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年投出5家“独角兽” 这位A股大佬说:创业者要做好四年结束战斗的决心!

思达派 2016-09-06 21:33 经验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2015年,昆仑万维在深交所上市敲钟,开盘后的两个交易日里,昆仑万维连续两个“一”字涨停,公司总市值超过99亿元。

也为让昆仑万维的创始人周亚辉身家超过53亿,在福布斯发布的《2015中国400富豪榜》,被列入大陆最年轻的10位亿元富豪之一。

2016年,公司上市后,周亚辉开始绸缪未来10年的新规划。1年的时间,周亚辉个人以及昆仑万维已经投资布局了超过30亿元,平均每个月至少有一单重磅投资。

最近的一次投资行为就是联合360收购世界知名的浏览器之一Opera

稍早些时间,昆仑万维还投资了美国最大的同性恋网络Grindr

欧洲最大的房地产借贷平台之一Lendinvest

国内最大的房地产P2P平台之一的银客网

第一笔投资趣分期,现在已经估值百亿

还有估值已经翻了10倍的达达

……

仅用一年时间,周亚辉便投出了5个“独角兽”公司。

然而,回想周亚辉第一次创业失败的经历,那时的他还未从清华大学毕业,退掉了办公室,租住在五道口的一个房子里,吃着3块钱的蛋炒饭。

从“败光”50万,到50亿身家

创业中的那些煎熬与拼搏

一、第一次休学创业,“败光”50万告终

刚刚读研究生的周亚辉休学创业,然而第一次头脑发热的创业,以失败收场。

1999年,周亚辉是清华研究生一年级的学生,他拿到了50万元的创业资本,休学创业。在一次大学生创业论坛上,他讲起了自己第一次创业的经历。

“我的项目是原创动漫网站,叫火神网,有点像现在的社交网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展示空间,能交流沟通。那时候两眼一抹黑,纯粹是碰,没有一点前瞻性。我坚持了4年,为了活下来,做了很多事情,比如动画广告的外包,做过大量的多媒体光盘,还有一些小网站。”

“任何一个事情刚开始的时候,大都繁花似锦、烈火烹油之势,接下来就是冷暖自知。最初,在清华科技园租了一个办公室,账面只剩下10万元钱时,办公室就被退掉了。我就在五道口附近租了两个2000元钱的两居室。刚刚工作的第一个暑假,几乎天天中午都吃蛋炒饭,3元钱,很便宜。”2004年1月,周亚辉无奈地关闭了火神互动网络,重新返回清华大学校园,继续攻读精密仪器专业的研究生课程。2006年7月,他顺利拿到清华大学硕士学位。

“第一次创业失败了,说实话,很惭愧,一直都没有做起来。清华出来创业的那些人,都是很牛的人,到今天没有一个做上市。为什么会失败?懂得太少,判断力不够。”

想起第一次创业失败,周亚辉总结出的原因是“自己不懂技术”,所以他想去了解技术。“听人说,千橡互动里面技术高手比较多,我就去了,做了一段时间总监,想明白了很多问题。”周亚辉回忆过。

二、借了钱、卖了房,再次创业

经过一年的准备,周亚辉瞄准了网页游戏。

“网页游戏就是我的空地。游戏本质是一种创意,后来者永远都有机会,只要你创意够出色。为了把自己的想法变成现实,我把房子卖了,跟亲戚借了一些钱,还有自己的一些钱,大概一千多万元吧。”

就这样卖了房、借了钱的周亚辉,在2008年注册成立了北京昆仑万维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致力于为用户群打造精彩的互动平台。当年,他就推出首款网游《三国风云》,正式进军网页游戏领域。

三、不愿只做腾讯天花板下的小公司,决定走向国际市场

“我跟所有的老板一样,面临着腾讯天花板的问题。通俗点说,就是腾讯如果进入你所在的行业,你打算如何应对?这个问题也是风险投资者问创业者的一个经典问题。幸运的是我创业的时候,腾讯的格局变大了,他不会在小生意上跟小公司竞争,他把小生意让给小公司做。因此在国内,昆仑万维只是活着。”在一次出国考察中,周亚辉发现了国外游戏市场的空地。

