国人勤劳、爱学习、敢冒险这种精神从来就没有消失过。财富是人创造的,从长期来看,这些根本的品质没有消失,自然就会有新的机会出现,所以从宏观层面看,这是我自己感到没那么悲观的一个原因。

所有生产效率的产出最重要的因素还是技术,如果把互联网当做一个圆环的话,我们从前面人的输入,从设备到操作系统到连接,然后到APP,到Web,然后到中间的各种导流,然后到下单,整体在发生变化。AR镜片跟真正的眼镜镜片没什么区别,已经可以看到完全真实的场景,前端输入技术上发生很大的变化,不是简单的口袋妖怪应用场景。第二个我们觉得在转换层面,由以前简单的导流、关键词搜索、匹配转化为人工智能,这是流量匹配环节发生的变化。在物流交付环节,新的无人机可以得到许可,英国地面的机器配送已经开始实验。整体的互联网产业链三个关键节点上,流量以及转化,以及交付都在发生深刻的变化,虽然不一定是明天,但是至少也是新兴一天的来源。

第三个是人群。千禧一代的特质是“再穷也要爱自己”。微博在12个领域阅读量突破100亿,大部分是明星、电影、美女、美装、美食,这就是数据给我们的启示。 

综合以上几点是我个人对于未来30年保持谨慎乐观的一些原因。

Snip20160818_7.png

中国未来=美国式技术创新+日本式消费服务

 

最后跟大家分享我们投资的一些想法。我们一致认为中国有自己的创新方式,中国的未来是美国+日本,我们去美国餐馆就觉得服务程度不太行,日本就很好,一定程度上,中国服务消费越来越向日本的方向去发展。

中国跟日本的不同之处在于,中国的底层驱动还是技术驱动的模式,我们看到经常有人提Copy to China,你从来没听说过Copy to Japan,中国在技术应用上还是创新非常快的,中国总体上是美国加日本的一个未来。

我们一直强调美国和中国不太一样,美国是实体经济非常成熟的国家,美国所有的创新都集中在技术和商业模式。两年前我去美国,一些VC的合伙人跟我们说不投2C了,我们都投2B,这两年已经不投2B,投黑科技、VR这些很未来的东西。但是中国哪怕衣食住行等实体经济还没有完全到发达的状态。中国基础设施不太发达,有一些政策要素在里面起到很大的作用。所以从这四个角度看中国,我们看中国创新的投资机会很重要的一个角度。

具体先从社会和行业的发展讲,像我们认为在交通、医疗和金融等大行业依然存在着基础设施重构的机会。最近摩拜单车很火,我们在上海投入几万台车,应用周转率相当高。以前的自行车共享有一个缺点,骑完你还得还回去,摩拜单车可以随便骑,随便放,因为每个角落都有它存放的点。这个自行车有很多高科技的特点:直接拿APP打开来、很重要的不需要打气、三年不需要维护。像这样基础设施的创新,我们的目标是解决中国城市三公里内的交通,让你不用再开车,这就是很多基础设施上的构建。

另外就是千禧一代的社交、娱乐和运动。25岁的美国人是怎么生活呢?首先大学刚毕业学费是贷款的,然后他社交不是用Facebook而是Snapchat,他穿的衣服不是我们平常的耐克,每天肯定需要跑步、健身,周末要攀岩和滑雪,我们看到新一代年轻人的生活跟现在完全不一样的。

我们投资了一个户外运动的品牌——砾石,过去十年,中国的体育俱乐部有几十万家,如雨后春笋一般。砾石把教练资源拿出来、让大家去户外参加各种各样的活动,增长非常迅速。千禧一代的生活方式,比如居住,很少会买房子,因为他买不起,他可能会租房子。老一代会觉得租房子感觉不舒服,但千禧一代完全不会这么想,他们会引领新的生活方式。

第三,数据会成为越来越重要的资产。大部分电商还是拼流量和运营,我们在美国投资的WISH,其实就是投数据,WISH的转化率达到了10%。换言之,数据驱动能够提供很重要的个性化服务,转化率自然就高。举个例子,现在大家付的保险费都是一样的价格,教育是一样的教材和课本,医疗服务是一样的。这就说明,很多领域都存在个性化重建和定价的机会,这是我们看技术的分享。

最后,看商业模式。我们认为分享经济的模式会继续渗透,因为中国是资产非常多的国家,存在大量资产闲置和浪费。分享经济会继续把资产的效率提升,分享的商业模式会渐渐把资产的效率提升起来,我们在住宿领域投了小猪短租,办公领域投了梦想加。我们还会继续在这个领域投资,将来除了资产以外,软技能的分享也会慢慢出现。资产变成U盘,随插随用的生活工作方式,渐渐会成为新的分享商业模式。

这个时代流量不再为王,流量是基础设施,所有的东西还是要回归商业本质。


思达派(Startup-Partner.com)转自愉悦资本,略有编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