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能不知道,作为创业者,你已经陷入了“决策疲劳”!

KnowYourself 2016-09-01 12:23 经验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在心理学中,做决定(decision-making)是一个很经常被关注的话题。根据维基百科的定义,做决定/决策是一个认知过程,这种认知过程以“从多个可能中作出选择”为结果。每个做决定的过程都会产生出一个最后的选择,尽管这种选择也有可能不会被付诸行动。做决定的过程,一定是基于决策者的价值取向和偏好的。无论这个决定看起来多小。

由于创业者要比普通人做多得多的决定,承担多得多的压力,最终往往会陷入“决策疲劳”之中。跟随这篇文章,看一看你是否已经出现这个方面的迹象了吧!

一、决策疲劳(Decision fatigue)和承诺升级(escalation of commitment)

在婚礼采购的最后阶段,你感到非常疲惫,于是同意了销售的所有推荐;逛街逛了一天,你控制不住自己地走向了买甜品的摊位。这些行为看似没有来由,但它们都有可能是由“决策疲劳”导致的:当你已经连续地做了太多的选择,就会在精神上疲惫不堪,而不愿意去权衡利弊,导致决策质量的下降。

其实在决策疲劳的时候,我们的身体是有感知的,它往往会产生异样的或异常强烈的某种感觉——可能是挫折感,强烈的想要放纵(比如说脏话、大吃大喝)的冲动——但我们却不明白那种感觉来自哪里,我们往往意识不到那是一种决策疲劳带来的感觉。(Tierney, 2011)

也因为我们自己常常疏于意识,决策疲劳通常会导致两种决策上的选择:

一种是本能的、鲁莽的采取行动。前面所说的逛完一天街后,本来要减肥的你不假思索地就走向了甜品站,或者在婚礼准备的最后阶段,你会直接说“我要最便宜的”或者“帮我推荐一个最好的”,都属于这种选择。你也很容易在这个时候受到销售人员的蛊惑,进行非理性消费。

另一种可能则是避而不作决定,抵制一切涉及改变和风险的行动。比如,在法官在傍晚做判决时,因为已经没有精力权衡,他会觉得将罪犯继续留在狱中是一个保险的决定。(Tierney, 2011)

经济学家Dean Spears在印度进行的实验证明,决策疲劳对穷人的影响更大,因为在贫穷的村子里,即便是在他人眼里很便宜的生活必需品(比如肥皂、药品)的选择上,对他们来说也是需要反复权衡和考量的。而这种决策疲劳,使他们无法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学习、工作等其他事情的衡量和决策上,更容易做出不理性的选择,因此更难以脱离贫穷。一个典型的事例是,一个领取救济粮票的母亲,却拿粮票去购买垃圾食品。(Tierney, 2011)

而互联网时代也容易加剧我们的决策疲劳:我们每天主动或被动接收的信息太多,在同一时间段内可以做的事情也越来越多,在一小段空闲的时间里,是阅读一篇微信文章,看半集电视剧,还是阅读一本书的一个章节,还是在网上购物,这些都是需要耗费我们的精力进行的决策。 

相较而言,承诺升级是另外一种会带来糟糕决策的现象。它指的是这样一种行为:当主体发现自己的决策已经导致了负面结果时,不去停止或改变行为,反而继续合理化自己的决策和行为,从而带来负面结果的不断升级。当我们在决策时发生“承诺升级现象时,往往受到的是一种叫做“沉没成本谬误”(sunk-cost fallacy)的认知偏误的影响,即当我们证实先前投入的成本没有取得好的结果、已经被浪费掉(成为沉没成本)时,会因为这些成本没有得到预期的收益而感到很惋惜。

我们常说的“来都来了”就是典型的承诺升级:你买了张音乐节的票,去了之后发现天气不好,要排很久的队,而且你对这些乐队根本没兴趣。现在你可以选择离开,去做别的更有意义的事,或者留下来继续观看无聊的演出。有的人会觉得,既然千里迢迢地跑来了,花了这么多钱,还是硬着头皮继续呆在这吧,这就是“承诺升级”。

你的投入越大,就越容易不理性地继续这样的“承诺升级行为”,典型的例子就是大量资金在股票市场被套牢后,很多人都无法做出退出的决定,而是会选择继续跟进。

二、如何做出更理性的决定?

1. 养成生活和工作的固定程序(routine),提高自控力。

多个研究都发现,决策和自控力有着显著的关系:当你的生活大部分是有序的时候,你就会面临更少的选择,而不至于过多地消耗精力。比如,当你习惯固定的睡觉和起床时间,每天早上起床后都去跑步、做早餐然后再去工作,你就不必纠结晚上是否要吃夜宵,以及在早上睁眼时要不要再赖床半小时。如此,你也会更了解自己的生活节律,明白什么时候的状态更好,适合做重大决定和工作。

2. 在必要的时候,站在第三方的角度上为自己做决定。

避免决策疲劳的好办法,可能是把一些事情的决定权交给你的朋友。有趣的是,研究者Polman还发现,让那些特别乐于助人的朋友帮你做选择,未必是个明智的决定,这是因为当这个人过分为他人考虑时,也会容易陷入决策疲劳

Polman说,当你面对困难的选择情境时,将这种情境假想成不是在为自己做决定,而是假设自己处于第三方的立场上,假想自己是在为别人做决定,这样作出的决定往往是更理性的。

3. 将直觉、推理轮流用到决策过程中。

直觉(intuition)和推理(reasoning)这两种决策方式,在我们的决策过程中都会用到。有时候我们需要用直觉去做决定,因为你的直觉其实也就是你的生活经验和价值判断。而推理则是利用摆在面前的事实和数据来做出决策,运用理智和逻辑对比各种选项,列出优缺点,按重要性排序,它适合在做更复杂的决策时使用,但有可能过于机械。在决策过程中你可以将两者结合,先从推理入手,通过收集分析事实和数据做出初步决策,再依靠直觉感受一下,你觉得这个决策如何?你感觉它对不对?如果感觉对了,那就是它了。

无论是面对人生的重大决定,还是每天的小决定,做决定的过程归根结底关乎选择:我们选择了一个选项,就意味着放弃更多可能的选项;我们选择了机会,也就承担了风险。最好的选择可能是这样的:它基于尽可能真实、完整的信息,能够很好地实现你珍视的价值,但你也能够承担它可能带来的最坏的后果。

小结:

智慧的定义正是有能力做出“不受偏见影响的决策”。当你使用的思考方式更“智慧”时,你的思考和讨论是逻辑完整的,你愿意承认自己知道的事情是有限的,对于不支持自己观点的重要细节依然会加以重视。

每一个做决策的时刻,如果你仔细感受自己的内心,它都能告诉你一些关于你自己的事情,什么东西更吸引你,什么东西令你恐惧。学着为自己做决定,并敢于承担做决定相应的后果,正是我们逐渐独立、成熟的表现。


思达派(Startup-Partner.com)转自经纬创投,略有编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