2009年,周亚辉开始全面布局海外市场,日本、中国香港地区、韩国、马来西亚子公司相继成立。“在国内我们永远打不过腾讯,但在海外呢,Google不会做游戏,Facebook也不会做,所以我们有可能在各个国家做网页游戏第一名。只用了4年时间,我们已经做到了韩国网页游戏的第二名,日本已经做到了第一名。”

2011年,公司收入超过1亿美元,海外市场的贡献率在60%以上。当年,周亚辉获得了华为领投的2亿元人民币第二轮融资。

2013年,周亚辉的网游营收15亿元人民币,境外业务占到74%。

2014年,前三季度的营收就接近2013年全年的15亿元人民币。

2015年1月21日,昆仑万维在创业板成功上市。23日的股价35.37元,公司总市值超过99亿元。而昆仑万维招股书显示,周亚辉家庭共持有昆仑万维54.2349%股份,周亚辉夫妇的总身家超过53亿元人民币。

周亚辉的专注得到了资本的回报。也是在昆仑万维上市后不久,周亚辉便开始做投资。那时候,他对投资懵懵懂懂,连最基本的常用术语都不知道。和VC们见面时,他对VC蹦出来的英文单词一无所知,经常“弱弱地”问别人“How to spell”,然后偷偷百度一下。

周亚辉的第一笔投资,正是出于VC的介绍。源码资本的曹毅给他介绍了一家名叫趣分期的互联网金融企业,当时投资7500万美元,如今趣分期的估值已过百亿。

一年多的时间,周亚辉个人以及昆仑万维已经投资布局了超过30亿元,重要的投资有16家企业。

在投资和创业行业中,以“不按常理出牌”的昆仑,和风格犀利、行事果决的“老周”闻名。

一、看似毫无头绪投资下的宏图野心

作为一个老牌的网络游戏厂商,昆仑万维投资行为可谓花样翻新,让人眼花缭乱。收购软件工具Opera、投资社交领域Grindr、互联网金融板块、房地产借贷平台、O2O领域的达达等等。

昆仑万维为何做出了这些与主业看似不相关的投资行为?

面对这样的问题,周亚辉表示:

这些投资的行为是与集团整体发展的新战略相关。昆仑万维不会变成投资公司,但会继续做投资,因为在科技和互联网领域如果不做投资,企业会缺乏对未来变化的敏锐性,不够敏锐就会被颠覆。

昆仑万维在2016年到2020年以做到10亿美金利润为目标。主业游戏是现金牛,项目众多的互联网金融业务也会带来巨额利润,但这些还很单薄,需要为这些业务的下层做一个海量用户的基础,为此才有了投资工具软件和社区平台的投资行为,才有Opera和Grindr的看似怪异的投资行为。

周亚辉的投资行为还有两个简单的标准:一,看项目所在领域是否到了爆发的前夜;二、看这个项目的团队是否足够厉害。

二、投资靠直觉,直觉是人类大脑的大数据

2015年2月,昆仑万维投资达达300万美元;7月,昆仑万维C轮继续跟投500万美元。10月,又继续在D轮融资中跟投1,000万美元,达达投后估值已经达到14亿美元。

不到一年,达达的估值翻了10多倍。多少投资人梦想的Ten Bagger,周亚辉在一级市场一年就实现了。

周亚辉认为,最高级的投资还是“靠直觉,直觉是人类大脑的大数据。”

“看我跟人聊聊就敢投资,好像傻乎乎的,其实不然。我跟CEO聊,1小时一般不超过10个问题,但会考察你对产品、技术、市场、运营、战略等各个环节细节的掌握程度。我碰到的CEO,很少有所有问题都能对答如流的,绝大多数很快就被斩于马上,我知道这个CEO功夫还不够深。”

周亚辉在演讲中说过:

