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pi酱和郭德纲,谁才是更强的IP?

闯先生 2016-04-11 17:29 双创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papi酱火了,火得一塌糊涂,不仅粉丝量超过了1300万,还获得了真格基金、罗辑思维、光源资本和星图资本的联合注资,总投资额为1200万元人民币!

papi酱与罗辑思维创始人罗振宇

其实,在papi酱公布成功融资后,其后续话题已聚焦在papi酱未来将如何变现,众多投资大咖、资深营销人、创客圈都纷纷发文探讨papi酱下一步的变现模式。毕竟,此前有无数网络红人都倒在了流量变现路上……同样是肩负“拯救众人不开心”的任务,郭德纲是垄断了相声行业商业价值的老大,吸金能力惊人,而papi酱也以“龙卷风”的速度圈了1300多万粉。

那么,都是吃粉丝饭的两人究竟谁才是更强的IP呢?

  1. papi酱目前还谈不上是个很有价值的IP

    尽管在微博上papi酱的粉丝数量直线上升,一条视频的点赞数突破50万。但是,面对这庞大的1000万的粉丝,有多少可以转化为商业价值,很值得怀疑。papi酱的内容谁都可以看,获取用户很容易,很难描述产品的核心用户画像,未来的商业化价值不清晰。

  2. papi酱的局限性

    papi酱的视频浅显易懂,利于目前阶段的广泛传播,但是并不利于未来进一步的商业化。在papi酱之前,与搞笑相关的网络IP有万万没想到、大鹏的屌丝男士等,这些IP的大获成功都不是一个人单打独斗的成果,而是整个团队的力量、公司的资源和资本的推动。时代的机遇、立体化的打造宣传、大规模用户的认可缺一不可。所以,只能说papi酱的未来之路还很长,拭目以待。

  3. 二次元与传统文化

    papi酱的吐槽火爆背后其实是二次元文化显性特征之一,要知道如今的二次元文化表现出的相同特征是,推举扶持自己文化中的代表人物。其中叫兽作为非常有代表性的草根人物受到了二次元文化人群的大力推崇。在叫兽早期的视频作品中,黑猫警长,变形金刚,阿凡提,拳皇等都是二次元文化中童年里最具代表性的作品。积极批判社会丑恶与二次元人群产生了巨大共鸣,而往下推演,EXO,TFBOY ,papi酱吐槽等新现象的兴起,则满足了二次元群体已经淤积多年的文化认同需求。反观当前传统文化受到一次次的冲击,而郭德纲仅凭一己之力让相声这个本已逐渐衰败的相声市场再焕新春甚至引发热潮的背后实际上包含着一系列的商业化手段和资本操作。

  4. 诞生不了第二个德云社

    郭德纲曾经这样说过:“如果我愿意的话,我可以一个月捧出一个岳云鹏来,说相声的要想红,在我手里我可以给你推算到准确的日期,你明年7月15号左右能红,我说你什么时候红你就什么时候红。”在相声这个古老行业中,郭德纲是最早商业化以及赚了最多钱的人,但他却反复说自己从商业中感受不到任何乐趣。“江山父老能容我,不使人间造孽钱”的郭德纲认为在相声这个行业,永远是三方之二靠艺人,即使有资本注入,即使拥有多少商业包装、幕后推手、IP运作,也诞生不了第二个德云社。

  5. 郭德纲的古老又独特的视角

    郭德纲本人表示对投资、上市之类的事情并不感冒,与多数互联网、投资背景出身的圈里人有很大不同,今天的IP热潮背后多数人看到的是一场全新的资本游戏在兴起,而郭德纲看到的是古老的艺人故事在延续。他的观点更传统,但也许离本质更近。德云社几乎垄断了相声这个行业内全世界的商业市场,从郭德纲到岳云鹏再到郭麒麟,一辈辈的运作方式、台上台下都一模一样。郭德纲自身就是个成功的模板,其他团体也许可以模仿德云社的形式,但是他们缺乏内涵,不会形成良性成长的模式。

