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说创业之败局篇丨从黄巢起义之败局来看滴滴Uber的未来

Eyan 2016-09-10 07:24 经验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待到来年九月八,我花发时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黄巢《咏菊》

黄巢起义发于唐末,藩镇割据,军阀林立,社会处于一个严重动荡不安的年代;滴滴Uber并在当今,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活跃的创业氛围催生出一个又一个的独角兽。历史的尘嚣中,一波又一波试图颠覆政权的武装此起彼伏,创业浪潮下一个又一个的独角兽粉墨登场。他们都蕴含着时代所赋予的力量,他们都怀着一颗颠覆规则的野心。然而胜者只有一个,谁都想要从尸山血海中站在顶峰,看似顺应时代的他们,却大都沦为历史车轮之下的烟尘。

然而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相比之下二者的行为的本质却有着大量相似之处。

先来看黄巢起义。

唐末,连年混战民不聊生,自王仙芝起义之后,黄巢紧跟而上,并于王仙芝战败身死之后成为起义军领袖,生根岭南,转战荆浙,攻取两都。一路上势如破竹,将奄奄一息的李唐王朝一步一步加速推向了墓坑。

然而黄巢起义为何起势浩大,发展迅速最后却落得败亡的命运?

中和元年(公元881年),黄巢率领起义军队攻入长安。由于其前期“劫富济贫”的行为积累了大量的口碑,使得此次进军如摧枯拉朽一般,并未受到跟大阻碍。刚入城时与长安百姓安然无犯,提出“黄王起兵,本为百姓,非如李氏不爱汝曹,汝曹但安居无恐”的口号,并且沿用一贯的“补贴”换支持的行为,向贫民散发财物,百姓列席欢迎。然而在不久之后,黄巢对起义军不加约束,使得军纪涣散,大量士兵烧杀劫掠,出现“杀人满街,巢不能禁”的情况,使其丧失了百姓的支持。更有甚者,竟然最后,以百姓协助官军为由纵兵屠城,完全丧失了大众支持。

另外一个方面,黄巢入主长安之后,建立了大齐政权。政治上,沿用李唐旧吏,并未进行政治改革。经济方面则没有发展和恢复生产,仅仅以没收富家财产为财政依托,逐渐丧失了向贫民阶层散发资财的“烧钱能力”。导致“华轩绣毂皆销散,甲第朱门无一半”;“内库烧为锦绣灰,天街踏尽公卿骨”既损害了旧的既得利益,又纵兵抢掠,随意杀人,伤害了自己声称“代表”的利益。从而失去整个政权存在的合理性支持。

在既不能保证百姓安全,又不能保证经济收入的状况下,使得百姓对其丧失信心,以至于其出城之时,长安百姓“携砖瓦以击之。以至黄巢义军覆灭,黄巢兵败身死。

再来看滴滴出行。

滴滴打车,从2012年上线,打入出租车市场,以加价的形式来解决高峰时期打不到车的问题。2014年1月微信对其开放接口,几乎同时拿到C轮融资,开始采取补贴的形式进行扩张,以图教育市场,形成用户使用习惯并逐渐从出租车市场拓展到私家车的共享出行。并且于2015年2月与快的打车合并,成为“网约车”行业巨头,最终于2016年7月收购Uber中国,几乎统一“网约车江山。

现在的滴滴出行,体量之庞大,发展之迅速,使得时下许多创业公司都难以望其项背,让传统出行行业倍感压力。可就在滴滴越来越接近顶峰的时候,却越来越表现出与黄巢起义同样的特征,露出同样的败像。

估计滴滴在此之前给人留下的印像,最深刻的就是它一掷千金的豪爽补贴了吧。纵观整个O2O市场,对于补贴恐怕没有比专车行业更大的手笔了。外卖市场还在每单补贴几块钱的时候,出行市场的补贴平均每单十元,而且频次比外卖更高。当时的“滴滴快车”仅按照里程单价和时长收费,价格非常低廉,再加上没有起步价,用户打车的成本极其之低。例如在广州和杭州的里程单价只要0.99元/公里,时长费最低仅需0.2元/分钟,不仅乘客便宜,还有对司机的大量奖励。

在补贴的催动之下,滴滴包括当时的快的,以极其惊人的速度扩张。再滴滴快的合并之后,其估值也在暴涨。然而现在滴滴在收购了Uber之后,面对着一个即将饱和的市场,无法再高速扩张,同时也没有了继续“烧钱”补贴的意义,于是打车费用回到了一个正常的水平线上,相对于正常出租车已然失去价格的竞争优势,于是乎在滴滴近期爆出涨价20%的消息之后,质疑声纷至沓来,不仅仅失去了大量用户,同时司机端也抱怨不断。

而越来越多的人都在说,滴滴俨然已经成为一个出租车公司了。是的,在取消了补贴并且上调了价格之后,乘客端和司机端的用户都将开始锐减。而滴滴的价格则会和出租车保持在同一水平线上,甚至略高。这样,出租车司机,对滴滴的怨气都表现了出来,因为滴滴将大量的私家车引入到出租运营的模式当中,使得他们的利益收到了损害。而越来越多的乘客则因为滴滴并未对其出行效率做出明显改变,也不能持续的对他们给予低价待遇而开始冷漠以待。

从上文不难看出,黄巢&滴滴共同存在着两方面的问题。 

1、以补贴模式换取大众支持,不能持续形成利益输送,补贴消失之后支持不再

不难发现,黄巢起初看似劫富济贫心系天下,但事实上呢?只是单纯的将散发资财作为手段来拉拢这些人罢了,并未做到他们想要的“安居无恐”。甚至比没落的李唐政权更多一份暴虐。而滴滴出行也是如此。在市场份额扩张到一定程度之后,“烧钱”补贴已然失去意义,在这个时候价格回到了正常水平之上,用户流失补贴不再,不但乘客端不再买账,而且曾受益于补贴的出租车司机也开始反攻倒算,开始抵制将私家车引入运营市场的滴滴。补贴是暂时的,真正的抓住用户痛点,为用户创造价值才是长久之计。

2、未能产生真正的价值,颠覆了旧关系,却没有形成新模式

黄巢之误,误在颠覆了旧政权,却未能建立起新秩序,给大众看到了利益,却又没有真正的替他们去实现。而再看滴出行的出现,不可否认的对传统的出租车行业造成了巨大的冲击,然而现在却越来越像是一个出租车公司,一没有使人们的出行方式产生质的变化,二没有让每一个参与者都得到更多的收获,越发展壮大,这一死结就越发凸显。在颠覆了旧的模式之后,如果不产生新的有效模式,则充其量只是一个破坏者的角色罢了。

黄巢起义是以失败告终了,而滴滴至少现在还活着。如果滴滴不能立足于价值产出,仅仅以营销手段和伪痛点来维持自己的存在,那就离步黄巢之后尘不远了。

不仅仅是出租车行业,对于任何的创业公司而言都一样依赖烧钱模式,通过短期利益来拉拢用户只能是饮鸩止渴,华丽的数据表象之下是掩盖不了为用户产生实际价值的苍白。只有抓住用户的真正需求,思考和挖掘自己能够真正创造的商业价值,才是真的创业,真的创新。

思达派(Startup-Partner.com)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链接及出处。本文作者:Eyan,微信:zrzlike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