“我写过程序,当做产品经理画过visio图,做过项目经理,当做销售摆过摊,管过全国渠道,做过BD,做过marketing,买过流量卖过流量,战略和投资部门也干过。

很简单,CEO行不行,就问他各种业务细节问题就可以。

比如一个快速成长期的2C公司,你问他,规划一次类似赶集、58他们在2013年这样的品牌推广活动,预算多少?注册用户和日活跃用户能增加多少?执行要点是什么?可以筛掉四分之一以上的融A轮创业公司CEO。”

其实,这样的直觉背后是经历和经验的苦心积累。

三、一开始就找到最牛的人,不相信培训能使人进步

周亚辉总结自己创业的法则,不管做任何项目开始创业,单点突破我一定是选择“人”这件事。用他的话说就是市场上最牛的团队组建能力。

“在中国创业,从过去十几年的历史可以看到,最重要的是“一招鲜”——你只要掌握一个大招就牛了,换句话说就是单点突破 。这个大招是什么呢?我总结下来,就是市场上最牛的团队组建能力 。

当然在其他方面你可能也牛一点,战略、销售、产品做得好一些。但是整体来说,最重要的还是团队要牛逼。我们将这个拆解一下,分两个纬度看:首先自己要牛逼。你到一个创业公司,可以去看看公司拿股份拿得多的人牛不牛逼(不牛逼赶紧撤)。而自己牛逼就是完全靠积累了,这件事不是短时间能够上来的,那样完全不靠谱。

最后我在看Google的书, Google从不相信培训能让人进步 ,所以它一开始一定要找最牛逼的人。”

四、做好四年结束战斗的决心

“创业怎么让自己变得牛逼?其实现在的人创业都希望最长不超过四年就要成功,超过四年就太长了。我总结十几年创业经历, 一个组织四到五年一定要换一波人,你不想主动换这个组织都会自动换的 ,因为员工觉得干四五年还不成功,赶紧打自己算盘溜了。

所以我强烈建议,创业的时候一定想着四年结束战斗,否则世界变得太快。

对于自己成长来说,定一个可行的成长目标,你真的一二三能做到,这是对自己最大的挑战。千万不要给自己定太过高的目标,因为绝大多数人都坚持不了,开始挺兴奋的,后面坚持不了半途而废。这是一个节奏感的问题,人的成长和企业发展中节奏感都是非常重要的因素。”

五、大学生创业有些幼稚

或许是因为第一次休学创业的失败,周亚辉对于大学生创业有着很多感悟,更多的是忠告:

“我觉得大学时代去创业,还是蛮幼稚的,机会在哪里?媒体铺天盖地开始报道时,已经不是机会了,蛋糕已经切好,钱已经装进了别人的口袋,所以当事人才公开了,媒体也开始跟进了,这时候机会基本上也结束了。”

“如果让我重新选择人生,我肯定不会创业。没毕业就创业,或者毕业就创业,特别累,特别苦。你经常会生活在绝望之中,你看不到哪天会成功,哪天能够找到希望。”

周亚辉认为大学生创业,其实就是拿着一把木头枪上战场,觉得自己很英雄,实际上是个木头枪,一枪就被人打死了,自己还打不死别人。

六、投资当创业,喜欢跟巨头们“打一打”

作为O2O领域的后入者,“达达”拒绝了美团的投资,因此必须直面与美团的竞争,这让“达达”的处境变得非常危险。

但是周亚辉的反应是,你不投,我来投,我不怕跟美团打。

周亚辉说:“我骨子里还是一个创业者,其实绝大多数创业项目是没有机会能够跟巨头们打一打的,或者说不过三招就被斩于马下,所以要特别珍惜那些能够打一仗的企业,就像过去的京东、美团,今天的达达。”

现在的周亚辉依旧用专注面对未来:“我的目标是成为一个互联网的平台公司,只有51%的把握。小时候看圣斗士星矢,他为了打败对手,把自己的五感全毁了,只剩下第六感,才打败了对手。我把所有的精力和时间都花在工作上,花在未来的挑战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