  6. 营销号与原创号 前景与钱景

    把papi酱和郭德纲做个简单类比的话,可以分别比作营销号和原创号。无论是原创还是营销对于一个平台的来说它能够带来多少价值才是平台所关注的,而这也决定了他们的前途。在平台初期,原创号带来流量,营销号活跃用户;在平台中期原创号聚集人气,营销号吸引用户。他俩像两条腿一样对于平台来说缺一不可。而两者的前景和钱景更多的在于平台的规则和整个市场大环境。

  7. IP变现 各显神通

    作为一个IP来说,最重要的一个指标就是变现能力。作为一般的IP变相途径无非是以下三种,一、接拍商业广告,二,卖给粉丝商品、三,拉投资做周边产品。papi酱的首要变现方式采用了第一种,接拍商业贴片广告。为此还大张旗鼓的开了个广告商沟通会甚至号称自媒体历史上最大的事件,对此我表示呵呵。而说到郭德纲,他最值得称道的地方在于制作IP,相比papi酱,比她高的不是一个量级。

  8. 消费升级下的各自迭代

    随着消费水平升级,消费者从单纯的傻白甜只要贵的转为只要好的,从单一产品的被动接受到多样化产品的选择的同时文娱产业也发生着变化,伴随着二次元,弹幕,吐槽,鬼畜等,用户越来越向着参与感更强的内容靠拢。从papi酱的吐槽内容选择大家身边喜闻乐见的题材到郭德纲主持欢乐喜剧人以及小岳岳的爆红都标志着IP的下一步迭代方向和整体的行业趋势。

  9. “使偶然成为必然”和“使必然看似偶然”

    Papi酱在一个比较长期的过程中,通过生产输出大量符合粉丝共享需求的泛娱乐化内容,从而产生粉丝黏性、完成粉丝积累。反观Papi酱的个人特色,关注点贴合社群流行布景的、文化内容符合大众胃口等几乎是所有提供泛娱乐内容的网红的成功条件,而在这之中Papi酱能够脱颖而出,可以说是存在很多偶然因素的。相比之下,郭德纲一直在进行着的则是一种目的性很强的商业计划,放眼望去,大众对于郭德纲以及德云社,更为关注的问题依旧停留在“哪段相声最好”、“在相声界处于一个什么地位”甚至“郭德纲是救了相声还是毁了相声”等文化认知层面的问题上。郭德纲很好地隐藏了德云社运作过程中商业化的成分,把传统艺术的现代流行方式无限扩大,可以说是将必然的计划推向了偶然化。

  10. 稳定的内容体系和稳定的走红模式

    投资人并不是很关心你曾经以什么方式火过,他们关心的是你如何保证你的下一个作品还能成为爆款。在社群文化背后,除了前期积累的粉丝基数之外,更重要的是稳定的内容体系。而在Papi酱以及大部分网红的投资项目上,投资人投的永远不仅仅是群众面前光鲜的个人,而是其背后拥有着一定运作模式和地位的商业实体。一个有观感的商业实体,即代表着一个稳定的内容体系,他们拥有着将粉丝经济变现的能力,这才是投资人所真正需要的、不发声的承诺。在小岳岳走红的事件中,我们可以看到郭德纲从昔日抛头露面的当家相声演员,渐渐成为了德云社的商业推手。无论网红的粉丝黏性再高,我们不得不注意到的是,网红的成功条件大多是通过实现粉丝利益来完成的,而广告和粉丝利益是有着根本的冲突的。郭德纲的运作模式则很好地规避了这一话题。相声本身作为传统文化,其商业性的发展是从一开始就有着精准的粉丝定位和明确的消费场景的。比起网红,郭德纲更懂得搭载艺术平台;比起艺术家,郭德纲更懂得通过炒IP的方式拉动粉丝经济。从商业化的方面来说,相对Papi酱过于接地气的风格来说,郭德纲有着更大的能力将文化内容和商业变现方式进行完美衔接。捧红了岳云鹏,郭德纲依然底气十足地表示岳云鹏不是偶然,德云社是有着打造个人品牌的稳定模式的。

闯先生原创内容

转载请联系微信:mrchuang_sw

为您推荐: